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封信雖是寄給我們這群有修他課的人,
裡面我覺得也有些講得很棒的省思。
(以他踏入社會許久的成年人反思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

我想,他最想說的是:
年輕人,記得找回你對世界和周圍社會事件的熱情。

--

選修「視覺文化批評」課的各位:

我要先各位致歉,到了這麼晚才將大三部分的成績於昨日上傳至註冊組,
同時將各位對此課程的評鑑與回饋意見仔細讀過。一些箇中原因,就不多
說了,我只是希望藉著這封信,對各位的回饋意見,向大家表達謝意。

一些共同的、或許多各自的對此課程的建議改進之處,我已筆記下來,於
未來繼續開課時,在可行的範圍內,當做調整、改進授課方式或內容的重
要依據。一些涉及結構性設計的改變(例如,增加為四學分、或改成小班
授課以利更好的討論品質,等等建議),我則當做思考此課(或其他相關
課程)是否/為何要以原本形式繼續開課的提醒。很謝謝諸位認真且慷慨的
這些意見;有些意見或疑問,很有繼續對話的價值,但可惜我無法逐一回
應,因為不具名的關係,我不知道應該跟誰對話,只好將一些很有價值的
提問記在心裡、成為我的問題意識了。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收錄於第八期犢報)


文/TK


         屏風劇團的團長李國修先生,在一次演講中聊到他與妻子王月女士相愛
多年卻始終恩愛的生活點滴分享。當演講最後,學生問他「生命伴侶要如何
選擇」時,他的回答讓我印象深刻。他這麼說:「如果你們真的要知道現在
交往的這一位,到底是不是你生命中的那個『答案』,我鼓勵你們和對方討
論一個最重要的問題,這個問題只要你們願意討論,彼此敞開分享後,我相
信你們心裡就會明白。」全部的人都屏息以待他說出什麼五光十色天花亂墜
的霹靂見解。他的情緒忽然變得認真嚴肅,深深地抽了一口氣後緩緩說道:
「你們應該討論─『誰‧先‧死』。」全場沉默,我在當下卻忽然領悟到一
件比周圍成天「你膩我,我膩你」的過江之鯽愛情故事中,裡面更該具備的
深遠意義。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是下午五點四十五分,Jonas Zuckerman走過Oakland科技高中的走廊,從Theo White
的肩膀上看過去,確定他有在做功課。White 是先發的大前鋒,是十五個參加強制課後
指導的球員之一,這是McGavock要他的球員參加的。

Zuckerman 的計畫是很紀律嚴明的,這也是他的個性。一個井然有序,充滿活力的33歲
老師,有著深色的頭髮和淡綠色的眼睛,當談到Leon和他弟弟時,他的臉上散發著光芒
。他知道他們歷經過什麼,對於他們的進步非常開心。

自從成為Leon的家教後,他開始相信這青年在教室裡的能力,就像Ward肯定他的籃球潛
力一樣。「Leon的課業問題,有部分是因為他家庭狀況的緣故,使得他不斷進出學校。
」Zuckerman 說:「當我一開始作他的家教時,他的成績沒有那麼好,但是他的態度很
好。」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eltics 0號球員 Leon Powe 的成長故事,
球評在一次轉播比賽之餘比喻為:
「NBA版的星星知我心」。

Leon 的確是讓人發自內心欽佩的好孩子。

這篇文章大部份的內容執筆於2003年,
後來有近期的內容,我轉錄本篇文章,
主要是想跟大家聊聊這位當時才十九歲的孩子。(他現在還是很年輕)

--

ptt 板友 bri 翻譯

http://0rz.tw/684f3

The Making of Leon Powe

Turning an Oakland unknown into an NBA prospect took more than practice. It
took mentors, and a kid with a superstar character.

By Lee Hubbard
February 19, 2003

剛從一個累人的復建練習中出來,Leon Powe Jr. 和他的心靈導師,好友和非官方的監
護人 Bernard Ward,身處於奧克蘭有線電視網的Soul Beat節目破舊的攝影棚,主持人
Colette Moore邀請他們參加她的扣應談話秀Sports Beat。

這位年輕的運動員棕色的眼睛有點低垂,攝影棚的燈光閃爍在他紅色的中國製籃球衫上。
Ward用手肘輕輕推他,要Powe擺好他6呎8吋,230 磅重的身材。這不是Powe第一次
上電視,但是這次是他的最好時光-和奧克蘭的黑人社群面對面,這些人看著他從一個
偏矮的不知名球員,變成全國最有天份的潛力球員之一。

但是Powe還只是一個青少年-很謙遜的-所以 Moore只好被逼得要說很多話,從她的
來賓簡短的答案中推敲。「所以奧克蘭運動聯盟的籃球有多激烈?」她問。

「非常激烈。」他回答,抬頭看著攝影機前,他的雙手支撐在桌子底下。「有我們,
Ayinde Ubaka的奧克蘭高中,他是一個很好的球員,還有幾支好球隊。」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段時間知道一位周圍朋友的故事,今天看到這篇文章特別有感觸。

--

文/鄧惠文


多年以前,她愛著一個男人。但是,後來他不想跟她在一起了。

昏沈的日與清醒的夜,她在日記本上書寫著愛人的痛苦:
「知道世界上有一個人堅持愛你,是什麼感覺?
經過了許多年,走了許多路,卻依然期待著你。
你不想跟我說話,不想跟我見面。
但我卻很想跟你說話,很想跟你見面。
這是不對等的。我已經盡力了。
盡力愛你,也盡力讓你知道了。剩下的就決定於你了。」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