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朱彥碩

 

僅僅出賽兩場,Allen Iverson 在灰熊隊的旅程就已經走到盡頭。在他與灰熊隊老闆交談

之後,他回到了亞特蘭大的家裡,然後球隊遂將其買斷。現在筆者雖還不知道 Iverson

下一步是什麼,但無疑的,這對 Iverson 本人與其球迷,還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王尚智

 

「尚智,哪裡有比較靈的廟或者師父,可以指點一下在哪裡找得到孫仲瑜?」

 

人在日本,電子信箱裡竟然出現朋友這樣的詢問!我想,台灣媒體裡的這個「孫仲瑜現象」真是到了
一個很可以的地步了!想到這起事件最無辜的當事人吳育昇的太太劉娟娟,對於一位「被外遇」的妻
子最難受的,恐怕並不是丈夫的「惡行」;而是對於這位應該算是「奪人夫室」的女子,如今整個輿
論報導卻逐漸轉變成「追蹤一位謎樣的動人女子」!整個輿論正在為孫仲瑜的魅力在「背書」!這恐
怕是更對劉娟娟心頭捅上三刀的痛楚了。倘若接下來,孫仲瑜更進一步被塑造成為「外遇界的林志玲」,
我也不會太驚訝了!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0033 (edit)  

(影像來源:TK@Singapore)  


(本文已翻譯成中文版)

Taking Shorter Showers Doesn't Cut It:

  Why Personal Change Does Not Equal Political Change

 

By Derrick Jensen, Orion Magazine

 

Posted on July 13, 2009, Printed on July 13, 2009


首刊於 
Orion 雜誌2009年七月/八月號


閱讀原文
http://www.alternet.org/story/141260

 


只要是神智清楚的人,怎麼可能會認為在垃圾堆中挖寶
(dumpster diving)可以阻止希特
的惡行?或堆肥可以終止奴隸制度或讓每天工時變成八小時?或劈柴擔水可以把人民從
皇監獄救出?或圍著營火裸身起舞可以促使1957年選舉權法或是1964年民權法的通過?
然這樣,那為什麼當前全世界面臨生死存亡之際,還有這麼多人退隱到這些完全個人的

「解決方式」?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文章永遠值得拿出來溫習一番。(欲閱讀請點我

很喜歡裡面的其中一句話: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為小弟之個人心情抒發,恕不借轉)

 

有時候看了一些人的網路文字,確實會很想跟他戰,

冷靜後,總是會問自己:「有沒有必要?」

 

「三年以後,我還會在意這件事情嗎?」

時間拉寬一點,五年呢?十年呢?

 

如果沒有答案,我大部分的動作,都只有「關機」這個唯一選項。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0年世界會毀滅」或是「2003年就是人類的最後一天」,
從以前到現在,這類論調已經讓我麻痺了。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英國有163人的正躺在醫院,大腦呈現「海綿化」(體液漸漸抽乾,露出空洞)。

觀看台灣當權人士的動作,不禁想起醫生說所謂病情會大肆冒出與擴散的「十年後」,
屆時台灣幕僚與負責體制早已全面改組,
我們要找誰來為十年後我們躺在病床上的家人負責呢?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節錄自 Joshua Harris《性,不是問題!》)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高行健

(以下節錄自高行健《高行健短篇小說集》序言)

一個人不可能成為神,更別說替代上帝,由超人來主宰這個世界,只能把這世界攪得更亂,
更加糟糕。尼采之後的那一個世紀,人為的災難在人類歷史上留下了最黑暗的紀錄。形形色
色的超人,號稱人民的領袖、國家的元首、民族的統帥,不惜動用一切暴力手段造成的罪行,
絕非是一個極端自戀的哲學家那一番瘋話可以比擬的。我不想濫用這文學的講壇去奢談政治
和歷史,僅僅藉這個機會發出一個作家純然個人的聲音。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節錄自張老師文化《漸漸懂了你的心》)


陪伴也是一種幸福

有位學弟曾對我說,台大醫院安寧病房的工作伙伴對我的印象是:「會跟病友一起看NBA
(美國職業籃球),且我在病房的時候,大家都很快樂。」這樣的回饋,讓我感到愉快及欣
慰。這感覺不是因後面這句話:「我在病房的時候,大家都很快樂」,而是因前面這句話:
「會跟病友一起看NBA」。或許你納悶,想這個臨床心理師會不會太混了,放著正事不做,
還跟病友看NBA,簡直趁機打混摸魚。但我可不這麼認為,我反倒認為「陪」病友看NBA
是一種超越言語的交會,是一種陪伴的幸福。這「陪」的感覺,就是本章的主題:「陪伴也
是一種幸福」,它亦是我在安寧療護中的重要信念。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