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jpg  

文/TK


結論我可以先寫好。

無論誰上台,只要放手文化產業,國勢的衰竭,是遲早的現象。


人才。

打完上面這兩個字,我忽然覺得只能沉默,
的確,很多高手都躲起來等待機會,當時機成熟,大放異彩。

厲害的伯樂,往往會找到沒有舞台的千里馬,
我想了想,當看見「未來」向你招手,告訴你:這是你的舞台。

你會退縮,還是走向前?

或許這麼問,你「應該」退縮,還是走向前?

--

現在吳珈慶可能要轉籍入新加坡,台灣一片撻伐,我覺得不勝唏噓,
我想為他說幾句話,也順便談一下台灣的文創困境。

我曾經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新加坡對於「人才」的重視。(請點我看文章

新加坡觀察人才的團隊很厲害。

他們的事前觀察、挖掘、給薪談判,到事後的工作證頒發、全家入籍、住宿地安排,
都是會讓其他國家訝異他們「高效率的鍥而不捨」。

這個政府非常希望把所有各方好手轉成自己國籍的保護之下。

同樣的,他也願意付上一切「成正比」的條件。
(根據該案主,其實力與比賽結果的客觀評鑑,提出挖角條件)
包括對方最擔心的經濟,與家庭安定等問題,政府願意一併買單。

碰上這樣的國家,正好展現出我們的反差。

體育無用。不是嗎?

那「只是」我們的思維。


台北,看著我們辦了無數場「演唱會」的「小巨蛋」。

一個亞洲重要城市的「巨蛋」場地經營,竟然「娛樂事業」比例遠超越「體育競賽」配額。

我們的選手呢?培訓制度呢?運動賽場背後的農場體系?他們的舞台?未來?生計?
「挽救沉淪,提昇競爭力」,竟然很多時候沒有包括文化產業?


「這些只是頭腦簡單,只會搞搞幾個球的人,他們哪裡能幫助國家怎樣怎樣?」

如果純粹是這樣看待他們,那就完全方向錯誤了。



籃球員、棒球員、足球員,還有一大群畢生為這個志業而努力的選手,
這是我們對他們的投入,潛藏的論調與輕蔑。

「書念不好的人,才會去搞那些東西。」

這不就是類似我們從小聽到大的思維嗎?(別怪我們的父母,他們從小也是這樣被教到大的...)

我們的國家一向是怎麼對待運動員的呢?您是否知情?


你有去「理解」過嗎?你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新加坡雖然不是個體育強國,但是我覺得他們有措施來彌補這個缺陷)

你能不能想像,以後如果有一天,如此的困境完全複製在你身上?

還這麼義憤填膺想繼續筆戰嗎?


--

有一天眾多體育新聞會這麼寫著:台灣棄將發飆,賽場復仇舊東家。

或許,當越來越多這樣的新聞出現,那時候我們就不是只有眼淚相伴了。

我相信網路上一定還有憤怒。還有類似許多「愛國者的衝動」。


我想像,或許,此時網路眾鄉民們,正義鬥士口氣的群體批鬥,更將會是義正詞嚴,毫不客氣。
匿名文化的發言,使人膽大雄心,過程勢必精彩與毒舌。

會有大量的正義使者聯盟迅速組成。


到頭來看,他們在那群弱勢者最脆弱的時候,總是懶得為他們說話,
當一切的狀況不利於他們,被迫作出不情願的選擇時,這些人也就立刻轉身開槍。

從背後看,只是一群殘忍、冷漠的嗜血者。

--

各位可能很難想像運動員的生活,而這是一個殘酷的事實:一個運動員,他只有「現在」。

可能有一天,他再也無法比賽,而現在,此刻,每場比賽他賺到的錢,都是他這一生的儲蓄。

你想過這種生活方式嗎?


如果你是運動員,「愚忠」可敬,還是「現在」可畏?

如果有人給你一個安穩又可靠的機會,你會抓緊,還是你會放手?

--

新加坡,這個只有台灣國土大小六十分之一的小地方,
人口有限,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才被政府越聚越多。

金融、體育、行政、法律,最頂尖的各方高手,
只要政府打聽到他們,就和他們接觸,高效率地實施挖角。
(速度之快,條件之好,拉攏的口才之優秀,台灣政府真的很難想像)


當他們私下來找你,告訴你:「希望你願意成為我們國家的人。」
然後雙手一字排開,從福利制度、津貼保護,還有一切的配套措施,
連你的家人要如何申辦移民,孩子的教育問題,所有你能想得到的,他們都已經規劃好了。

這份邀請函,只要你來。他們只希望你過來。

連你們一家人移民過來的機票,他們都願意幫你出。(驚訝吧,台灣則是經常趕人出去的國家...XD)

我發現,每次他們要進行秘密挖角前,政府所展現的誠意與溝通,
尤其是經濟條件之優渥,到一個程度,他們願意放棄原來國籍,
為這個有未來和遠景的「新東家」奮力一搏。

仔細想一想,這群出走的人,他們是叛徒嗎?

說實話,我不完全這麼認為。


誰不想要遇到一位願意終身照顧他們,讓他們看見未來,看見更多機會的恩人?

反觀,我們繼續「解散」、「下台」、「談判破裂」、「新手上台」,
然後某個人舉起旗子,高聲一呼又是一場革命。

這種僅限於口號、遊行與激情吶喊的濫情。(不只政治,各個層面都有太大的進步空間)

當情況無法控制的時候,趕快動個手法,
就可以持續消費民氣,私自壓下無力管控的「人才流失中」這個訊息。

在過去那些沒有被報導出來的十多年─我們沉睡的這段時間,
和我們拿著相同身份證的人才,持續悄悄地離開了這片土地。

他們快樂嗎?他們想要這樣嗎?

我們是否願意把自己當成他們,問一下這個問題?


很久以前,新加坡政府就開始在全球對各領域的高手大力挖角了。

2009年。今天的我們呢?

我只知道,十年後,我們會付上更多代價。這段差距,勢必會再持續拉遠。

運動員陸續的出走,只是我們跛腳經營與不斷消費他們的冰山一角。

恐怕,那一天到達以前,我們會持續沉睡。

睡到某場比賽鐘響前,我們張開眼睛才發現,
過去我們熟悉的人,都已經穿上另一個國家隊的衣服。

鏡頭橫掃。一字排開。
今晚是一場「前任中華隊主力」對抗「現任中華隊主力」的擂台。


他們每一個人都「曾經」是我們國家的驕傲。

若是這場比賽準備開打,你會如何下筆?


「腐爛經營制度」下的「愚忠」可畏,
還是「機會、金錢、家庭安定,一手在我」的「現實」聰明?


請問,台灣國的國民,您又會如何下筆呢?







板主註:
本文完成於2009年年初,反觀,今天的日期是2011年4/23,
根據最新消息,而且已經確認,吳珈慶已確定入籍中國,
看來對方開出的條件應該是比新加坡更好,
吳先生本身沒有透漏任何消息,但是想一想,不論怎麼樣,
兩年多了,他就是沒有打算繼續留在台灣,這是同樣讓人無言的結果。

如果要戰他,歡迎,隨時可以,儘管戰吧。
只是我想先請各位想一想,您為這個國家又努力付出了多少。

我只想起了一句話。


否定很容易,理解很艱難。





順手附上一篇自由時報上的社論:
http://tw.sports.yahoo.com/article/aurl/d/a/110422/35/6psa.html


近期有感,又看到一則誇張的新聞,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進去,
看我們的體制如何施壓我們自己的運動員,這是我們的官僚最厲害的事情。
歡迎收看:
http://tw.sports.yahoo.com/article/aurl/d/a/110427/2/6qju.html


--

被封殺,吳珈慶走定了

(自由時報)更新日期:2009/03/05 04:09

〔記者許明禮/台北報導〕

新加坡有意挖角台灣撞壇「泰山神童」吳珈慶的消息,去年12月初經本報獨家披露後,他的出走已成定局。
吳珈慶父親吳振忠表示,除了工作證之外,他們尚未和新加坡方面簽定任何書面文件,但撞協最近的封殺舉
動讓他們感到心寒,不但國內職業排名賽、職撞大賽不讓吳珈慶打,連廣州表演賽也要向主辦單位施壓,取
消邀請。

赴星討論轉籍事宜

吳振忠透露,吳珈慶離開台灣的意願很高,他說:「如果繼續留下來,場面如何收拾?」

吳珈慶也在msn以暱稱抱怨:「搞不懂,為何要這樣對待我!」還要台灣的朋友永遠記得他,昨天他隻身飛
往新加坡,和對方進一步討論轉籍事宜。

去年底,本報率先報導新加坡開出年薪新幣5萬(約新台幣110萬)及出國比賽機票、食宿全額補助的優渥
條件,爭取吳珈慶轉籍。

挖角消息曝光後,新加坡撞球總會秘書蔡寶德向當地的媒體表示,吳珈慶只是到新加坡擔任陪練員,並未簽
署任何協議,根本不存在所謂要挖角的說法。

撞協條件不如星優渥

但由於吳珈慶轉籍傳聞甚囂塵上,撞協不堪其擾,為了避免影響東亞運、亞運國手的選拔作業,也在上個月
下達最後通牒,要吳家在2月底前決定去留。

這段期間,體委會高層也邀集吳家父子和撞協代表進行協商,為了留下吳珈慶,撞協提出參加亞運培訓期間
每個月可支領兩萬元薪水,並協助找企業贊助金每個月3萬元、並補助亞運培訓選手出國參賽旅費,並配置
領隊或教練
,合約至明年底止。

但吳家表示,新加坡方面願支付年薪新幣5萬 (約新台幣110萬),另支付交通補助新台幣150萬元。同時也
有兩家贊助商提供新台幣200萬元,每年合計約新台幣460萬元
,由於金額差距太大,雙方談判破裂。

撞協宣佈暫停吳在台活動

撞協也宣佈即日起,暫停吳珈慶在台灣的一切活動,上週的職業排名賽已不讓他參賽,並取消本週廣州表演
賽行程,撞協全面封殺,加速吳珈慶入籍新加坡的進度,但截至昨晚為止,小吳仍未正式與星國簽約。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