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2305599_1.jpg  

(全篇文章影像來源:Google Image)


文/TK


這篇文章算是我醞釀了一段時間的有感而發,
前面兩篇是我看了很喜歡的文章,已徵得原作者同意刊出,
各位看到最下面會有我自己的一小段文字分享。

2009年的今天,是新加坡大學生準備期末考的時節,
也是台灣大學生面臨期中考的重大壓力時期,而我只想用這段文字祝福各位。


「你要知道你為何念大學。你有什麼夢?」

這一切的答案都必須回到你身上,因為沒有人會幫你作答。
而我,只想對學弟妹們叮嚀一句:「加油」!

--

Life of PI  

原文標題:青春要留下什麼?
作者:skykissx

 

關於青春。

青春因為太過美好,所以不管怎麼過,都會有遺憾。

看著電視裡的卡通,主角多半是高中生小時候看名偵探柯南裡的小蘭,是大姐姐,
一轉眼,自己已經比小蘭大了好幾歲。

灌籃高手裡的流川和櫻木也才是高一生。

青春都有一種該做而未做的惆悵。
好似這個年齡該做什麼卻沒做什麼。該有點瘋狂卻是平淡無奇。
別人可以拯救世界,談轟轟烈烈的愛情。自己好像一事無成。

如果要質問自己怎樣的生日才過癮,怎樣的生活才精采,也答不上來。

只是生活中總有著,「啥?就這樣喔」的惆悵。

還是說因為太過美好,所以不管怎麼過都有遺憾?

如果我們和那些早早出道的藝人,或是少年得志的人易地而處,
他們眼中會不會有我們所沒有的遺憾?

我們真的能像卡漫中的航海王一般,凝視著夢想,夢想著海洋?
我們真的能像偶像劇的男女一般,有著轟轟烈烈的愛情?

還是說,真實人生,其實不是那麼緊湊的幾個起承轉合,
我們的人生和電視上長的不太一樣,青春也未必是那樣!

18歲的我,沒有特別的感覺。

19歲的我,覺得19歲是一種18歲的再確定。

隨著年紀的推移,21歲的我開始注意的不是時間帶走了什麼,
而是他也留下了那些珍貴的東西,而去注重的也不是年不年輕,
而是一年又一年時光更迭後,發現只要再給自己一點時間粹煉就可以越來越好的期待,
說實在的,有時候會覺得過去的自己很傻很笨,這也表示年紀不是白長的。

有人問馮翊綱老師,那些很痛苦的事,是怎麼克服的?
他笑笑的說:「你知道嗎?年齡不是沒有用的。」

時光總是會逝去的,但那些美好的時刻會融入我們的身體裡,
累積下來那些過去做過的努力,過去的一點一滴串連到現在和未來。

我肯定青春是美好的這件事,
我也肯定青春重要的地方在於「你有那種嘗試的衝勁和探索的勇氣」,
但我覺得那不是唯一的價值。


Tranquil  


我很喜歡我大一的時候,心理學老師和我說的一段話。

說什麼大學生是黃金歲月都是騙你的,
假設,體力時間、金錢、責任,構成一個曲線,
20歲剛好是:體力最高、時間最多的時間。


Too less money, too much time in hand, 
但是沒事做,又沒錢,所以無聊和迷惘,成為年輕人生活的基調。

35~55歲才是人生黃金歲月。

男生,現在的你,沒什麼聰明,小聰明騙騙女生可以,但騙不了自己。

年輕時,多奮鬥,多找點夢想撐住現在的樣子。

最後你會發現,你會愈來愈可怕,因為你會愈來愈有自信,愈來愈愛自己,然後愈來愈美麗。

如果說青春真的是最精華的時間,那也是我們最不懂事的時候,
我時常覺得大眾媒體灌輸我們的價值觀都太一元了,
電視充滿了青春無敵的說法,當然我也覺得很棒,但是老了就沒有價值嗎?

或者說總有一天我們會老,我們會步入中年,而到那個時候我們要如何自處?

這方面對女生來講又是更明顯的壓迫,
尤其是三十歲─這條界線,但我仍覺得三十不但而立還可以而麗。

那不只是一種外貌上的美麗,而是一種知性、經濟上的獨立,
一種確信自己的夢想,可以有實踐夢想能力起飛的時間。

之前去聽林火旺教授演講,他說:

有人說只有青年的時候才有夢想,我說不是,年輕才有的理想叫幻想,
那是年輕時還無法拿捏自己的重量所做的夢。

真正的夢想是時時刻刻都在發光的。
很多人都說要等準備好了,才去實踐他的夢想。

你不知道什麼時候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死,
為什麼不時時刻刻,一點一滴的去實踐呢?

因此,我覺得大學沒有實踐夢想也沒關係,因為夢想是一輩子的事,
就像玩音樂,看書很多很多的夢想都是一輩子的事。

而大學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呢?

那場演講,林火旺教授又說:

大學沒有高深的學問,只有筆記文化,做學問是一輩子的。

那為什麼要念大學?因為要在大學裡找自己。

終於你有機會脫離了高中那個受社會期待的你,
受家人期待的你,社會安排的路。

你有時間可以好好想自己是什麼?自己要什麼?
那麼,要怎麼認識自己?把自己放在可以被挑戰的位置?

再談一點就是一個迷思,就是我們都會:
以我們系學什麼,而決定了自己能做什麼,可是卻不會問「我」這個人能做什麼?

其實是倒過來了,我們應該問:

我這個人的態度、個性、基本能力,再加上「專業能力(你所學)」能做什麼!

你在大學所學該是個 plus,而不是限制!
你可以往回想,不是師院生能做什麼,而是大學生該做什麼?
或是更根本的,作為一個人,該做什麼?

想更清楚後,你會更海闊天空。

最後我節錄一段,我以前去聽蔡詩萍演講,自己做的筆記。

50歲還能不能做夢?40歲還能不能要威震天下?大喊我要當航海王?

也許我們會覺得這樣的人瘋了,
但他要告訴我們的是,還有人在這個時候作夢。

李安。

林懷民。

郭台銘。

李安三四十歲時,在家裡帶小孩洗碗燒菜。十年中他不斷地投劇本但沒人要。

後來用《喜宴》打出了名聲,他出了一本書叫《十年一覺電影夢》。

蔡詩萍用他自己做例子,他說他30歲以前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然後到了30歲以後才認真開始有一點目標想要做一些事。

他想表達的觀念是我們的人生是C型人生,
從一個循環到下一個循環,從一個階段到另一階段。

我覺得他給了我們一個方向,不管幾歲你都能作夢,你也都該作夢。

也許到了老的時候,比較沒有作夢的力氣和作夢的機會了,
但實踐夢想的能量,是不會因此而減少的。

我真的很想說,不要被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騙了,誰和你講作夢是年輕人的專利呢?

難怪我們會那麼畏懼年老。

最後他說,我現在學EMBA,想要成為一個財務管理,
小有地位的專家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去推動幫助一些大眾的事,
他還希望自己中年之後,還有個夢,還有好多好多....

他在言談中有透露著人面對中年的態度:
40歲已經領不到十大傑出青年了喔,
看吧,我就知道你們對中年人有歧視。

但我被他最後的鼓舞感動了。

最後他說,一個中年男子賠上了青春,但仍有那麼多夢想,那你是不是該有夢想呢?

如果有帶給你一點的話,那我說的這些話也就值得了。

 


來源:http://www.wretch.cc/blog/skykissx/27122843


--

1235969304_4jGbcU.jpg 

補充:李安的「十年一覺電影夢」 
原文作者:sinner66

(本文為節錄文章)


拍電影是個很真切的體驗,裡面有著我許多的掙扎,而且我是帶著許多人和我一起掙扎的。 
 
它影響著我,也影響過許多人的生命、生活及情感。                     
它是我與幻想扭鬥,企圖將它顯像過程中的一抹留痕。 
   
它是我將思緒表達在紙張,膠卷、音符等媒體上的一個烙印。 
它是一種顛倒眾生、真情流露的做作。
  
它是我的青冥劍,是我心裡的玉嬌龍,是我內心深處那個自作多情的小魔鬼。
  
它是我企圖自圓其說,所留下的一筆口供。它是我想要瞭解這個世界的一點努力。  
 
不論好與不好、成與不成、順與不順,——我都必須面對這些紀錄。     
明瞭它矛盾與無常不全的本質,我才能坦然,才能繼續以後的創作與生活。


                                                                                                                ─ 李安

===========================================

  沉甸甸,厚達五百頁的〈十年一覺電影夢〉,雖然是資深記者張靚蓓長達一年半的採訪
紀錄,但是實際上,這本書是李安同意出版的第一本自傳。〈十年一覺電影夢〉的書名是由
李安所取,內容是以第一人稱所寫,書中記錄了李安從小到大,電影生涯的點點滴滴。李安
表示,出版這本書就像一個心理治療。他說,平常想不清楚的事,例如民族情結、觀眾反應
以及中西跨界等問題,以前在面對媒體或觀眾發問時,含混過去即可,但是要出書就要說清
楚,就像當初他想拍武俠片的時候,面對片商就要拿出最精采,並且合乎理性的內容來。所
以,這本書顯得特別豐富。

  我平常會注意李安的電視採訪。偶然發現,李安的臉上有個招牌酒窩,在〈十年一覺電
影夢〉這本書裡,提到了這個特殊標記。想不到的是,李安說:這個酒窩是「狗咬的」。這
並不是李安的幽默感,而是真A!原來那是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有一次狗狗猛然撲上來,張
口咬了李安,上牙咬住他的眉骨,留下一記疤,下牙則是深陷在臉頰上,後來就成了酒窩,
當時李安滿臉是血,大人們都嚇壞了。你一定會好奇,那隻狗狗後來怎麼了?居然敢咬華人
之光,聽說這隻狗狗最後「鬱抑而終」,被埋了起來。

  無論是從電視新聞,還是頒獎實況,李安給人的印象一直是個平易近人的好好先生,說
話輕聲細語,考慮再三,表現他那種處事盡量面面俱到、凡事求全的個性。我記得李安說過:
他從小所受的教育就是,給自己、給別人都留有餘地,他最擔心的就是「得罪別人」。李安
還說:有時候很氣自己,因為自己已經到了「爛好人」的地步。在李安出名之後,他仍然一
如往常地隱藏銳氣,以和為貴。除了這種儒家傳統的個性,他還有不顧一切的癡與執著,這
讓李安渡過了他人生最低潮的時期。

  一九八五年,李安從紐約大學電影研究所畢業之後,陷入了「窩居」的六年,需要靠朋
友救濟才能過活。李安說,當時老覺得自己像是京劇中,潦倒困在小客棧裡,被迫賣馬的秦
瓊,有志不得伸,這樣一路苦等著時機,當機會快來時,已經瀕臨絕境,快要不行。直到
《推手》、《喜宴》在台灣得獎了,整個運勢才從谷底翻揚上來。許多人好奇李安是如何熬
過那一段心情鬱悶的六年?他說,當時他沒辦法跟命運抗衡,但是他死皮賴臉地待在電影圈,
繼續從事這一行,當時機來了,就迎上前去,如此而已。就是對電影的這份執著,抓住機會、
辛勤耕耘的李安,到了2006年,十幾年的累積下,他已經變成了華人第一的國際級導演。

  回顧過去,李安表示:「我沒想到自己會走到今天的局面,大概是時勢造英雄吧!……
任何一部電影,都是一群人的成績,只是以我做為代表,以我的意願出發,然而不一定以我
的意願收尾。」我一直很好奇李安說話的方式,他講話時,斷斷續續,若有所思,好像你正
在觀看一個意念生長的過程,這個意念尚未定論,仍在發展當中——其實他的談話與他的電
影兩者,內在的運作是很類似的。共事過的夥伴曾經形容,跟李安工作的過程就像是在投籃,
因為必須去琢磨他不斷變化的心思,跟隨他去捕捉腦袋裡閃過的靈感。李安一直在摸索意念,
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已經真的掌握到,他只求努力去揣摩,去實現。

  在最後一章〈電影夢〉,李安描述這樣的歷程:「我經常要尋找新的題材。在摸索中,
有時有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到最後搞不通……。在整個過程裡,我要去經驗,得承擔後果……。
每次我都是拼命去做,盡最大的努力,毫無保留。總覺得唯有自己的奮鬥意志到位,才對得
起大家,我才能坦然。至於之後受到什麼評議,也不要不服氣,事情本是如此。……(電影)
就像我的孩子,一部分出自於我的基因、我的培養,但以後長成什麼樣兒是他的事,我只是
盡了一份心力。回首十年的電影夢,……我試圖走入一個自造的夢境,似夢似醒,支離破碎,
但又似自有理路。」



節錄來源:http://tinyurl.com/cx8htr


--

anglee oscar.jpg

TK's 後記:(寫於2009年4月)

他是 Ang Lee,是我身處異鄉時,常和外國人談起的台灣導演。

李安的知名度真是出乎意料的高,
我在NTU遇過一個德國人親自說:「我很喜歡 Ang Lee 的電影。」

那個人正是我的西方電影史教授。
他是經過理論洗禮,紮實訓練出來的職業剪接師。他的課程非常精彩。

有一次當他討論到奧斯卡,自己講到《衝擊效應》得最佳影片那一屆的相關事情,
他說,那一年,李安是他心目中的最佳導演,《斷背山》更是那一年他認為的最佳影片。

--

當我閉上眼想像,那個時候,在家燒飯洗衣,用心耕耘寫劇本卻沒有人理會的導演李安,
眾人稱讚他真的很了不起時,我想說,他的妻子也一樣偉大。

他的妻子林惠嘉,成全了今天的李安。

我們是否想過當時街坊鄰居或是親戚,或許總會有好些人揶揄他們呢?

他們會怎麼說呢?

「他至今還是一事無成,你嫁錯人了,可憐...」
「他可以去找一份像樣的工作嗎?整天窩在那邊寫劇本,錢又不會掉下來...」
「你勸勸他,放棄吧,好好找個工作吧....」
「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啊?!回頭吧,回頭是岸啊.......」

十年,合情合理,我們不難想像。

不是嗎?

(雖然我相信周圍也有支持、幫助他們的親戚或朋友,而整個社會的壓力他們兩人也必須完全承受)

李安和林惠嘉攜手含著十多年的眼淚,用力挺過去了,我們看到了嗎?

--

前幾天,我看到一段吳洛纓的發言,讓我忽然很難過。
(吳洛纓為96年金鐘獎最佳戲劇編劇‧「白色巨塔」編劇、「痞子英雄」編劇統籌)

他這麼談到現在產業遭遇的困境。以下是我節錄他的一段話:

從製作人導演到滿腔熱血的板弟或板妹,
只能以繼續在市場上存活作為生存低標,
忘記了其實當許多人被迫放無薪假的時候,
我們其實早就是用一種無薪假的方式過了十幾二十年,
我們為甚麼仍在這裡製作與觀看?我們沒有別的生活選擇嗎?

我們可不可能把液晶螢幕從客廳中取消?
我們可不可能不再盜拷、下載、租借任何一部DVD?

 
--

若是沒有「夢想」,一個人可以承載多久和多重的壓力?

他可以忍受幾個人對自己的努力成果,施以暴力剝削或冷嘲熱諷呢?

你想過這樣的自己嗎?



李安曾經說過,走遍世界各地的首映會,他最在乎的就是台灣觀眾的反應。

有一次李安和家人上陽明山賞月度中秋(當時新片「色戒」正在台灣首映)
李安當時內心那股壓力,真的大到外界難以想像,
吃完晚餐後,他聽說外面有媒體守候,便出來拿月餅請那些媒體朋友們吃。

面對大家時,可能一時百感交集,才開始發言道:
「走遍世界各地,不在乎拿不拿獎,最在乎家鄉人的反應……」

說著說著,李安竟然毫無防備,就直接失控地在眾人面前哭了起來,全部的媒體朋友頓時驚愕。

李安為什麼哭了,我們感受過嗎?


anglee cry.jpg 

--

1992年的《推手》,身兼導演、編劇、剪接的李安,
娓娓道出了一個傳統華人家庭面對移民老年華人的故事;
1994年的《飲食男女》,李安用一個很美的方式說了另一個小家庭的故事。

《飲食男女》一直是我最喜愛的李安作品,這是他對於東方家庭敘述的收斂與含蓄的觀察。

這艱辛、挫折的十年所孕育、累積的敘事與洞察力道,成就了今天的李安。

他在家寫了十年的劇本,事業卻四處碰壁,
沒有人看好他,只有他與他的妻子依然堅信他會有成功的一天。

當李安得獎那一刻,林惠嘉和李安的心情,想必有許多的故事想說。


ang lee and wife.jpg 

今天,若是你回頭去看李安的電影,有幾個鏡頭深刻感動了你,
請記得,那是當時燒飯洗衣時,
被親身父親當面說出他對他真的很「失望」、沒出息的兒子─李安。

(TK註:從年輕時代就反對李安踏入電影這條路的父親,已辭世人間。
   李安說,父親因為對他非常失望,近二十年間和他說的話不超過一百句。

   電影《少年PI》的核心台詞說:
「人生就是不斷地放下,令人遺憾的是,沒能好好地道別」,
   其實也淡淡帶出了導演李安自己,當年來不及見父親最後一面的遺憾)

 

當我們要扣上「某某之光」和「某某的驕傲」等帽子的榮耀前,
也許,有個問題,我們更得重新問自己:
「當有一天你四十歲了,你還會不會作夢,你還敢不敢作夢?」


已然中老年的你,對這世界還有沒有好奇?
還想不想當航海王,跟夥伴們一同出去探險更多的未知呢?


--


Ang Lee        
  


TK後記(寫於 2013.02.26 )


猜謎時間─

題目:歷史上,除了李安,哪一位亞洲導演也曾經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殊榮?
答案:沒有。


昨天確定二度封王以後,李安已將「史上第一人」的這個差距拉得更開。

總累積,他目前已拿下兩座柏林影展金熊獎、兩座金獅獎,
如今再下兩座小金人,亞洲導演圈已無人能敵。

聯合報談到,從台灣導演到揚威國際,李安的奧斯卡電影路,
看來風光卻走得辛苦,但他一直以平常心面對。

李安曾和弟弟李崗討論「成名趁晚論」。
太早成名,會霸道想著要控制全世界,稍晚成名才能抱著「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看待。

李崗談到哥哥,說道:「李安也是悶了很久,才有現在。」


張曼娟說:

李安自己表示,當他以《理性與感性》入圍奧斯卡,父親對他說:

「以這樣的狀況來計算,過不了幾年你就可以得到奧斯卡獎了,
   到時候,你就可以找份正當的工作了。」

李安因此覺得父親對他是失望的。


--


昨天,美國時間2013年2月24日,他再度佇立這份「正當工作」的最頂端。
與他的妻子林惠嘉一同分享這份至高榮耀。

 



--

部落格延伸閱讀:

 

[探討] 憤怒的李安

[中導] 千古罪人是李安 

[李安] 課表,劇本,與其他。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郭惠明
  • 夢想沒有年齡,很棒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