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4 中國時報

文/何明修(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掩飾過失、掩蓋罪行即是英文中的「漂白」,在八○年代末期出現了「漂綠」
(greenwashing)的新詞彙。根據牛津英語辭典的定義,這是指特意釋放錯誤的訊息,
以塑造對環境負責的公眾形象。越來越多的企業將環保當成是公關活動的一環,實質上卻依
然從事破壞環境的行為。最近在墨西哥灣闖禍的英國石油公司(BP)就是漂綠高手之一,
這次漏油事件的不負責處理,也讓世人看穿了其假環保之名賺錢的行徑。

      台灣財團也不遑多讓,例如知名連鎖超商在門口就貼著「節能減碳實施中」。事實
上,要真正節能減碳不是應該抑制消費,怎麼會是鼓勵消費?另外,也有重量級的高科技
公司曾大張旗鼓地舉行企業社會責任的國際論壇,還邀請外國環保團體來參加;但是對於
自家工廠所排放的廢水汙染,卻是完全緘默。財團漂綠也許是舉世皆然,但是真正的本土
奇蹟卻是政府也跟著漂綠了,一同玩起了環保秀。

      自從上任兩年來,馬英九政府仍舊遵循國民黨重開發、輕環境的老路子,對於各種耗
能耗水、高二氧化碳排放的產業大力扶植,例如中科四期、國光石化案。即使工廠汙染已
經罪證確鑿,官方的行政裁罰總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在台塑仁武廠的地下水汙染案件
中,環保署就是遲遲不敢下令停工。然而開發業者的利益一旦受到威脅,官員卻勇於護航。
在中科三期的環評案被最高行政法院撤銷之後,環保署不顧法學專業的見解,還花大錢登
報「反駁」,這種「橫眉冷對千夫指」的魄力也令人印象深刻。

      但是與舊國民黨毫不掩飾的開發主義不同,新國民黨政府也學會漂綠的伎倆。馬英九
上台沒有多久,就宣稱為了節能減碳,總統不要穿西裝外套,民眾不可以在中秋節烤肉。
在最近所謂的低碳校園計畫中,教育機關積極推動所謂每周無肉日、中午關燈一小時。試
問,這些花拳繡腿的招式能發揮多少作用?難道政府希望人民能努力減碳,以便幫財團多
保留排放的額度?

     上述的例子可以看出官方漂綠的三種基本架式:第一,輕生產、重消費;第二,保護
財團、苛求人民;第三,避談權利,只談責任。這些伎倆還需要美麗的詞彙來加以包裝。
明明是將預定二○二○年達成的減碳目標放寬到二○二五年才完成,卻說成是黃金十年中的
「環保救國」。明明環境保護基本法已經揭示了「環境保護優先」的原則,但是馬英九在
巡視南港兵工廠時卻是說經濟與環保「兼籌兼顧」。明明台灣的核廢料仍找不到最終的處
置場所,政府卻要將核四運轉當成是「民國一百年的獻禮」。

      漂綠是一種高明的騙術,無論是為了企業的利潤或是政治的支持。我們可以用消費
者的力量來制裁罔顧責任的企業,同時地,公民的選票也可以用來約束漂綠政府,讓執政
者能夠真正重視環境保護。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