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ja.jpg  

(原文刊載於SLAM雜誌)

文/TK

 

謝謝你,Peja!當我今天再看到你時,也彷彿看見了我的高中時光。

 

這時候我已年屆二十五歲,看著 NBA 季後賽:西區第二輪第四戰,你人在小牛,對抗尋求
三連霸的衛冕軍–湖人的系列賽。我知道有一天也許我將會忘了這一天,但我好希望能一直
記得你投籃的弧線,正如我永遠記得你拗口的名字史托傑維奇(Predrag Stojakovic)和難忘的
綽號 Peja。

 

現在你的得分數字已經不是動輒二十起跳,也不再是穩居得分榜前十名的常客,而且因著
老化且日益嚴重的背傷,本來就不擅長防守的你,變得更不靈活,一上場就更得吃力地追著
那群乳臭未乾的小夥子。

 

但你卻依然是我心中 NBA 史上最偉大的外籍排骨三分射手,儘管現今有太多打球的年輕人
根本不認識你是誰:「看數據,他很強嗎?他有什麼厲害的?得分雖然上雙位數,籃板和助攻
卻都少成那樣子。」「聽說他的防守很爛,現在也不覺得有多準.......」

 

不論網路上的孩子們怎麼討論你,你依舊是我心目中的偉大射手。

 

我記得你在國王隊的身影。你出手時的俐落果決,還有尾隨著你的乖舛命運。我記得你說狄瓦
茲(Vlade Divac)是你這輩子最重要的朋友時的真誠,也記得你與國王五虎為人津津樂道卻惋惜
萬分的點點滴滴。在十年之後的2011年,也許連你都已經發現,簡單的投籃不再是球場的王道,
取而代之的是 And1 式的誇張運球或體能勁爆的過人切入爆扣。觀眾的胃口已經被養得太大了,
大到忽視了傳統的可愛,也大到忘記了喜悅的簡單。

 

可你依然是傳球,一個投籃,回防,傳球,再一個投籃地打下去:像我第一次看見你打球那樣。
我想念你的出手,還有你在三分線外忽然轉身跑出空檔時所擺出的要球動作。

 

你是我青春時代的標記,曾經是人見人怕的三分球王,曾經在西區第一種子的球隊,也曾經被
現實淘汰,更曾經重重跌倒。沒有人有把握說你可以再站起來,只能準備退休養老。還能看見
你依然沉默地奮鬥,在全世界看衰你的時候,從板凳出發,帶著日益衰老的舊傷。我忽然想起
你,十年前,你曾經是如此意氣風發的「先發小前鋒」,還記得你當時結婚的喜悅。我期待有
更多人重新憶起你的身影,還有你曾帶給那個時代的感動。

 

上半場,你一個瞬間跑出去斷了對方的傳球路徑,殺到籃下,用左手上籃,回防的時候,你下
意識地摸著你的背,沒有多餘的表情。我猜測你的傷處依然疼痛,當你今天已經不再是那個年
僅二十多歲,無傷無痛的勁能小鬼了,但是你的熱情沒有改變。因為你在今天賽後狂飆21分,
尤其是三分球投六中六,而獲得了一次媒體報導的機會。看著再度出現在麥克風旁的身影,讓
我想起自己那段高中的炎夏,看著籃框模仿你的自在與泰然。我知道你也正在努力,走上你曾
經有機會踏上的路。事隔這麼多年,而你的企圖心仍沒有改變。

 

你依然是那個 Peja,準到讓所有人發麻的 Peja,穩穩地投入了皮球和我的青春。

 

--

 

(以下為轉錄文章)

 

獻給Peja,為他給我的舊日時光。

 

由 kidkoei 發表在 HoopChina,小牛專區

 


發在牛區純屬無奈,如果去看我的發帖記錄,就會知道我是個徹底的潛水員,我有 padi,因此
我也是個潛水員?請原諒我的無聊冷笑話。

peja  

 

http://bit.ly/lF82jG

 

我已經當不起憤青了,只能經常自嘲自己已經沒有了燦爛的笑容和凌厲的幽默感。當然我也不是
小牛的 fans,我從來都不是任何投籃球隊的 fans。18歲的時候我的投籃奇爛無比,籃下打板也
會偏出。但我能在籃下從比我高的人頭上摘下籃板,憑的是快速的起跳和比別人長的胳膊。

 

但現在我經常做的是,在籃下用體重倚住比我年輕的,能跳的學生,然後一個左手勾手,或是在
一個擋拆後的跳投。

 

並非是我打的更加睿智了,盡管我想恬不知恥的說我也有一手油滑老人球。

 

真正的原因是:我的膝蓋已經承受不了頻繁的跳躍和XXX的體重,突破也再也閃不出任何的空間
了。

 

我,不再年輕了。叔叔的類似類似稱謂經常會驚醒我。我夢裡的陽光,總是從籃球架上反射過來,
照在未醒的臉上,盡管不是希臘神話中「黑鐵時代」的英雄,但和他們一樣,我們,都只是在歲月中
變老的凡人。

 

我自詡自己是戰術的 fans,推崇傳球,熱愛合理的跑位勝過萬鈞的暴扣,因此我喜歡的球隊往
往進不了總決賽。諷刺,就是這個樣子。但,往前十年,我也喜歡不合理的東西,就像張老師在強
硬無腦的防守隊員身上慎用不合理論點一樣,那時,有個球隊讓我著迷,因為這個球隊,我把
Garnett 的全能和無解投籃視為小前鋒的伎倆,把 Duncan 的內線技術視為中鋒的分心,把一切
以過人為長項的球員都視為多餘的兩分。

 

那一年,國王輸給了灰狼,楊毅在賽後的解說聲音哽咽。

 

大幕升起來的時候,緩緩出現幕後的華彩,而落幕的時候,不用燈亮,觀眾就知道一切要結束了。

 

記得,緊張未過去的我在電視前久久不語,我最好的朋友也沒有為勝利的球隊歡呼。我那時就已
有了一點隱約的預感,是否,我的純真時光要就此結束了呢?

 

而後十年,應驗如是。

 

喜歡爵士,喜歡灰熊,喜歡十年前的國王。

 

他們襠下傳球,用屁股擋拆。

 

我他媽還是我。

 

十年時光。

 

Peja02.jpg  

http://bit.ly/kgW0Ay

 

十年前沒有凡客體,那時候XX西服還在為占領全球市場而擴充產品線,連CEO都不知道自己根本
沒有撐到韓寒能做廣告的時刻。而我們,還在穿短褲和 Nike,在球場上野跑,不知有D&G的皮帶
扣誘惑,更罔談圍桌三國殺。

 

我承認自己因為一個球隊自始痴狂,不用藉口年齡或是記憶的緣故。

 

國王隊,我為了他們的比賽曠掉了民法課,因此導致的後果甚至今天仍能看見不愉快的印記。
但,我不後悔。你的身體承載你的血肉,你的靈魂承載你的過去,這些東西你不能後悔,就像塌掉
的大樓不能怨恨碎裂的磚頭一樣,他們構成你,你就是他們。

 

我曾是國王的球迷,驕傲而又菲薄,內線我愛他才華橫溢,和他老奸巨滑,就如同我熱愛老年
教父提著方檀耳朵說起:友誼最重要,重要過政府,這是話語的魅力。還有《壞孩子天空中》,
啤酒屋中對小混混讓步的老大那撇嘴的笑容。有瑕疵而讓人著迷的東西,沒法否定,也沒法肯定。

 

如同我忽視國王的防守一樣,伸手防守和不關後門導致了他們總不能得到最後的果實,但我愛
他們給我的一切,有那些徒然的幸福時光。

 

回歸到他身上,已經好久不看 NBA 了,在網站上的一瞥,看見了一個熟悉的名字,還有慘淡不
已的三分球命中率。

 

我們知道的,十年前這個人在遭遇貼身防守的時候手感就會這樣,老國王人都知道的。但,就
算他已經走下風的時候,仍然能在 Kobe 的開火時間裡命中十個三分,讓 Kobe 賽後說出永遠不能
忽視云云的話。就算 Paul 也忽視他,他仍然是我最愛的射手。無論合理與否,他的跳投三分,會
讓我提前把三個指頭舉在頭頂。

 

今天前幾個球都偏的離譜,如同相親時見的性格好和人漂亮。我不含笑但也不語,他在第四節
頻頻追分,讓我像見到了<30 >180 >20萬的待嫁女子一樣心有所屬。(絕非諷刺,只是心情
奇妙地相似)

 

Peja03.jpg

 

我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沒表情的往返跑位,還有手指尖擦汗的常見動作,十年前看球時的笑罵習慣
已經悄然不見了。

 

解說說他老了,防守腳步慢,因為三分球的失準而給他坐板凳的種種合理解釋。

 

這些都不錯,不過你知道嗎?

 

十年前他能排在得分榜的第二位。

 

十年前他的三分讓我們瘋狂和流淚。

 

十年後他竟然已經開始禿頂了,不知道他那歐洲冠軍的美貌妻子是否也姿色稍減?

 

他偶爾抽風投籃不中,不知道十年前徐老師說的發球機故事是否是真的?

 

司機不能,Terry 也不能,在今天,落後六分的時候用那能超越時間和因果的三分去打擊敵
人。他投籃的時候,你輕視他,三分中的的時候,你因他而絕望後悔。從我看籃球和打籃球起,
只看見過這個長得像英國病人的傢伙,這個三分球手,那扭曲的投籃姿勢之後的出手,弧線和
聲音讓我想要哭。

 

一切都是沒有緣由的嗎,不盡然。你不能否定這個人十幾歲開始的投籃訓練和經歷過的那些
季後賽修羅場。

 

同樣的,你也別輕易就否定了自己的人生。

 

記得看到《木蘭花》裡那個年少得意,頹唐半生的男人用喉嚨吼出:"We may be through
with the past, but the past is not through with us" 的時候,坐在電視前的我心境是同樣的悲涼,
如同無數的以悲觀為養料的人們一樣,過去過去了,白瞎了,不再有了。

 

事情總要兩面看,我們沒有安藤政信不變一般的容顏,當然有了也許也沒大用途。被看了
過多韓劇的小女孩子叫做大叔,非但不能如韓國二叔們一樣淡定而小欣喜,反而一絲苦意。

 

不過,奇妙的是,十年前在球場上肉撞肉,要打架的家伙們,今天上午還能柔腹互嘲,又
讓人感覺過去胡鬧的時光並非白來。

 

甜蜜的卑微,刻板的榮耀,也許不能盡收。就像今天已經很少有人再用 Peja 這個愛稱稱他,
沒有人再用三分王去憶他一樣,他背部的老傷,漏人的防守,被買斷的高薪和今天在替補席上
的十餘分,已經足夠了。給他已經CNN了和國際大鬍子了的內線朋友們分一點快樂或是妒忌吧,
他沒有就這樣走開就已經足夠了,誰也不能說 3:0 不是給他的禮物。

 

而且,古諺有雲:大叔見大叔,兩手汗乎乎,看見32的司機,和中國品牌的小眼睛基德,
一直無所謂一般甩球給他,年輕的學生妹們可能會疑問叢生,而我們大叔球迷則了然:一撥人
就是一撥人,他們在場上互相掐了十年也是要長感情的。

 

夜半無人,是匱腎氣而易無精神的時候,我看著自己寫的酸文都想微笑,笑自己十年前夜半
寫文成常事,如今報告都要考一考。也笑那個叫 Peja Stojakovic 的南斯拉夫男人也許一個月後
會笑得更開心。

 

感謝他,我能應證:時間會帶走一些,但會帶來更多。盡管曾經年少看不透,不過如今大叔
不後悔。感謝這個男人,更多是純粹關乎籃球的,為了我從來沒機會,有機會估計也沒法下腰了
的地板球。

 

今天文章是獻給他的,有他在,Allen 和三井壽就不是我的三分手。

 

也只有他,能給我這樣激動的三分時刻。

 

當然,還有永不後悔的舊日時光。

 

 

 

來源: http://bbs.hoopchina.com/1105/2247789.html
          http://bbs.hoopchina.com/maverick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ghome 的頭像
twghome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冰羽
  • 雖然我很喜歡打籃球,不過卻很少看NBA~不過我居然知道Peja!
    對Peja有印象應該是在看到某次的三分球大賽的時候,發現他的三分球投得很優雅又有質感,很喜歡他唷 :)
  • 我也很喜歡他!

    twghome 於 2011/05/18 2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