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大春(作家)

2011年11月08日

建國百年搖滾劇《夢想家》所引起的抨擊和討論已經不少,聚焦所在,不外是這齣公演了兩個
晚上的大戲所費不貲──兩億之於一般較拮据的表演團體也許真能撐到民國200年。另一個論旨
則是在抨擊此劇的意識形態和藝術水準,紀蔚然的一番沉痛語恐怕也是民國百年以來對單一劇
場演出最無奈而犀利的按語:「無論從任何角度(秀場、政治宣傳或藝術)檢視,耗資兩億的
《夢想家》著實不堪卒睹,若不是為了研究國家機器之於表演藝術的汙染,及表演藝術團隊自
甘墮落的程度,我還真找不到看下去的理由。」

凸顯補貼政策粗糙

《夢想家》的導演賴聲川婉轉低調的申辯似乎不能止爭止疑,抬出因病過世的陳志遠和「200萬
轉播收視觀眾的感動」來當甲盾也徒惹虛蹈空談之譏。然而,這件事之直欲歸咎於藝術家之貪婪
容或過於沉重,即使要指責創作者失之浪費也已經偏離了深刻討論的主軸,整個問題的核心應該
是國家的文化補貼政策究竟如何立意與遂行才是。

文化藝術之作為一種行業,本來就是、也永遠會是弱勢。台灣在過去數十年間所擘畫、實踐的補
貼政策一向就極為粗糙,其手段尚不及「包青天陳州放糧」。猶記去年年底,我在本專欄所寫的
一篇文字《補助或糟蹋「瀕危動物」?》即已指出:為了剋扣一位年輕詩人第一本詩集的兩三百
本印製費,文建會在發放補助時竟然違背合約,而國家文藝基金會官網則在作者查詢價差之後偷
偷改掉了原先的價購數量。這是一樁小事嗎?

相對於批價兩億一千五百萬的建國百年大秀,這反而是一樁不容或忘的大事;它坐實了執政當局
的文化補貼的確只有兩個極端,其一是憑媒體曝光印象遴選知名人物恣意供應資源,廣邀俗眾之
驚詫,以矜其好大喜功之情;另一端則極像是《禮記檀弓下》所記載的那個小故事裡狀貌慈善而
心地涼薄的黔敖,「為食於路,嗟人來食」。

媒體批評的焦點若只能矚目於兩天開銷兩億,則我們的國家和公民永遠不會反省:《夢想家》爭
議所反映的,是整個政府在文化補貼政策上的持續失能。
盛治仁不是第一個白目的文建會主委──
我可以大膽地說:歷來的文建會主委都把這單位當成是開倉放賑的衙門,到了逢十逢百的某時某
刻,實有大拜拜之需要,再號召平素所賑之佼佼者,獻演一回國家機器所需之文康宣傳。

我們的各級文化官僚一向不明白,補貼不只是給錢而已,給錢也不只是收買或推銷國家認同而已。
當局所必須反省者,補貼之於國家,是一個過程和手段;唯其能夠透過補貼,我們的公民社會才
有機會經由政府體系來瞭解:匯集納稅人之付出所挹注的對象在整個產業裡長時期的生態和處境。

同時,文化行政部門還要藉此養成一定的品味和視野,能夠判斷這些創作活動如何在一個消費環
境中形成自足的供需。如此,文化行政單位也才能有所根據,來落實或推廣它一貫高掛的「文創」
招牌。質言之:從中央的文建會到地方的文化局之執事者,絕不應該坐鎮錢坑、散銀自賞,以攀
交或打發文藝工作者為家常,一旦招惹物議,便將責任推給「委外評審」諸公,斤斤然以不曾違
法為最高行政倫理。

至於藝術家或創作者在這裡能思考甚麼呢?他至少可以想一想:我所產出的這藝術或創作究竟在
哪一個層次上對得起埋單的金主?賴聲川起碼不應該把自己當成張藝謀,淪落為「國家級秀才」,
數十年辛勤耕耘,讓錢與排場給鬧得方寸大亂,何苦?

 

<果然有話>

來源: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799459/IssueID/2011110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ghome 的頭像
twghome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