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 黑夜 - 內 (1) (edit)  

(影像來源:TK@Union Station, LA)


Hold me
Mold me
Sometimes I feel so all alone
See I gotta find my way back home
So why don't you
Shape me
Make me
Wash me whiter than the snow
I gotta find my way back home

                                          ─ 節錄自Brain Mcknight 《Home》

--

文/TK

 

作家胡晴舫在《濫情者》這本書裡面寫著這麼一段赤裸的心情:「無所適從,有時候是
一種特殊的生命風情。你不曉得該怎麼做決定,不曉得該怎麼愛,不曉得該怎麼活下去;
你掙扎,痛苦,受盡折磨,覺得自己就要瘋了。整個世界都瘋了。就在這個時刻,在你
最絕望無助、以為自己是個廢人的那一刻,你總是被激出了一點點什麼:憐憫,失望,
仇恨,毅力,懊悔...,就算是個半透明的情緒,你也模模糊糊感受到那是一種前所未有
的激烈領悟。你覺得,在失去許多珍貴擁有之後,在失去全部自己之後,你學會了美。
一個在現實確定毫無用處,卻對當時的你最真實不過的東西。」
 

這種「美」的感覺,對我而言,也許,是一次重新回首生命,再度被點燃─對於「歸屬」
的渴望。作詞人林夕說:「其實每一首歌曲都還是會有一個中心,但是就像是留一個
『開關』給聽歌的人,如果有一天你在哪裡找到『開關』,那就是你感應到了一個什麼
東西,就並不是說教而已,而是真的有觸動到你自己。」
 

歌手吳克群在〈家的名字〉中這麼唱著:「當初離開家,總覺得有更溫暖地方。一個人
拼了命,漫無目的地闖。這世界太複雜,誰都想跟你搶。跌了跤,受了傷,才會想到回
家。」
 

在我心中,最美的,是回家。家,可以是實質的,也是心靈上的。
 

走出家門,日益長大後的我們,很多時候變得越不快樂。雖然我們手掌上握著老祖宗的
生命歷程中,完全無法想像的「智慧型手機」,隨時透過網路,想點閱看一些新聞,映
入眼簾的,卻鮮少「好消息」─世界氣候變遷,許多地方正在火速崩壞;美元衰落,歐
洲債務危機無解,全球經濟進入紅色警戒;大學畢業生為著最後22K的薪資防線,死命
防守,深怕以後物價再度上揚,所謂「共體時艱」的口號一出,這場日益加深的悲劇不
知道又要何時才真的結束。
 

就算刻意不看新聞,很多廣告也提醒著我們:我需要減肥(儘管我的BMI值已經很正常),
我應該過得再更有膽量(很多人都在勇敢實踐夢想,我呢?),而且,我的簡訊一直傳
來,說我一定有無數的「資金需求」……
 

感情受挫的人,更難以釋懷。受傷,然後心碎,從不解,到懊惱,為那個曾經愛上對方
的自己感到羞恥。你無論如何,苦心挖掘,就是想不起來自己為何要那麼執著這段感情。
對於忠貞、永恆,那些看似遙遠且有距離的詞彙,你發現原來自己已然習得了世故。看
著身旁熱戀的一對戀人相互依偎,你冷眼,心頭暗自獰笑一聲,說道:「兩年後你就知
道了。」而,忽然這個想法的入侵,讓你對自己更為感傷、羞恥。原來你已經無法再回
到過去,無法再重新信任他人。任何所有對於幸福的厭惡,都源於因為你無意間發現自
己是個極為
不幸的人。無以復加。
 

胡晴舫說:「陰影是一種疲倦。覺得無路可逃的絕望。彷彿,無論如何努力建設自己的
人生,終將無法取代曾經失去的所愛。那些遺憾,只是被忽略了,遺忘了,排除了。卻
不曾─也永遠不會─有機會可以矯正,獲得彌補;再來一次,沒有誰能夠負擔起如此奢
侈。他們只能變成陰影,龐大且具壓迫性,永遠再你微笑的眼睛投下一道陰影。」
 

這個世界不斷重複地從人們身上圖一些「缺乏感」,進而使用某些東西來「補足」,然
而,洞卻往往越補越大。我才發現,單純地微笑,覺得自己很珍貴,值得被愛,在今天
龐大的生存壓力下,已經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回家。要回去哪裡?
 

對你而言,那是哪裡,我不清楚,而我只知道,那裡會有無條件的擁抱和不離不棄的接納。
 

家,正在告訴你:你不是一個人孤獨面對這一切。



--


也或許,你一直在苦苦等待的,並非治心碎的良方。而是回首後,一句對自己的原諒。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