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erson Cooper  

文/劉美妤


關於 Anderson Cooper(安德森庫柏),你知道他是CNN的當家主持人,你知道他是
同性戀,你或許也知道他的記者生涯從拿著一張朋友做的假記者證進入緬甸開始,走過許
多飽受戰事之苦的國家。

雖然我是做平面、而非廣電新聞的,但 Cooper 今天的講座帶我回到某些新聞業最開始
吸引我踏入的初衷,因此想以中文記下他的一些話語,和臺灣的朋友們分享。

戰地經驗,讓 Cooper 第一次看見四處是屍體的景象。「你如果上過戰場,就一定知道
身處衝突之中,會讓你感到生命前所未有地真實。」他說。「......當我看見一個男孩在
我眼前死去,我知道我救不了他,但至少我能把他所經歷過的事情寫下,讓這一切免於
被遺忘。」

「很多人希望他們的故事被說出來。他們如果殺了我、拿走我背包裡的錢,對他們顯然更
有利,但他們不這麼做。他們更情願被聆聽、被報導。」

這便是記者所做的。把人們的故事說出來,把真實說出來。「我甚至不願說那是『故
事』(註),那是真實人生,不是你寫的故事。」

「我必須留意謊言,許多人說謊。我會去找各種立場的人、仔細檢驗說法的真實性。作為
記者,最重要的就是找出真相,透過那片薄薄的鏡頭玻璃,把事實傳達出去。」

作為記者,有些時刻,我們必須面對道德的拉扯:你要當一個好記者,還是當一個好人?
Cooper 個人是選擇「當一個好人」的。採訪海地大地震時,一個約莫九歲的小男孩在他
面前,被高處丟下來的東西當街砸得頭破血流。Cooper 腦袋裡的第一個衝動和我們(其
他所有記者)一樣:好畫面,趕快拍!但當他追上去,他轉念又想:我先是一個人,才是
一個記者。於是他追上小男孩,抓著那孩子跑向醫護站。

我們也都見慣了電視記者用麥克風堵著受害者家屬問「你的媽媽/兒子/老公死了請問你
現在的感覺是什麼」,這種白目行為當然不是臺灣媒體獨創,全世界的記者都會幹這種鳥
事。Cooper 二十一歲時,他的哥哥跳樓自殺。由於他的母親是名人,媒體很快包圍他家。
「我知道在最脆弱時面對鏡頭的感受有多糟。」他說。在去年底康乃迪克州校園槍擊案時,
眾多電視媒體堵著倖存者和受害兒童的父母,要他們描述情況;Cooper 選擇更謹慎地接
近,請他們談受害的孩子是什麼樣的人。「人們會希望死去的親人被訴說、被記住。」

當前的媒體業,與多年前早已不同,這個產業似乎搖搖欲墜,各公司都精簡人力。而前線
的戰地記者,過去較少成為攻擊目標,現在也不然了。Cooper 告訴我們:你仍必須去試。
去置身其中,尋找機會。因為沒有任何事情比得上親眼看著歷史發生。

 



註:英文裡「寫一條新聞」,我們說 write a story。新聞就是故事,真實故事,而
Cooper 的意思是:那不只是事件,而是人生。

本文開放分享,希望也給其他有志新聞工作的臺灣朋友啟發。(圖/文:劉美妤)

Photo and words by Mei-Yu Liu. All rights reserved.

劉美妤:「寫這篇文章不是捧美國、貶台灣,而是對一些價值的重新提醒。臺灣也有許多
媒體人在努力,希望大家也多給臺灣認真的好記者們鼓勵。」



來源:http://rebecca78119.collect.life.com.tw/note.php?action=index&sid=8106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ghome 的頭像
twghome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