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y-Wallpaper    

(圖片來源:http://tinyurl.com/q57dzgb

作者/rgx (Kumi)



德國經濟成功的因素遠比看上去的複雜

離斯圖加特不遠的內卡河流域是德國的地方性代表。一連串風景如畫的小鎮沿著河岸一字排開,
他們都帶著有趣的施瓦本(註釋1)式的名字:Tübingen (一所著名的大學坐落於此),
Reutlingen, Nürtingen,Wendlingen, Metzingen。果園和家庭農場將這些小鎮逐一隔開,
而小鎮兩側是施瓦本阿爾卑斯山。但是不要被小鎮的田園風光所迷惑。眾多的德國小型及中小型
企業(德語稱為 Mittelstand)也分佈在內卡河流域,而他們也是全球經濟中極其成功的一個組
成部分。

低調的隱藏在梅岑格一條小巷裡的 Storopack 公司是保護性包裝行業的世界級領導者。
Storopack 是一家徹底全球化的家族企業,在13個國家分佈著52家工廠。其首家中國工廠在
2000年開張。現在中國的工廠數量達到了10家。

位於 Tübingen 的 Rösch 公司,是一個第三代的家族紡織品企業,他以高檔睡衣而聞名於世,
現在也成了歐洲最大的汽車行業專用面料製造商之一。其貌不揚的 Rösch 工廠坐落在內卡河邊的
一條小路上,工廠擁有大量的電腦輔助的加工和染色機器,用以生產做汽車頂部內襯的合成面料。

這些小鎮企業的佼佼者連同西門子(Siemens)、博世(Bosch)、寶馬(BMW)等產業巨頭
一起,維繫著德國的製造業和出口實力。德國製造業在其 GDP 中的佔比要高於其他發達國家,而
且相比來說,德國出口,尤其是對快速增長的新興經濟體的出口更加強勁。過去十年裡,德國經
濟增長的一半來自於出口。1880億歐元(2430億美元)的對外貿易順差佔到了德國GDP的7%,
按絕對值算這個順差是全球最大的,相對於經濟規模的比重也是全球最大的國家之一,並且該值
還在不斷上升。

人力部分

在德國人看來,強勢的出口和高額的貿易順差是代表經濟活力的符號。但是外國人印象更深的是
德國最近的就業形勢。十年前,德國的失業率是發達國家裡最高的之一。如今,按經合組織數據
計算的德國失業率為5.4%,這是全歐洲最低的。德國的青年失業率低於8%,這個數字是美國的
一半,歐洲平均值的三分之一。這也是20年來德國取得的最好成績。

失業率的低開並不是蓬勃發展的結果。過去十年,德國經濟的增長平均來說要慢於美國和英國,
也僅僅是比歐元區整體略好一點點。但是德國人成功地避免了金融危機後失業的飆升,而且在促
進年輕人和就業困難戶的就業上遠勝於其他國家。

德國人是怎麼做到這些的?中小企業模式和職業培訓體系是飽受好評的兩個原因。諸如
Storopack 或是 Rösch 這樣的企業會招收學徒工,將在崗培訓和課堂學習融合在一起。德國政
府也指出國家在就業方面「做好了功課」,他們從2003年開始就引入了困難重重的勞動改革
(著名的「議程2010」(註釋2)),從而使勞動力市場得到了釋放。此外,工會參與公司管理
的共同決定也促進了工資的抑制。

以上所有這些因素對低失業都有所幫助,而議程2010改革尤其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但這並不
是全部。廉價的貨幣、一些好運氣、以及數量相當的財政實用主義都或多或少的起到了作用。

21世紀開篇時,德國的情況很糟。1990年東西德合併後人工成本急速飆升;預算中要背負很大一
塊東德債務的轉嫁;過度的監管使經濟變的窒息。為了擺脫所有的這些困境,德國企業(其中包括
大批的中小型企業)將生產轉移到更為廉價的東德地區。

高失業率和被掏空的德國工業令人感到震驚,鑑於此,Gerhard Schröder 領導的社會民主黨政
府在2003年引進了一套減稅,調控和勞動力的一攬子改革計劃。改革計劃中最重要的部分是
Hartz 改革(以起草委員會主席 Peter Hartz 命名),這一改革為低迷的德國勞動力市場帶來了
根本性的改變。一攬子計劃對月收入低於400歐元(最近該標準漲到了450歐元)的人群取消了工
資稅,從而鼓勵了兼職形式的「低收入工作」(附註3)。固定費率的救濟金促使那些長期失業的
人重新回到工作中。種種改革導致了 Gerhard Schröder 在2005年大選中失利,但是改革給了
僱主一個創造低技術性和臨時工作機會的刺激,也給失業人群提供了一個接受這些工作機會的理由。

改革也使德國變得更英式。德國現在從事「低收入」工作的人群佔到了20%,這一比例同英國持
平,比美國略低,而且幾乎是法國的兩倍。中小型企業對德國就業繁榮做出的貢獻沒有上述這些
低迷時期的大調整來的大,後者拉動了大批的低技術人群加入到工作中,儘管這些舉措也拉低了
德國整體的生產力。

改革帶來了巨大的連鎖反應。再加上眾多的企業遷往東德,德國工會不得不接受多年的工資緊縮
限制。2001到2010年間,德國工資的年名義增長只有1.1%,扣除物價因素後,工資處在持平
狀態。同其他國家相比,德國的勞動力邊際成本急劇下挫。

緊縮政策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德國企業也一樣的幸運。傳統意義上,
德國製造業的強大體現在三個大的領域:機床,化工和汽車產業。這也印證了一個十年裡完美的
合作,這期間同德國合作的新興經濟體蓬勃發展,尤其是中國的投資持續性的繁榮。德國出口中
的將近一半以及對中國出口中的72%都是機械和運輸類產品。

2008年的金融危機暫時性的打亂了德國出口的節奏,而且過去三年裡來自歐元區周邊國家的需
求也一落千丈。但是疲軟的歐元給德國製造業帶來的補償綽綽有餘,從而使得德國的出口戰車繼
續轟隆隆的前進著。

01  

http://i.imgur.com/svVrEMg.png


財政實用主義也助了一臂之力。2003年德國強力推行「議程2010」改革,也正是在那一年,
德國忽略了「馬斯特里赫特條約」(註釋4)對於財政赤字不高於3%的要求,使得德國負債高
漲而沒有將財政赤字拉低到3%以下。

Gerhard Schröder 政府把結構改革擺在財政調整之前優先考慮,現執政的 Merkel 政府也將
此視為最其惡劣的過失。但是 Frank-Walter Steinmeier(社會民主黨領袖同時也是 Gerhard
Schröder的國務秘書)說如果情景再現他還是願意這麼做:「如果我們教條式的執行馬斯特里
赫特條約,我們就不會有一項議程出台,並且我們在歐洲經濟體中只會處在較低的檔次」。

金融危機使得凱恩斯政策(註釋4)的推行更理直氣壯了一些。隨著進口需求的下跌,德國政府
想出了數個扼制失業的方案,尤其是縮短工時政策,該計劃旨補貼那些自願縮短工時的員工,
或為其進修進行補償。伴隨著全球汽車銷量的下滑,位於 Kurzarbeit 的中小型企業 Rösch 派了
眾多員工進行培訓,培訓開銷由納稅人買單。Rösch 得以在20%的銷量下跌中倖存了下來,
並且未失一兵一卒,而其員工再回到崗位時生產力也變得更強。

如果說德國人成功的原因比大多數德國人樂意承認的更多,他們所付出的高額代價也鮮有人知。
大多數德國人的生活水平停滯不前,財富極大的被扭曲,體現為巨額經常賬戶盈餘的國家儲蓄的
投資糟糕的令人瞠目結舌。從美國次級債到西班牙房地產貸款,德國的銀行將國家的儲蓄盈餘循
環投資於形形色色的垃圾債券中。Marcel Fratzscher 供職於柏林的 DIW 經濟研究中心
(DIW economic researchinstitute),他的一項新的研究指出,對德國自2006年以來的
外國投資組合進行估算發現,相當於德國 GDP 20%的財富值因此蒸發了。

儘管存在上述的財富流失現象,作為一個國家德國還是富有的,但是最近來自歐洲央行的一份
研究表明典型的德國家庭卻並非如此。令人驚訝的是,中產家庭的淨資產51,400歐元比代表
性的意大利,西班牙,甚至是希臘家庭還少(參見圖表4)。這些數據的解讀需要格外的謹慎。
德國的家庭要比上述國家的小,而且東德家庭拉低了其平均資產值,後者在20年前沒有一個家
庭擁有可值得一提的資產。此外,該數據中並未包含養老金承諾。


02  

http://i.imgur.com/lVztrua.jpg

但是德國家庭的資產情況表現差的主要原因是,有房的人遠遠少於歐洲的其他國家。大部分的
德國家庭租房子住,住宅由一小部分人持有,所以最終的結果是德國成了歐元區內家庭財富分
配最不均等的國家。另外,越來越多的財富被放在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上,尤其是那些家族式的
中小型企業,這使得總的財富分配更加不均等。對於一個喜歡把自己想成中產和平等的國家,
德國的財富差異太過巨大。

所有的這些可以幫助我們解釋德國對於歐元危機的態度。德國選民對於財富轉移到南歐的懷疑
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對通脹的擔憂或是將財富大量注入前東德的經驗所致,而且也因為典型的德
國工作者感覺他們並不比那些他在 Costa Brava 度假時看到的開著奧迪的西班牙人富有。在
經歷了實際工資增長甚微的十年後,再考慮到財富分配的異常扭曲,德國人有這樣的看法並非
全錯。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局外人,尤其是盎格魯撒克遜人一直都在說德國經濟被危險的扭曲了:太
過於依賴一些傳統的製造業部門,而且國內需求太小。從這種邏輯出發,如果中國經濟栽跟頭
的話,或者說實際上中國已經越發多的生產自己的高檔投資產品,德國經濟將會深陷困境。德
國需要更多的創新,更多的服務以及更好的(產業)平衡。

乍一看,德國工業似乎是有點原地不前。德國工業的主要部分-汽車,化工和機床-十幾年間都
毫無變化。儘管柏林已經變的有點歐洲數位中心的感覺了,而且德國的 SAP 是世界第三大的軟
件公司,但是這個國家沒有蘋果(Apple),臉書(Facebook)或其他任何一個家喻戶曉的
新經濟產物。

儘管如此,仔細來看,德國企業還是在一些雖不太引人注意但卻是全球化的決定性命脈的領域
佔據主導地位。從中外運敦豪(DHL) 到德迅(Kuehne & Nagel),世界最大的物流公司
都是德國的。而且即便是在製造業裡,德國製造也逐漸的捆綁了一系列高端服務。例如,
Storopack 的發展越發的依賴於那些能為特定的包裝問題想出創新的解決方案的技術人員。

來自德國的諮詢公司麥肯錫(McKinsey)的一份新的報告預測了建立在德國的傳統領域上的,
以出口帶動的另一個強勁的十年。報告稱新興經濟體的工業化會保持對機床,化工等等產品的
需求,而且德國企業的創新快到足夠維繫其在優質細分市場上的領導地位。報告還預測從現在
到2025年間,德國的出口會增長80%,推動出口占 GDP 的份額從50%漲到68%。

即便麥肯錫只猜對一半,德國出口商的前景依然樂觀。但是這會是一個聚焦在歐洲之外的前景。
歐元區佔德國年以來一直出口的比重從2000年的46%銳減到現在的37%。麥肯錫預測,到
2025年,歐元區佔德國出口的比重可能會減少到30%。這種逐漸縮減的趨勢勢必會影響德國
的商業態度。同弱勢的經濟體共享同一種貨幣會在全球市場上會是一種刺激,但是對於商業來
說,歐元區就不那麼重要了。前任的美國駐德大使 John Kornblum 稱「從心理上,德國工業
已經把歐洲拋在身後了」。

然而,變得對歐洲漠不關心也並不是德國的意圖。單一貨幣下的德國比沒有單一貨幣時富得多;
而且對歐元區其他國家有所幫助的再平衡也正是德國經濟本身非常需要的。

消費,消費,還是消費

伴隨著節儉的文化,以及現在快速老化的社會,德國的存多於花變的順理成章。(除了統一後
的幾年,德國自1952年以來幾乎是毫無停頓的處在盈餘的運行模式中)。但是佔 GDP 7%的
德國經常賬戶盈餘現在是十年前的三倍還多,這主要功歸於人為的廉價貨幣和被抑制的人力成
本。對於德國人(他們放棄更高的生活水準積攢下的儲蓄都被投資到海外的垃圾項目上)和歐
元區和其外的人來說,這都是不利的。

德國的經濟學家意識到這種狀況必須要得到改變。來自慕尼黑IFO經濟研究院(Munich's IFO
economic researchinstitute)的 Hans-Werner Sinn 說德國現在「太小氣」。但是怎麼
才能最優的再平衡經濟:是通過減少儲蓄還是增加投資?德國投資額佔GDP的比重急速下挫,
從2000年的22%減少到2012年的17%。公共投資遭遇擠出,企業對於資本支出表現謹慎,
而且在地產並不火熱的情況下,建築投資也少得可憐。

地產現在開始逐漸升溫。超低的利率推高著房價也刺激著樓房建築。在經歷了十年的停滯後,
德國的名義房價在2011和2012兩年都上漲了5%。諸如柏林和慕尼黑這樣的城市裡房價的上
漲幅度更高。出租車司機會告訴你買樓的黃金地段。但是路漫漫其修遠兮。同收入比起來,德
國的房價依然被低估了20%。

工資也開始上漲。2012年,德國最大的工會 IG Metal 贏得了一次勞資談判,工資上調4.3%,
持續13個月,這是20年來最大的一次激增。縱觀德國經濟,去年的工資水平增長了2.7%,
剔除通脹因素後上漲0.6%。以第一次的談判協議來判斷,今年勞資談判的收穫將會略為豐厚。

更快速的工資增長以及小規模的建築業繁榮還是沒辦法削弱德國巨大的盈餘,而且盈餘還在去
年進一步增加,但這卻已激起了德國人對於資產泡沫和不穩定的擔憂。德國中央銀行
(Bundesbank)已經發出過關於房產市場泡沫的公共警告。德國政客對於最近來自法國的
建議表示憤怒,後者稱更高的德國工資水平可能會是歐元危機的解決方案的一部分。一直以來
的工資壓制「使得德國缺乏競爭力,也無法幫助歐洲更具競爭力」。

這也觸及到了德國及歐洲的核心問題。德國政府希望其他歐洲國家變得更像他們,但是卻看不
到自我轉型的理由。Merkel 政府在促進以高投資和高消費為方向的經濟再平衡方面做的異乎
尋常的少。債務最高限額限制了公共投資,但是政府也在吹噓他們快速的削減了赤字。不考慮
放開長途巴士管制這樣的微小措施,政府在鼓勵企業進行投資的結構性改革方面毫無建樹。
Merkel 在2009年的選舉中承諾的簡化稅收體系和鼓勵自主創業早已消散在風中。如科隆競技
研究所(Cologne Institute for EconomicResearch)所說,Merkel 第二屆任期內進行
國內改革的動力要比第一屆弱。經合組織(OECD)稱2007年以來,德國的促增長改革比歐
盟任何一個成員國都要少。

但這不僅僅是一個錯失機會的問題。德國不但沒有做出正確的選擇,反而可能即將出台反其道
的措施。反對黨在為了大幅增稅和回到部分的 Hartz 方案而鬥爭。例如,社會民主黨和綠黨希
望將收入稅的最高稅率從42%上調至49%,並且重新徵收財產稅。同時他們也想加強僱主創
造低收入工作的制度,並且削減一些上崗的必要條件,從而使領取失業救濟金的人能滿足工作
要求。所以,如果選舉的結果是紅綠聯合執政,德國的商人會發現自己處在一個不太有利的稅
收環境裡。即使是大聯盟也會提出一些針對頂層的增稅計劃,對於抑制投資和傷害經濟來說,
這就已經足夠了。正如一位政治知情人士戲謔到,「還好外國人看不懂德語」。

但是和德國正在著手進行的能源轉換計劃(註釋6)的一部分比起來,所有的這一切都顯得微
不足道。德國開始大規模地使用可持續能源透露出其欠考慮的單邊主義。




(後接:http://ppt.cc/giNj )

Energy: Tilting at windmills | The Economist
Great in theory, messy in practice OSTERATH’S 12,000 citizens are angry.
Their quiet backwater in the Ruhr, close to Düsseldorf, is the proposed site for the... ...

http://tinyurl.com/phdvxfr

譯文:http://www.ecocn.org/thread-192553-1-1.html

[2013.06.15] The economy: Dissecting the miracle 
德国经济奇迹如何铸成 - 专题 Special Reports - ECO中文网 - Powered by Discuz!
[2013.06.15] The economy: Dissecting the miracle 德国经济奇迹如何铸成 ,ECO中文网 ...


--

註釋1 - Schwaben:
施瓦本行政區(Regierungsbezirk Schwaben)是德國巴伐利亞州的7個行
政區之一,首府奧格斯堡。施瓦本行政區位於巴伐利亞州的西南部

註釋2 - Agenda 2010:
《議程2010》(德語:Agenda 2010)是德國社會安全(福利)體系改革與勞動市場改革的
一大計劃,2003至2005年間由德國社會民主黨和德國綠黨共組的聯合政府大力推動。其最重
要的內容,甚至十年之後(2013)仍最熱門、影響德國社會安全與福利制度最深遠的的改革議
題,是所謂的「哈茨一到四方案」,尤其是「哈茨四」裡面關於失業保險和基本安定津貼
(德語:Grundsicherugn)的部分。

註釋3 - minijobs:
低收入工作(mini jobs):工資400歐元-800歐元的部分可以免繳社會保險費,這樣的僱傭
方式俗稱低收入工作。

註釋4 - Maastricht:
《馬斯特里赫特條約》即《歐洲聯盟條約》,於1991年12月9-10日第46屆歐洲共同體首腦
會議在荷蘭的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舉行。根據歐元區穩定和增長協議,區內各國都
必須將財政赤字控制在GDP的3%以下,並且把降低財政赤字作為目標。

註釋5 - Keynesian policies:
凱恩斯主義(也稱「凱恩斯主義經濟學」)是根據凱恩斯的著作《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的
思想基礎上的經濟理論,主張國家採用擴張性的經濟政策,通過增加需求促進經濟增長。 即
擴大政府開支,實行財政赤字。刺激經濟。維持繁榮。

註釋6 – Energiewende:
對P2G存儲的探索是德國雄心勃勃的Energiewende計劃(又稱能源轉換計劃)的一部分,該
長期計劃旨在治理和淨化德國的能源系統。法律中明確規定,該計劃打算用可再生能源取代
化石燃料,削減二氧化碳排放量。到2020年,德國希望至少有35%的電能產自綠色能源;
到2050年,這一份額期待能超過80%。

 


來源:http://disp.cc/b/332-5X4w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