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  

(圖片來源:http://tinyurl.com/oo8r9ma

去年登出國策顧問團的郝明義再度提筆,這次致信的對象是習主席。

這讓我想起前幾天在中時體系的平台,
看到一篇資深媒體人,從台灣出版界衰弱(或說「不長進」)的角度,
來提倡服貿之必要與大有可為的文章。

想一想,可以拿此文來一同參照。

--

新頭殼 newtalk2014.03.09 林朝億/台北報導

郝明義致習近平:別將反服貿者都當敵人

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郝明義今(9)日發表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在越走越近與越離
越遠之間」。他呼籲,中國大陸應該主動對服貿協議釋出可以調整的彈性與善意。他主動說,
自己就是反對現在服貿協議版本的人之一;如果兩岸和平發展的好處,可以讓人確實感受到
不只是為權者、貴者、大企業所享,而能讓台灣更多基層民眾享受到,他相信越走越近的同
時卻又越離越遠的現象,也就有機會改善。

以下是郝明義的公開信全文:

在越走越近與越離越遠之間- 給習近平主席有關兩岸服貿協議的公開信

習主席:

您好。

冒昧打擾。

因為兩岸服貿協議在我們立法院進入關鍵時刻,並且讀了您二月份對台灣來賓的致辭有感,
所以寫信給您。

服貿協議卡著沒過,我們執政黨一直歸因於在野黨特定政治意識的對抗。

這種說法,模糊焦點,也偏離事實。服貿協議在台灣激起巨大的反對聲浪,源頭主要來自
民間人士及團體。在野黨的論述與行動,事實上屢屢落後於民間,甚至可謂在民間壓力下
被動而為。

民間反對的原因,光譜甚廣。我只是其中之一,所言不足代表全部。但也因為我一向積極
尋求也促進兩岸的合作機會,甚至還曾全家在北京住過五年,所以如果連我這樣立場的人
都要為反對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而發聲,其中或許有些觀點可供參考。

台灣很多人,不是反對兩岸服貿協議,而是反對政府簽下了一份問題如此之多的兩岸服貿
協議。我是其中之一。

我們看到的問題,其大者有五:

一, 黑箱作業
我們是個行政與立法相互制衡的民主社會。兩岸之間的協議是何等大事,政府卻一直不肯
接受合乎憲政程序的立法或組織來監督。這次服貿協議更是連執政黨立委都全部蒙在鼓裡。
完全破壞我們民主社會的價值觀與信念。

二, 罔顧國家安全
例子很多,且舉其一:中國大陸這次開放「建築和相關的工程服務」,看不到開放基礎工
程的空隙;但是我們開放的卻是「土木工程的一般建築工作」,把公路開闢與營建、橋樑
與隧道管理、電力及電信管線、天然氣、水庫、自來水等數十項基礎工程服務都開放。

三, 忽視不對等競爭
兩岸許多產業規模、體制及企業運作的方式都不相同。我們政府不但沒有幫我們爭取到起
碼表面上的對等,還更加深了許多實質的不對等。舉其最重要的代表,就是「跨境支付」。
照目前這份服貿協議的內容,全中國大陸任何行業的批發、零售業者,都可以在大陸境內
就跨境做台灣的生意,而台灣只有一種做零售的「郵購」業者,才可以在台灣跨境接大陸
的訂單。

四, 忽略社會衝擊
服貿協議裡,我們政府很多「重大輕小」的盲點,重視為大企業爭取西進中國大陸的機會,
卻輕忽台灣小行業、小公司與大陸不對等競爭的劣勢與風險。更有甚者,還為台灣一些弱
勢者的工作製造一些新的額外不對等待遇。

五, 虛應故事的公聽會
事前把大家蒙在鼓裡談回來的東西,先是同意辦公聽會之後由立法院逐條審查,現在卻又
堅持不能有任何修改,證明辦了幾個月的公聽會根本是虛應故事。何況,兩岸簽署ECFA,
本來就是彰現兩岸特別的關係,有別於WTO或一般國際貿易協定。我們政府平時主張兩
岸並非國與國關係,但是到了就服貿協議要逐條審查而修改的時候,他們卻又強調這有違
「國際」談判慣例,堅持不能有任何修改。

我們政府怎麼會如此行事,有其原因。只是以我的立場,在給您的信中不便多言。想您可以
理解。

說過以上的背景,今天寫信給您,有三事以陳,請參考:

一, 中國大陸不應因為台灣有人反對目前的服貿協議,就視之為敵人。

您在致辭時說了一段話,說您了解台灣的歷史和社會環境,知道台灣的人珍視「現行的社會
制度和生活方式,希望過上安寧幸福的生活」,並且「將心比心,推己及人,我們完全理解
台灣同胞的心情」。

如上所言,我們許多人站出來監督政府在服貿協議上的問題,正是如此。大家之所以反對目
前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主要在於無法坐視一個民選政府竟能如此罔顧民意,又短視及懈怠
至此;更不甘於自己的未來可能被少數政治人物的私心所綁架,所以不能不盡公民與納稅人
應有的權利來鞭策他們。

然而,有一位台灣出版同業,在大陸長期耕耘,進出二十多年從沒有問題,最近要申請台胞
證加簽參加會議,卻被簽證部門告知短期內不覺得他有去大陸的需要而婉拒。究其原因,我
們無法不認為這是針對他去年服貿協議發言而來。

同樣的,我也接到提醒,說大陸有人因為我在服貿協議上的立場,已經把我歸類為台獨派。
我為之莞薾,也有感觸。

台獨,是中國大陸一直最敏感的議題。聽您最近的談話,也特別再次提到「兩岸雙方要鞏固
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基礎」之重要。

近五年來,誠如您所言,兩岸選擇了和平發展之路,開創了前所未有的新局面。但也就在這
兩岸達到最好的和平交流的同一時間,台灣選擇承認自己是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的比例,卻
也從 2008年的48.4%而高漲到2013年的57.5% 。

為什麼兩岸在越走越近的同時,卻有更多的台灣人選擇越離越遠?值得兩岸政府深思,非我
所能竟言。

接下來,台灣民間各種監督服貿協議的聲音和行動,還會繼續。如果中國大陸政府更多涉及
實際事務的官員,也能有像您對台灣的理解,知道這都是我們對台灣生活的價值觀與信念之
堅持,那會是一件比較好的事情。

二, 服貿這麼簽,不只對台灣不利,對中國大陸也不利。

兩岸過去主要以砲彈來相互敵對,今天主要以銀彈來彼此較量。不論是以砲彈或銀彈,台灣
都有資源較少的侷限。

過去兩岸砲彈相對的時候,很多人就說拿下一個廢墟的台灣有何用。同樣的,今天銀彈相爭
的時代,一如上述分析,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如此容易讓台灣被中國大陸所淹沒,其實不但
不利於台灣,也不利於大陸。如此被沒入中國大陸的台灣,將不過是一個相當於大陸三線省
市的台灣,不如雞肋。

去年我寫過一篇文章,談到「台灣很小,大陸很大,雙方真要長久和平,需要透過實力的較
勁來進行相互的合作。這裡的較勁,不是為了敵對,而是為了讓雙方彼此知道對方的實力與
價值。對台灣來說,只有較勁而沒有合作,會形成無謂的衝突;只有合作而沒有較勁,會在
不知不覺中養成倚賴而被淹沒。只有通過實力的較勁而相互合作,中國大陸才會我們,需要
我們。」

我也相信:中國大陸如果真正尊重一個「通過實力的較勁而相互合作」的台灣,那我們也可
以提供中國大陸任何其他省市都無法提供的資源和動能。

中國大陸近來的經濟發展,確實在全球都發揮了千年一遇的作用和影響力。所以我還相信,
如果照您所言,中國大陸「願意首先同台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讓台灣公開、公平
地參與發展,這千年一遇的機會還會有更不同的發展。

三, 中國大陸應該主動對服貿協議釋出可以調整的彈性與善意。

很多大陸官員一直在說,不明白為什麼對台灣讓利如此之多的協議,台灣人卻不領情。
這封信前述的說明,希望有助他們理解。

您二月的致辭裡,說了一句話:「讓廣大台灣同胞特別是基層民眾都能更多享受到兩岸關
係和平發展帶來的好處。」很感謝您特別提到對台灣「基層民眾」的注意,尤其當天的台
灣賓客還都是一時權貴。

的確,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對台灣廣大基層民眾的衝擊和影響,正是目前我們最在意的問
題之一。

所以如果真為台灣著想的話,中國大陸政府不妨多耐心等待我們自己把問題釐清。

當然,如果中國大陸能主動表達願意調整的彈性,更好。

目前還有人一直催促的理由,是說台灣錯過這次服貿協議,可能會讓一些競爭國家在大陸
搶佔先機。但是如果當真「兩岸一家親」,這個問題應該不難解決。

如果兩岸和平發展的好處,可以讓人確實感受到不只是為權者、貴者、大企業所享,而能
讓台灣更多基層民眾享受到,我相信越走越近的同時卻又越離越遠的現象,也就有機會改
善。

感謝撥冗閱讀此信。並祝

政安

郝明義 謹上

 




又及:去年七月,我們台灣的出版產業上下游,針對服貿協議做過一次完整的調查及公聽
會報告。不論和我們政府還是民間其他各產業所做的相比,這一份都是比較完整的。在此
也附上,並請參閱。http://savetaiwanreading.com/?p=121

來源:http://newtalk.tw/news/2014/03/09/45074.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ghome 的頭像
twghome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