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龍應台  

(圖片來源:http://tinyurl.com/oadgdoo

文/人渣文本


我這學期的修課學生總數,約有七百五十人。

我在教室容量許可的範圍內儘可能加簽,才會這麼多人。也因為這樣,我每週都要批改如山的
隨堂作業。每一張紙,都代表一位用筆與我溝通的學生,他們一週週的不斷藉此講述自己的人
生。

每學期的修課人數都在這數字上下。看了這麼多年的作業,從這些學生的字裡行間,一種無可
奈何的鬱悶感越來越強烈。從幾個人,傳到一整間教室之內,再從這個學校,擴散到那個學校。

他們是三十五歲以下的鬱悶世代。

有些人問我,為什麼這次的服貿抗爭,大學生會這麼激動。我認為可以分兩個層面來看,大社
會層面,和小集團層面。

在大社會中,年輕世代都鬱悶。不管他們怎麼努力,月薪都是兩三萬。而那些同一個工作場合
中,廢得要死的老人,卻領個五六七八萬。

老人會說:你慢慢做,慢慢等,好好表現,就可以有這麼多。

但老人的話,這些年跳票得太嚴重了,年輕人不再相信。主政的老人,公司主管的老人,一堆
沒用廢物,不然就是騙子,只想壓榨人。領固定高薪的人,振振有詞談一些理念時,年輕人還
會應個聲,拍個馬屁,但私底下多是不屑的眼神。

這幾年一路下來,這種欺騙與無能感越來越烈,終於,鬱悶不言的年輕人,隨著立院的防線一
起崩潰了。第一波的學生打進立法院後,無數的學生主動增援。他們從鬱悶的小空間冒出來,
服從、團結,有序。

「我們會做事,而且說到做到。」他們想傳達這樣的概念。

所以破城之後,會扶門。做垃圾分類。在場外保持冷靜自制,甚至還區分翻牆進、出立院的路
線,進行交管以免「交通堵塞」。

「我們比你們強。你們這些老廢物。」

老人們辦的活動,能有這種文明程度、自制力嗎?現實就是沒有。阿就沒讀過這些大學才能學
到的社會運動理論怎麼會有啦!一堆衝車戰車大將軍是能有什麼文明啦!

當民進黨政客匆忙、落魄的抵達現場時,這種「有能」與「無能」的對照突顯到極限。王建煊
這老頭還幽幽地說「年輕人被政客利用」,但有眼的都看得出來,是年輕人跑給政客追了。洪
案的「公民1985」就已經證明過一次。

類似王建煊的言談所在多有,雖是想顯示自己的真知,但只再次證明老人的無知、無能與無用。
我談大學生、罵大學生,導致一堆老人見到我,就附和著罵年輕人。我其實是尷尬居多,因為
我很清楚知道,你們這些老頭,比我的學生廢多了。你們只是早出生,佔了一堆資源,才能在
那囂張。

王建煊一個月領多少錢?他又做了多少事?我看應該比送宅急便到監察院的阿弟仔還沒有貢獻。

馬英九就是「廢物老人」這種符號的極限。他的一系列言談,讓這種「反老」潮逐漸升高,終
至高點。依我對馬英九的認識,看他談「鹿茸案」的神情,我認為他是真心以為鹿茸就是耳毛。
這已經完全超過年輕人忍耐的極限,成為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耳毛。

老人說什麼,年輕人都不會信了。因為他們太廢了。馬英九不能代表老人?誰叫你們全護著他,
和他玩一樣的遊戲?

這時出現一票年輕人。這是我前面說的小集團層面。

這些學運份子一直都是充滿爭議的人物,但他們能打,而且一直打。不只是五六七八個人而已,
他們有一個學運的圈圈,而且人數高達數百人。他們透過大量的讀書會、演講會、現場活動來
集結練兵,形成有經驗、有理論、意志超強的戰鬥團體。

說件真實的小事。有次我要借學校的空間,搞我自己的「小圈圈」,但發現好時段都被這些人
的分支團體借走了。去找他們的老師協調,才得知他們一借就是整個學期,固定開會論事。他
們是玩真的。

所以他們才能這麼有戰力,有組織,能對立院「一球入魂」。他們有軍隊的整齊,同心聽令,
自然能一舉衝破那些(可憐、被凹、最菜的)警察防線。

沒有其他團體有這種的組織力,更別說是意識形態對立面的那些。當我看到什麼抗獨史還是什
麼陣線辦活動,總共只來七個人時,我立刻噴飯。

我帶學生去健走,從輔大走到基隆,這麼鳥、這麼苦的爛事,都有七個學生參加。你們這些
「團體」是在衝三小?沒有朋友嗎?平常沒經營人脈嗎?講話沒人理嗎?

二十年前我在台大的時候,國民黨還有動員力,可以動出十幾二十個人做事。幾個學校加一
加,應該也有百人之譜。現在呢?你是能弄來什麼狗屁人?

當年有這種力量,是因為黨還會給錢,對黨有熱血的年輕人也有一些。現在支持國民黨丟臉死
了,你是要去哪邊弄人?只有一些外省第三代和軍公教子弟,而這些人多半是因為身份支持而
不是理念支持,不會論述也不能打,更大的問題是自我意識很強,每個都想當意見領袖和先知,
不願當小兵。

七個人?幫幫忙好不好。

一邊太強,一邊太廢,產生一種靠大邊的效應。原本不太親學運圈,沒那麼認同的人,因為另
一邊實在太白痴,而開始往學運側大規模的靠攏。

而老人與老人的支持者,則因為人力不足,越來越像廢物。政府當局無能,連操作媒體者也無
能。許多反學生的媒體新聞一上線,就被年輕人轉寄罵爆了。弄這種反效果新聞,不如不要弄,
你就算能唬到人,也是唬到那些老人。

「你們」實在太廢了,拜託點好不好。

當你指責「民粹」的時候,不代表你是精英,只代表你講話沒人信,還嫉妒人家講話有人信,
嫉妒人家叫得出人助陣。

當你指責學生本份就是好好讀書的時候,我想請問你「本份」是什麼?連「本份」是什麼,從
哪來的都不知道,還可以講那麼多?那不就是廢嗎?學生沒領薪水,你還有領薪水咧,那你有
把「本份」做好嗎?由誰來判斷做得好或做不好?你有資格嗎?我有資格嗎?誰有資格呢?

你質疑學生可以佔立院,那以後大家是不是都可以佔立院?那你要打得下來呀!你、要、打、
得、下、來、呀!幾十年來只有打下這一次,你以為說打就能打下來喔?你只有七個人是要打
個屁啦!

要軍隊去鎮壓暴民?你的軍隊在哪裡?我認識的幾個年輕的職業軍人,一向對於社會運動、公
民運動多有不屑,但這次卻激憤起來,表達出對攻佔立院的「強烈支持」。你要動哪們子的軍
隊?你以為軍隊的年輕人就不恨軍隊裡的廢物老人嗎?騙人沒當過兵嗎?

看個新聞就相信,那不是廢嗎?
政府講什麼都接受,那不就是廢嗎?

就是廢。年輕人看看裡外,發現有資源,有權力,訂規則的人,都廢透了,太難看了。他們鬱
悶,然後潰堤。

不要出來強調什麼你知道有些老人很厲害,我的講法是以偏蓋全什麼鳥的。那你有沒有辦法解
決馬英九這個廢物造成的問題嘛?年輕人要的薪水你有辦法給出來嘛?他們老的時候各種保險
會倒掉嘛?

不知道?沒有辦法?所以鬱悶世代就自己出手。他們就是沒有飯吃、覺得被騙,你不解決事實
問題,一直在那邊講,講講講講講,爺們講講聖人講,聖人講講鹿茸講。嘴巴講講就想服人,
沒有用的。

就是你這種死不認錯的嘴炮態度,把年輕人逼到用攻城梯去破城的。還想狡辯?

 




來源:http://ninjiatext.blogspot.co.uk/2014/03/blog-post_20.html



--

補充閱讀:老人們的新衣


六天內連辦六場,然後趕緊對上頭表示本來就有按照程序走,一切符合規定。

各位還在吵服貿嗎?更可以吵的貨貿座談會已經悄悄辦完囉。

你們自己不來,所以最後又要罵政府囉?

玩遊戲,你們真的玩得過政府的那群老人嗎?


(來源:Kuo Tzu-ching FB http://tinyurl.com/opddm4n


經濟部快速通關    


--

關於暴力的真相,院方表示:查無資料、不便提供。

以後回頭調查、批判這一年此刻的歷史,就是抹黑、扭曲,因為「不存在」。

沒有資料,完成定調。

(公文來源:陳嘉霖 http://tinyurl.com/qdnl4od

立院公文01  

立院公文02  

立院公文03  




--

(同場加映:法國人觀點 - 台灣抗爭之不可思議)


吳穎純FB  
 

(圖文來源:吳穎純FB http://tinyurl.com/oakyw4y

2014年4月8日

文/吳穎純


今天跟法國學生聊到學運,一開始我非常小心翼翼。

直到她說:「我跟我先生就是在抗議活動認識的,我們結婚的時候我媽媽還擔心我們會不會有有
問題,現在兒子都二十歲了。 她笑自己是追求民主的老人。」

然後她問我一個問題是......她覺得台灣人很奇怪,為什麼台灣人面對抗議,第一個不是一起想政
府哪裡有問題而是學生不乖?好像對很多人來說是非對錯不是重點,重點是學生不乖??不夠
有秩序??我說:這是台灣政府一種欺騙人民的方法,讓大家只看到學生不乖,然後大家就
不會注意到政府的問題在哪裡。她覺得很不可思議......沒想到真的有台灣人會被這種招數欺騙......

在法國,有人抗議是很正常的事情,人民本來就有發聲的管道,政府儘管再糟,該處理的還是
要處理。因此她也對馬政府毫不回應道歉感到十分不可思議,猶如回到古代,什麼都不能問,
也不會認真回應人民的訴求。

聽她說完以後,我真心覺得,台灣人真應該多一點這樣的意識:真正地理解到政府之所以存在
是為了服務人民而不是欺壓人民。所以有抗議不要覺得煩,而是應先看是非對錯,有道理的予
以支持,沒道理的不理會或反對,而不是先問乖不乖,先問乖不乖而不論是非曲直簡直是荒天
下之大謬!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