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473  

(影像來源:Kinderdijk, Netherlands by TK)

年底將近,你接下來要投給誰或是支持哪個黨派,一向是你自己的事。

重點是,對於該想過的問題,身為選民,你想了多少,搜集了多少資訊,
還有,你對政治、未來願景的立論基礎,
若將它們「普世化」(所謂的 universalize,意即從你己身擴大到其他人)
最終會將台灣帶往何方,這也是你無法逃避的事。

有一些選擇,有一些重大的決定,我們總得為自己負責。
得先想清楚,才知道如何分辨、如何批判,
什麼立場導致什麼後果,什麼言論暗示著什麼觀點。
帶著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使用手中的投票權。

這就是為什麼它叫作「神聖的一票」。

最近,台灣人焦慮的國族認同問題,尤其在主權議題上,
現在的公民不斷期待著有一個「敢說真話」的政治人物,
尤其是現在凱達格蘭大道裡面充斥著一群「已讀不回」的________。

(其實不用真的做出什麼,至少要敢講,敢表態,跟史明的見解一樣

其實,這個大家希望出現的人,他已經來過了。


現在,更大的重點是,現在再貼出來,我們可以回想,
未來我們要如何思考他當時說的這些東西了。因為這些都是我們的生活。

今天台灣的現況,這個人在當時都提出答案了。

他不是先知,這只是腦袋對於願景、想望都非常清楚的結果。

八年前,有個這樣的人,講過這些話。而且被記錄了下來。

--

(ptt 分享作者:eider0119)

今天我想要來跟大家分享一段阿扁總統到凱達格蘭學校給學生們上課的內容

2006/08/16

阿扁老師授課內容如下:


今天阿扁特別高興,能夠跟我們凱達格蘭學校國家領導與發展策略班第七期、原住民族研究
班第七期的學員講幾句話,內心充滿感激,而且也要向各位學員表達最高的祝福,大家都知
道,今年2006年,是民主進步黨20歲,台聯5歲,今天剛好台聯在高雄過黨慶生日,阿扁也
要在此恭賀台聯黨慶生日快樂,同時也要對台灣精神領袖李前總統來表達敬意,除了肯定李
前總統在我們台灣民主化過程中所作出的卓越貢獻外,也要感謝李前總統在2000年政權和平
轉移中,他對阿扁的提攜及對新政府的協助。當然在此,我們也知道,李前總統也是台灣民
主之父,因此很多人和阿扁一樣的心情,我們希望李前總統不只是做台聯的精神領袖,他更
應該要做2300萬全體台灣人民大家共同的精神領袖。

民主進步黨是我們台灣土生土長的政黨,也是我們台灣第一個真正本土的政黨,也是我們台
灣第一個真真正正民主的政黨。在此,我們要感激、感謝我們民主前輩,他們用血與汗、用
生命,甚至失去健康、犧牲幸福,才能締造民主進步黨這個本土民主的政黨,因此我們要認
識,民主進步黨不是某一個人的政黨,是大家共同的政黨,是2300萬台灣人民所疼惜的一個
政黨,今年剛好20歲長大成人,因此民主進步黨也揹著我們台灣歷史的十字架,責任可說非
常重大。對阿扁來說,必須飲水思源、知道感恩,沒有信介仙的政治啟蒙,絕對沒有今天有
個總統叫做阿扁,同樣沒有施明德先生那時擔任民主進步黨主席,阿扁不可能於1994年有機
會贏得30年來第一次台北市直轄市長的選舉,同樣的,由於林義雄先生擔任民主進步黨的主
席,有他的卓越帶領,我們才有機會於2000年完成眾多台灣人民的夢想,歷史性第一次的政
黨輪替能夠來實現。

六年來台灣與其他新興的民主國家一樣,我們一樣面臨很多的問題,有些是共同的問題,也
有些是我們台灣獨有的問題,阿扁要把它歸納,我相信也有很多學者專家也是採取類似的相
同論點。目前台灣所面臨的問題,包括國家認同的分歧、政黨政治的惡鬥、轉型正義的難題
及憲政體制的選擇。

--

我們先談「國家認同的分歧」。這是全世界所沒有的,如果有,也是台灣在國家認同分歧中
最為嚴重,在台灣絕對沒有族群的問題,只有國家認同的問題,我們最近也看到有一本出版
品叫做「台北導覽」,在裏邊寫到,「台灣人」這樣的說法,讓一些戰後來到台灣的人感到
不舒服,意思是說,「台灣人」這樣的說法讓部分於戰後來到台灣的人感到不舒服,無法接
受。

我就覺得非常奇怪,同樣的問題,我要請教在戰後從台灣移民到美國的台裔美國人,人家說
你是「美國人」,他們雖然來自台灣,他們會覺得不舒服嗎?在戰後移民到美國30年、50年,
他們在那裏住了那麼久,沒有辦法認同美國那個國家、做一個「美國人」,我覺得這是很不
可思議的事。同樣的,自中國大陸各省來到台灣,不管是願意或被逼,既然來到台灣成長50年、
30年,還無法接受做一個台灣人,你說,這個國家、這個社會是不是有問題?這是非常嚴肅
的課題,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國家認同的分歧,我們必須要一起面對。有人在選舉時,為
了選票,手舉起來,大聲說出:「我是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長大的『新台灣人』」。所謂
「新台灣人」難道不是「台灣人」嗎?我們認為做一個「台灣人」是驕傲的、是光榮的,絕
不是慚愧的事。

大家都知道,為什麼台灣的國家認同是這麼樣的分歧,當然原因很多,其中我們認為第一點
是退出聯合國的謬誤,另外一點是「一個中國」的迷思,也就是「九二共識」的謊言。我覺
得這個問題非常嚴肅也非常重要,為什麼要退出聯合國,為什麼在所謂的「漢賊不兩立」的
目標之下變成今天所謂的「賊立漢不立」,這是35年前的事情,我們退出聯合國已經35年,
怎麼辦?我們退出聯合國的結果,中華民國不能用,中華民國要被改名,所以才有1982年我
們與奧會談判,我們只能用中華台北的名義來參加奧運會,我們參加WTO、進到經濟聯合國,
能夠在2002年元月1日成為WTO第144個會員體,我們的名稱不是中華民國、不是台灣,我
們的名稱是台澎金馬特別關稅領域,名稱很長,這就是我們的名字,我們奮鬥十年要參加
WHO所謂的衛生聯合國,我們的名稱不能用中華民國、不能夠用台灣,而是用衛生實體,
而且還不可得,這就是我們退出聯合國的代價。很多漁民有很多的埋怨,我們退出聯合國,
所以我們沒辦法參加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很多漁民權益受損,35年來我們的日子就這樣過的。

大家可曾知道,最近我們與查德斷交,有人說這是兩岸問題沒處理,所以我們的國際空間
受到限制,但是大家有無細想過,翻翻過去的歷史文件,阿扁任內當然有一些斷交國,一
樣的,在過去的政府、國民黨主政的時代難道只有建交而沒有斷交嗎?我記得在李前總統
十二年的任內,我們斷交國就有十三個國家,當時有所謂的「一個中國」政策,也有國統
綱領,而且寫得很清楚所謂的「終極統一」,但是有沒有因為在「一個中國」政策之下、
在「終極統一」的目標之下,我們在國際的空間就受到鼓舞,就沒有受到來自中國的外交
打壓?答案絕對是一件非常清楚的一件事情,今天在此,我要說要認同台灣這個國家,堅
持台灣主體意識,這是我們必走的正確的路,「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台灣絕對不是
中國」,因此有關參與聯合國的事情,以及每年勞師動眾還在爭取中國代表權、還在爭議
2758號聯合國決議,這樣是不是妥適?還是我們必須要重新考慮,以台灣的名義直接來
申請加入聯合國?我覺得應該是該認真檢討的時候了。

--

第二點「政黨政治的惡鬥」。大家都知道,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政黨政治當然就會有
政黨的競爭,但是政黨競爭絕不是政黨惡鬥。大家也很瞭解,民主政治最重要的精神就是
有民主的選舉、有定期的民主選舉。民眾對政黨的政見、對政黨的表現給予認定、給予機
會,做不好總是有時間會到,換人換黨做看看。民主政治、民主選舉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是用數人頭來代替數拳頭,民主時代得來不易,如果還要用流血手段來革命,我覺得這不
是民主進步,這是民主倒著走,這是民主退步。大家知道,民主政治也要有一個非常重要
的思考,所謂民主不外法治,我們不只要追求法治,也要落實法治,因此我們要有憲政秩
序,有法律規定。總統做不好,應該受到國人如何的對待,憲法自有明文規定,不管是罷
免、彈劾,甚至有人想到要倒閣等等,都是憲政秩序非常重要的一環。除非我們不要憲政,
否則這個秩序都應該遵守,這是現代國民、現代法治人應該有的一個思考與遵循,當然如
果還有犯法犯錯,我們的機制有司法單位,不管是檢調的偵辦或是法院的審判,這些都是
民主法治非常重要的核心價值,作為公務員有任何的違法失職,必須要糾彈,也有監察院,
也有監察委員可以依據憲法獨立來行使職權,所以我們需要監察委員,我們也需要獨立的
檢察官,但是有關最高檢察總長以及監委的人事同意權在立法院還沒辦法真正有效地來行
使,這是我們感到比較遺憾的地方。我們要尊重司法,一樣的,在還沒有改為三權分立之
前,五權憲法也是不能夠有所偏廢,因此在這裏我特別要說,我希望最高檢察總署的人事、
監察院院長、副院長及監察委員的人選可以得到我們國會來審查、來通過,只要不再堅持
所謂的人事同意必須要三分之二的高門檻,那阿扁要說,由於當初的提名已經經過一年的
時間,時空也有很大的變化,所以不堅持所謂的三分之二的高門檻,阿扁願意重新提名我
們的監察院院長、副院長、監察委員,我們希望政黨政治是一個良性的競爭,而不是惡性
的鬥爭。

--

接下來要談「轉型正義的難題」。從威權走向民主,在轉型的過程當中,難免會出現問題,
說好聽一些,這是傳統、慣例,說難聽一點,這是包袱、也是陋規。其實大家最近關心的
總統府國務機要費的使用,或是總統官邸的用人問題,就是整個轉型期的後遺症,過去可
以,現在不可以,這就是進步,這就是要改,但是在改革的過程當中,我們不能夠有雙重
標準。過去不可以、過去不對,這可以原諒,而現在的不可以,就說成這是特權、這是貪
瀆。所以從威權走向民主,剛好也可以利用這幾年做些檢視,我們希望能夠建立制度,未
來的大家人都能夠有最好的制度可以依循,免得再引起不必要的顧慮。

大家都曾聽過過去俄國革命的發源地「聖彼德堡」,在革命成功之後,被改名為「列寧格
勒」,在蘇聯解體之後,經過市民投票、國會同意後,正名為「聖彼德堡」;在台灣,從
威權走向民主的過程當中,我們也看到一些民主的不同與改變,總統府前的介壽路,我們
改為「凱達格蘭大道」;過去總統府不叫總統府,稱做「介壽館」,我們也正式正名為
「總統府」;總統府內有介壽堂,我們也將它改為名副其實的「大禮堂」。所以有人就提
到,所謂的轉型正義,是不是就進一步思考中正國際機場改名的問題及中正紀念堂要不要
改名的問題,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其實中正國際機場,原先交通部提出來方案為
「桃園國際機場」,不曉得是誰的主意,後來變成中正國際機場,我們要不要把它改回來,
或者正名為「台北國際機場」?

當然在轉型正義中,我們目前最為關注的,就是過去在威權時代,以黨領政、黨政不分、
黨庫通國庫、很多不公不義的黨產,我們要不要追討?要不要把它還財於民?還財給國家?
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課題,值得我們深思。不公不義的黨產那麼多,難道將它變賣、處理、
換成現金,都沒有交待,就這麼算了嗎?2300萬台灣人民,大家可以接受嗎?

相同的,我們也注意到,在轉型正義最成功的國家之一就是南非,當時他們成立真相和解
委員會,所謂「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沒有真相就沒有寬恕」,誰要獲得赦免,就必須要
坦白歷史的真相,將歷史的真相說出來,這樣才能得到原諒及赦免,但是被害者並不會因
為這樣而有所釋懷。當真相和解委員會結束運作的時候也作了民調,有三分之二的南非被
害者說,當他們知道歷史的真相之後,反而更加的憤怒,但是南非仍然是全世界處理轉型
正義最成功的國家之一。

在台灣過去的歷史事件「二二八事件」,經過政府的道歉、立碑、賠償、回復名譽,甚至
在前不久我們也出版了研究報告,我們找出真正的元凶。另外明年「二二八紀念館」就可
以正式掛牌誕生,但是很多人認為光是這樣還是不夠的,不只要知道元凶是誰,還要追懲
元凶,甚至主張應該要清算鬥爭。台灣社會、台灣人民,包括我們被害者家屬,我們是不
是真的要這樣?很多轉型正義,我們覺得應該做或不應該做,或是應該做到怎麼樣的程度,
大家才能滿意、才能接受,這也是政府的一個難題。不過我們還是非常欣慰,二二八的檔
案全部公開,當然,還是有一些不足;美麗島事件檔案文件,也已經攤開在陽光之下,雷
震案更不用說了。阿扁非常欣慰,在2000年上任之後,有機會針對雷震案一些未見陽光的
檔案文件,在阿扁的手諭下令下,能夠讓大家有所認識與了解。

最近很多人又在呼籲,阿扁也聽到了,就是陳文成命案與林宅血案,在整個轉型正義的過
程當中,什麼時候才可以看到陽光?我已經責令相關部門,趕快給一個答案,如果需要阿
扁以三軍統帥的身分下令,阿扁當然絕對可以同意,我們希望讓陳文成命案及林宅血案檔
案文件早日解密、全部公開。

--

最後要談的是「憲政體制的選擇」,大家都知道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人民權利的保障
書,憲法也是國民意志的總成,不管是制憲、修憲都要經過人民的同意,這才是民主的憲
法。60年前中華民國憲法沒有經過台灣人民的同意,而我們的李前總統非常辛苦、貢獻也
很多,十年中間修憲6次;包括阿扁任內,去年推展第一階段的憲改,包括立委席次減半、
單一選區兩票制,而且讓國民大會走入歷史,成為單一國會,最重要的是能夠讓公投入憲,
讓憲法的任何更動,只有人民才有最後的決定權;但是大家還是不滿意,大家認為整個憲
改的工作還沒有完成。我們知道台聯今天就要提出台灣憲法的草案,民主進步黨也預定將
在下個月提出黨版的憲改版本,阿扁所知道包括澄社在內的一些民間憲改團體,他們要提
出第三版、也是最後確定版的新憲草案,這些都是令人興奮而且可喜的現象,大家有志一
同。

目前的憲法一定要改,一定要重寫。包括施明德前主席,他一直主張台灣要走向內閣制,
主張應該由國會的多數黨來組閣。內閣制也好,由國會多數黨組閣也好,每一個人都有言
論的自由、不一樣的政治主張,阿扁全部都沒有意見;只要大家同意、大家可以接受,可
以通過立法院四分之三的支持、全民二分之一的公投複決,阿扁都沒有意見,因為不論怎
麼改,我都用不到,但是後來的人用得到,所以我最為客觀,完全沒有利害關係,要怎麼
改都沒關係。

我們知道目前政局的亂象、國會的亂象,當然原因很多,但是有一點很多人應該不會反對
才對,那就是憲政的亂象造成政局的亂象及國會的亂象。目前我們的憲政體制,不是總統
制、不是內閣制,也不是真真正正的雙首長制,我們的憲政體制,可以說是亂七八糟的
「烏魯木齊」(台語)。我們需要一部合時、合身、合用的台灣新憲法,我們需要一部長
治久安的新憲法,我們需要一部讓政府有良好的管理,提高台灣國家競爭力的新憲法。

目前的事情,絕對不是單純的誰下台、誰上台的簡單問題,目前最嚴肅的課題,就是憲政
體制。這樣的亂象,是不是要作一個全盤的檢討?好好地改、重新地寫,如何來確立我們
的憲政體制,看是要葷要素,作一個選擇。要內閣制、總統制,都沒有關係,大家共同來
決定。

阿扁最大的夢,就是可以在任內,為台灣人民、為台灣這個偉大的國家催生一部我們需要
的新憲法版本,如果可以完成的話,我的歷史任務也就完成,如果不能完成,我會覺得永
遠的遺憾、一輩子的遺憾,也對不起台灣這個國家及偉大的台灣人民。只要大家可以捐棄
成見,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為了政府的良好管理、為了國家競爭力的提升,大家坐下來,
好好地推動憲政改造工程,希望獲得四分之三以上的國會議員高門檻同意,當然最重要的
要通過全民二分之一公民複決的支持;要怎麼改,我都沒有意見,要怎麼重寫,我也都沒
有保留,如果可以通過國會、通過人民的支持,為了催生台灣新憲法,要讓阿扁做什麼樣
的充分配合,阿扁都願意。

阿扁在最後不到二年的任期,我一定會用我的生命,揹起台灣歷史的十字架。堅持台灣主
體意識,落實公平正義,做對的事,走正確的路,我希望我們的行政團隊,大家要更努力、
更奮發、更打拚,做好對台灣的投資,投資進一步的增加與強化,增加投資台灣、創造就
業機會、拉近城鄉距離、縮短貧富差距,這是政府的任務,也是大家期待的施政目標。

最近很多的事情,就像阿扁帶大家爬台灣的高山一樣,這個高山從來沒有人爬過,或者有
人爬過、但不曾爬到最高的地方,因為這條登山之路很難走,中間有個大石頭擋在前方不
好爬,很多樹枝、芒草;阿扁走在前頭,為了要開路,讓大家比較好走,也被刺得流血處
處,但是沒有關係,阿扁一個人為了台灣受傷,我甘願,我只有祈福全民,大家可以平安
健康幸福,再次對大家的努力敬表謝意。

 

 

來源:http://disp.cc/b/163-7V3v


--

補充閱讀:

中共貌似找到破解台灣公民力量的方法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