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人要花笨力氣  

(圖片來源:http://tinyurl.com/kw3ved5

2015-03-22

文/周曉楓(羅輯思維)


我喜歡美國演員丹尼爾·戴·劉易斯,變色龍一樣的劉易斯,無人能抵抗他的魅力——而針對
他極其苛刻的體驗派表演方法而言,說喜歡兩字,幾乎是一種輕慢。應該說,是格外的尊重。

為了表演患先天腦麻痹的主人公,劉易斯練習到能用左腳夾起一根針再放下;為體驗《以父
之名》中主人公身陷囹圄的感覺,他把自己禁閉在一個牢房般的環境中長達數月;為了出演
拳擊手,他在拳擊冠軍手下受訓長達一年半;為了飾演殺人不眨眼的屠夫,除了練就令人膽
寒的基本功,在片場,每個人都被要求用角色的名字稱呼他,如果拍攝打鬥場面,他提前幾
天就會醞釀憤怒,目光兇狠地盯視所有人。

劉易斯說:「我無法想像人們在排練時討論投入多少的問題,對我來說,永遠都只有百分之
百。」

中國的很多演員也是優秀的,但若論真這麽捨得自己的,恐怕寥若晨星。花費最少的力氣達
至最佳的效果,我們願意以更經濟的方式經營自己,不願去下笨力氣和笨功夫。在這點上,
張藝謀例外。

張藝謀是典型的陜西人性格,一根筋,執著而頑強。1987年,張藝謀在吳天明導演的《老井》
裡飾演男主角孫旺泉,在體驗生活的兩個多月時間裡,他硬是每天早、中、晚,從山上背
一百五十斤左右的石板下來。

為了找到被困井下三天的心理感受和銀幕形象,為了接近角色,張藝謀果真三天粒米未盡。
他說,餓點最初沒什麽,體會不到什麽天暈地眩的恐慌;前兩天無感,第三天才體會到饑餓
的難受。等到實拍,從鏡頭裡一看,張藝謀感覺自己白挨餓了。

只有長時間饑餓才有效果,餓幾天不會在銀幕形象上有所反映。如果拍動作戲可能會被觀眾
看出來:讓他抱個女的跑,他肯定是跑不動的,體能上無法支撐。但如果像電影《老井》中
就那麽半躺半坐、摟著女主角在那兒喘氣……張藝謀事後總結,吃飽喝足,一樣可以演得奄
奄一息。儘管這是事後的經驗之談,但若往事重現,張藝謀還是那個搬石頭、餓肚子的人,
要不然,他不放心。

他願意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把事情做好,做到極致,他才無悔。就是這樣,憑這部片酬
500元的角色,張藝謀榮膺金雞百花雙料影帝,同時在東京國際電影節上榮獲最佳男演員獎,
他也是中國第一位在國際A級電影節獲得影帝稱號的。

拍攝電影《歸來》時,我見到了陳道明。陳道明比臆想中高多了,而且,雖消瘦,但身材修
拔。戶外運動讓他曬得很黑,仿佛缺乏對皮膚應有的妥善保養。我提醒:「你好像不怎麽注
意保護你的姿色啊。」陳道明反詰:「我不需要保護姿色,我只需要保護角色。」

角色中的陸焉識,在艱難的生存環境裡有過多年體力勞作——陳道明那段時間持續在戶外不
採用任何防護措施,只為了把皮膚曬黑、曬花。陳道明說,化妝效果跟臉上真曬爆皮之後的
感覺是不一樣的。他竟捨得,活活糟蹋、禍害自己,以期進入角色。

我以為事有所成者,必有這樣頑愚的一面。就像張藝謀、劉恒、嚴歌苓……成功的公式同樣,
都是聰明人肯花笨力氣。

 


本文作者 周曉楓,選自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的《宿命—孤獨張藝謀》。

非常感謝大家創作或推薦好文供大家分享學習,有關稿費支付及知識產權事宜請發郵件至
dushuren@luojilab.com。

 

來源:http://tinyurl.com/kw3ved5

--

(羅振宇回應)


聰明人花笨力氣,這不是什麽勵誌格言。這是聰明人算計過的。
以「聰明」為競爭工具,門檻再高也有限,難免山外有山。
而「笨力氣」這件競爭工具,實質不是「力氣」,而是「時間」。

他花過,你沒花過,於是就有了一道看不見的鴻溝。
你看不見,但它深不見底。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