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間美好的食堂   

2015-04-16

文/張發財(羅輯思維)


(本文由騰訊《大家》授權羅輯思維轉載)


第二次鴉片戰爭結束後,清政府意識到必須培養翻譯人才,於是成立了同文館。當年
的翻譯珍稀如中國「第九大菜系」食堂菜裡的肉,所以待遇極度優厚。

學校的經費多到讓人瞠目。主持建校的恭親王在奏折中提到資金來源時說「南北各海
口外國所納船鈔項下酌提三成,由各海關按照三個月一結,以資應用。」「船鈔」即
對商船征收的稅,「只酌提三成」,每年也至少有六萬兩白銀。所以該校畢業生齊如
山說同文館的生活美妙到「世界上無論何國,恐怕是不會有的。」

學生的一桌飯菜,是當時一個中國人半年的飯錢。普通人有啥吃啥,同文館的學生吃
啥有啥,「不夠再添」。最幸福的是可以隨時開餐,學生辛苦啊,必須滿足。有的愛
逛窯子,夜裡兩三點回到館,就叫開飯,廚房裡必須預備著火,更需有幾個廚子伺候
夜班。

同文館的食堂師傅都是托關係走後門才得以入職。一個原因是烹飪技術不過關,更重
要的原因是這裡收入高。手藝與薪金的差距,使得他們必須忍辱負重才能保住工作。

廚師長叫於八,最擅長貪汙和克扣經費。按齊如山的說法,當時每桌餐費六兩,「可
以有整盤整碗的燕窩魚翅,而學生吃的菜,有二兩銀子便足。只按菜價,利錢已經很
大,而每日開多少桌,還有虛賬。」學生算過賬,於八「平均每天有四個元寶的進項」。
偏偏於八又不低調,下班脫下工作服換成昂貴的狐貍皮袍馬褂,更過分是用貪汙的錢
「自己捐了候補道臺,給兒子捐了郎中」。

天之驕子的外語系學子本來就對躡屩擔簦的廚子目無下塵,腐化分子於八又如此高調
炫耀,階級矛盾促生出階級鬥爭,開戰了。

學生的武器是政策規定,於八的應對則是結盟,盟友是類似於校長的同文館官員——
提調。這個提調乃朱熹之後,姓朱名有基。生於安徽的朱有基最愛臭鱖魚,與於八臭
味相投。於八又大力賄賂朱有基,於是結為同盟合力對付學生。

同盟組合的第一步是取消隨時叫餐制,改為定時開飯,不能隨意加菜。百密一疏留了
個隱患:如果飯菜不可口,可以換。學子和廚子開始鬥智鬥勇,學生端著一盤鹹菜叫
他換菜,組合說「鹹菜不能換菜!」「你特麽腐敗!六兩銀子吃鹹菜?」沒辦法給換
了一盤羊肉。學生將羊肉吃剩下兩片,又叫過來換菜。組合說「剩菜不能換!」學生
便罵於八是只有六秒記性的金魚,說他剛才就給了兩片。於是又換,再換,還換……

中國名曰CHINA,學生們將其翻譯成「吃拿」。飽餐之後,還要打包糖帶走。廚子不
給,學生便點「拔絲地瓜」,並聲明糖和地瓜必須分開,盤子裡一半放糖一半地瓜。
「那怎麽吃?」「我蘸著吃!」廚子把椅子挪開讓他站著吃,於是又挨了一頓臭罵,
只好給他糖打包帶走。

叫於八盛飯,來晚一步,學生便大罵「來碗啦!」直接用碗砸廚子。碗不是一個一個
向他砸,而是鋪天蓋地,接不住就砸碎,砸碎於八就得賠。他就努力滿場跑,滿場接。

憋氣窩火的於八去找朱有基。朱先生就過來巡視。學生興奮得要一親芳澤,於是呼喝
老於過來盛飯。老於正扭捏,學生大喝:「誰讓你不戴帽子?送你一頂!」於是一個
青瓷大碗直奔頭頂就扣將上來,這碗不同以往,裡面裝著鮮滾熱辣的燉肉蹄子,夾帶
著學生的熱情撲面而來,正正砸在了他身上。類似方便碗面中獎,過來一碗,接住發
現「再來一碗」。於八運氣好到爆棚,不停中獎,轉身想跑,不料腳下打滑一跟頭摔
在地上,學生便把老於按在地上,連湯帶汁把他潑成了「澆汁鯉於」。朱有基也被潑
了一身,據說潑他用的是麻辣串串香,竹簽密密麻麻紮了一身。也想紮老於,不料
「鯉魚打挺」爬起來急速遁走了。本應「遍插朱於」,結果「少一人」,倒是應了古
詩。

學生將一腔精力都用在階級鬥爭中,自然無暇學業。齊如山說了個極致的案例「一個
學生外語學了十幾年的工夫,結果連字母都認不全。」

 

本文作者張發財,選自騰訊《大家》專欄,由騰訊《大家》(微信號:ipress)授權
羅輯思維轉載。

非常感謝大家創作或推薦好文供大家分享學習,有關稿費支付及知識產權事宜請發郵
件至dushuren@luojilab.com

圖、文來源:http://tinyurl.com/nqzvbhg

--

(羅振宇回應)

這個奇怪的食堂為什麽會長久存在?

迷信「制度設計」的人,意識不到這樣一根邏輯鏈條——

1,設計出來的制度,難免有天然的缺陷。
2,缺陷會形成一個利益黑洞。
3,圍繞這個黑洞,會有人像細菌一樣滋生其中。
4,他們會捍衛這個黑洞的存在。
5,利益越大,他們捍衛的能力就越強。
6,缺陷和黑洞因此被固化。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