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4232  

(影像來源:TK)

對比前幾天的農業新聞,這篇的觀點,格外值得一讀。

--

這個時代的通路業者該有什麼樣的職業倫理?

文/謝昇佑(好食機農食整合有限公司負責人)


今晚跟 Shu Ting Chen 討論很多綠色和平那篇有機通路驗出農藥殘留報導,感觸良多,
睡不著,把一些想法寫下。我想,淑婷作為一位專業的記者,有精闢的看法,應該會寫
一則詳說綠色和平報導的問題,那部分請待看她的PO文(幫他畫押XD),總之,綠色
和平的報導和處理方式有待商榷處很多,但這部份不是我要講的重點。

我倒是想從自己作為一個通路業者的角色,談談我的感想。我想著這些問題:作為通路,
我們的角色是什麼?就只有轉手買賣這樣而已嗎?又,那幾家被驗出農藥殘留的有機通
路就罪該萬死嗎?


我是覺得,「通路業者」作為一種社會角色,自然就有其該負擔的社會責任,某種意義
上,也就是通路業者的職業倫理,或者你認為通路也是一種專業的話,那就是「專業倫
理」。總之,通路不應該、也不會只是一種獲利的角色,任何社會分工上的角色都一樣。
而我自己對「通路業者」設定的職業倫理,至少包括了擅盡資訊透明、雙向溝通與教育,
以及雙向保障生產者與消費者的義務。而顯然,大部分通路業者並沒有做好這件事,當
然包括我們自己也不見得就做的很好,事實上,我經常在反省我們是否盡力克盡了這些
責任(言下之意就是我常覺得我們有待改進的還很多)。在我心目中,至今我仍然覺得
主婦聯盟是現階段在這方面做最好的通路業者,也一直是好食機努力追上的標竿。我們
一直希望可以把「PGS參與式共保系統」發展起來,這一方面是一種自我的期許,也是
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因此超越主婦聯盟已經做到的程度。前輩已經做的很好,晚輩豈能
原地踏步,當有超越他們的企圖心和義務。

然而,話又說回來。這幾家被驗出有農藥殘留的有機通路,真的罪該萬死嗎?事實上,
一般有機通路販售的商品本來就不完全都是有機的,大部分有機通路也都會清楚標明
「有機」、「無殘留」(也就是所謂「無毒」)和「安全」這些等級。若如報導所載,
他們驗的是有機通路裡面的非有機品項,那麼發現有殘留好像不意外,且殘留量都那麼
極低,似乎也不是很嚴重(請見:http://goo.gl/lXOU2k,當然,好像有些是標示「無
毒」卻被驗出有殘留,這爭議就比較大了,不過農友稱是飄散污染,這部份就暫且不論)。
問題是,這樣解釋事情就了結了嗎?單純只是一場烏龍爆料嗎?我也不認為只是這樣而
已。這事件仍有值得我們思考通路角色的地方,只是綠色和平搞錯方向,沒抓到問題的
重點。

以目前大部分的通路業者來說,農民提交檢驗報告或驗證,然後通路業者依據檢驗標出
「有機」、「無毒」、「安全」這樣的等級,是一般的作法。我相信大家都清楚,如果
說這就是資訊透明,遠遠是不夠的。事實上,當我們用「有機」、「無毒」、「安全」
這樣的詞彙來概括不同等級時,而不願意進一步詳述栽種過程的資材使用情況時,不能
否認潛藏著一種「能不說就不說」的心態,希望能用一種較模糊的方式取得消費者信任
(事實上這也不能說是不誠實,只能說不夠坦誠)。

但,一般通路業者之所以便宜行事,卻也有複雜的社會因素。首先,農民不見得願意接
受全部公布資訊(且多數會強烈抗拒),且資訊透明從來也不只是把所有資訊寫上去就
好,還需要透過教育消費者識讀這些資訊的能力,這可是一件龐大的社會工程啊!消費
者也往往墮於去追問,甚至也有不願意去面對真相的鴕鳥心態,有標章買個安心就好。
(作為消費者,捫心自問不是嗎?用簡單邏輯就可以發現很多所謂檢驗的疑點,誰去採
樣?送驗的區域跟出貨的區域是否一樣?「有機驗證」單位每家判準都一樣嗎?驗證單
位的人力和有機農戶的比例是多少?有辦法落實稽核嗎?.......但有多少人願意用心去深
入去了解這些問題呢?)


顯然,問題出在整個社會普遍缺乏面對真相、踏實解決問題的意志,乃至於我們缺乏一
套支持生產者誠實,並鼓勵消費者、通路、生產者三方偕同一起面對問題、共同解決問
題的社會制度。大家都只想快速獲得安心的表象,卻不想用心建立可以獲得真正安心的
社會信任條件。以致於生產者擔心,坦誠的結果不但不受鼓勵,反而大家知道越多越不
想買他的產品;連帶地通路業者也擔心因為越資訊透明,不但會增加社會溝通的成本、
失去獲得超額利潤的機會,甚至會由於消費者的恐懼,連正當利潤都無法獲得;消費者
也擔心知道越多越不知所措。正如我們在推動PGS參與式共保系統的資訊全透明時,就
不少朋友提醒我們:全寫出來就沒人敢買了,有驗證或者檢驗報告證明無殘留或安全就
好,且若只是安全,沒必要不要自曝哪些藥殘被驗出。

然而,我們還是認為,社會上每個職業,總該回應所處的時代,為自己訂定一個專業倫
理。我認為,在我們這個農食安全已然造成整個社會信任危機的時刻,「落實資訊透明
的自主管理與建立消費者與生產者之間可信任的共保系統」已然是「農食通路業者」所
需肩負的職業倫理。這很艱難,但我們不能迴避,誰叫我們生在這個年代要挑這個行業
來做呢?我們不一定能做的很好,但我們總得努力,盡量去做(況且,不少前輩們都已
經做得不錯)。當然,我不否認這種「參與式驗證」比起交由專家的第三方驗證,是比
較沒經濟效益的方式,但反過來說,如果沒有社會信任,所謂的第三方驗證也不會有信
效度。換言之,惟有我們先紮紮實實地、不計成本地透過經營生產者與消費者高度透明、
共同面對與解決問題的共保系統,我們才有機會重建可以信任的社會關係,從而在此基
礎上,我們也才有健全的社會基礎去發展所謂的第三方驗證。

--

板友 Shu Ting Chen 回應:

我認為這次綠色和平的操作有問題,這三樣本來就標示「非有機商品」,也就是安全用
藥,驗出來都在合格範圍內,我們可以假設這種農友正朝減藥的方向走,很多農產若不
在特定環境條件下是無法不用農藥的,例如葡萄與蘋果,而如果有機商店在標示明確的
狀況下,不能讓減藥種植的農產販售,那這些農友轉型過程中該怎麼辦呢?傳統通路根
本不會接受減藥的農產,難道要他們吃土嗎...

另外,農藥殘留有各種可能,台灣最常見的是臨田污染(這次大福的蘋果這麼聲稱,我不
予置評),也有檢驗的過程就被其他人的送驗品污染的。里仁這次的木瓜被驗出農藥,我
看到的說明是:木瓜是農友使用的防治資材菸草粉中含有微量農藥殘留所致,並非一般
使用農藥狀況。里仁於該批木瓜上架後,隨即進行了自主抽檢。檢驗報告於10/26出來
後,發現微量的農殘,立即就全面回收該批木瓜、暫停供應商資格,也請農友通知驗證
單位進行複查,以確認問題根源並改善。複查之後,發現是菸草粉含有微量農藥殘留,
因此農友也停止使用該防治資材。

又例如加保伏跟益達安是葡萄可使用的農藥,驗出範圍合格,至於驗出十種,究竟是正常
用藥方式或者過多?卻完全沒被討論。混藥的風險大家都擔心,所以應該去了解農民是怎
麼用藥,是同時混用,還是不同時期使用,才能斷定是否為雞尾酒農藥。

像這樣的新聞發布後,會造成很多衝擊,農友被退貨、或依照合約賠償、不得上架,但
農友不是領月薪,他一年或半年可能就這批生產,污染源到底從何而來,為什麼不是跟
通路一一弄清楚,反正只驗出三樣。

任何的抽驗結果都需要進行解讀並了解背景問題,我覺得綠色和平操作太過粗糙,不只
送驗而已,還要對整個無毒農產、農業轉型、有機產業有深入的瞭解,才能指出問題所在。

作為記者,這種不負責任的「爆料」真的很糟糕,爆料前為什麼不是先跟通路溝通、改善,
確定是刻意隱瞞用藥再公布,爆料對一個NGO組織來說是為了什麼?

我比較像釐清這個組織操作議題的手法與目的,因為那短短兩三週的籌備,對NGO來說是
工作項目之一,對農友來說卻是震撼彈啊…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424459984438735/?fref=ts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