酪農巡視 

Thu Dec 24 10:36:38

秒買秒退之餘 你不能不知道的乳業大問題

文/龔建嘉


【秒買秒退】聽聽大動物獸醫師怎麼說?
(本文章,手機版閱讀,請點此連結:http://bit.ly/1kibb53



01  

▲圖/龔建嘉提供


我是一位乳牛獸醫,每天在全台灣各地的牧場巡迴出診,在全台不同的牧場服務後,
也聽到了很多酪農的聲音,針對最近林鳳營秒買秒退,太多朋友都在問我怎麼看這件
事情,既然身為台北人,又每天和酪農一同生活,思考了很久以後決定好好來和大家
聊聊。抵制與秒買秒退對於「乳品產業」到底造成了什麼影響?抵制有沒有影響到酪
農?

開宗明義先說,酪農是和乳品廠簽訂購買契約,所以無論通路有沒有賣完,生乳的費
用都會給酪農,所以短期來看,酪農在「實質收益」上並沒有受到影響。但是以下要
針對「產業發展」以及「非實質影響」來探討會發生的大問題!

先給大家一個小小的觀念作為前提,目前全台灣的鮮乳產業是需求量約略大於本土供
給量。而這些不夠的部分,就會由國外進口的液態保久乳,或是濃縮還原乳,或是奶
粉來填補空缺。全台灣有500個酪農戶,普遍都是乳品廠的契約酪農,而有三大乳品
廠是業界龍頭,包括了味全(林鳳營),光泉,統一(瑞穗),大約佔了台灣將近八
成的本土鮮乳市場。


抵制後 外國奶趁虛而入

抵制後,到底受益的是誰?這一次的抵制行動,除了林鳳營的銷售明顯下降,連帶的
就是全台灣的供需問題,當林鳳營原本佔了台灣大約三成的鮮乳供應,現在被抵制之
後,有一部分的需求(包括鮮乳零售以及咖啡,烘培,手搖飲料等等商業用奶)會有
大部份轉移到另外兩大乳品廠:光泉還有統一。

但是別忘了,現在全台灣的鮮乳供應是約略少於需求的,因此這兩大廠也無法供給這
些林鳳營空出來的缺口,除非味全的酪農戶馬上跳槽到其他乳品廠。畢竟全台灣的乳
牛頭數固定,生產出來的生乳總量是固定的,但是這還是會讓生乳資源重新分配,而
最大得利者可能是另外兩個乳品廠,不過不會馬上發生的原因是酪農身上都有簽訂合
約,而非自由之身。乳品產業長期是由三大乳品廠包辦已久,也限制了多元發展的空
間。若是未來本土鮮乳選擇更少,只剩兩個品牌,是否會造成產銷供應會因為沒有競
爭者的制衡,讓消費者和酪農失去選擇的多樣性?產業未來也不容易有多元豐富的樣
貌。

--

02  

▲抵制乳品廠之後,最大問題是國外進口奶趁虛而入。圖/龔建嘉提供

--

Costco是強勢通路,販售量非常大,因此長期以來林鳳營也在這邊佔了很大的銷售量,
而大家是否注意到,林鳳營的鮮乳被下架後,補上的是什麼?沒錯,是國外的進口乳。
這些進口乳趁著本土品牌被抵制之時,大量的進入了平時購買一般鮮乳的家庭,而接下來
的後續影響,就是原本購買本土鮮乳的消費習慣被改變,漸漸的被國外鮮乳取代。這問
題可能會導致整個酪農產業的崩解!因為這些味全的酪農戶,若是未來換到其他乳品廠
契約,而生乳重新回到市場,市場可能已經被國外品進口乳霸佔。

這回到一個問題:台灣到底需不需要酪農產業?我認為絕對需要,因為鮮乳講求新鮮來
源,才能確保營養與風味的保存,因此全世界普遍乳品在地發展,且台灣長期酪農業發展,
飼養技術成熟,其實台灣的鮮乳真的棒透了!絕對不輸國外。

三十年前,台灣的酪農他們各自選擇配合的廠商,一同成長,也有了長期合作的情感依賴,
即使中間有被收購乳量限制傷害過,許多酪農戶因此破產,但也隨時間慢慢淡化當時的痛。
酪農的生活是相對保守的,畢竟牛奶每天都會生產,無法承擔沒人收購的風險。

三十年後,大家工作內容一樣,交給不同乳品廠的酪農其實每天工作和生活都相同,但有
人卻被罵到臭頭,只因為三十年前選到了錯誤的品牌。而現在能走嗎?很多走不了,因為
有合約在身,即使不認同公司,也必須到約滿才有選擇權。


消費者心聲 就是酪農的後盾

我們應該給酪農更多鼓勵和同理心,有一天,在合約到期之後,在這些酪農擁有自由之身,
有權利選擇的時候,這個產業還有夠多市場空間,歡迎他們。若是已經被國外便宜的進口
奶替代,會壓縮到本土鮮乳的產銷平衡,則可能再次面臨大廠曾經限制酪農交乳的歷史噩
夢。酪農真的沒有錯,怎麼能夠讓他們輸?

--

03  


▲消費者目前積極抵制的行為,讓酪農看到消費者的影響力和對於廠商的期待。圖/龔建嘉提供

--

消費者目前積極抵制的行為,我認為是讓酪農看到消費者的影響力和對於廠商的期待,這些
在合約到期之後能夠更有勇氣去選擇更有良心或是符合消費者期待的品牌,畢竟對酪農而言,
換廠商是一件大事情,配合模式的變動需要勇氣來決定。

自己的牛奶自己救!就我所知,大部份的酪農都和在座大家一樣痛恨無良的廠商,抵制的行動
慢慢也有些酪農放下心裡的委屈,願意客觀面對:消費者真正不齒的是漠視台灣人健康的無良
財團,而非針對酪農本身。因此兩邊應該要同一陣線,用更多同理心來面對這個問題。

接下來是一個重要的時刻,我們在抵制之後,要的是一個嶄新的世界,還是一個產業的地獄?
決定權在每個消費者的手上。若是讓國外進口保久乳進來卡位,將會讓產業回頭走到十多年前
本土鮮乳供過於求,而必須倒掉的惡夢。

而若是因為這次的抵制,讓其他新興的本土鮮乳品牌有機會被市場接受,則也有機會讓這個傳
統封閉已久的產業,有更豐富的品牌選項,這對於產業永續發展,以及消費者的多元選擇,都
會是最好的結果。這該怎麼解決?可以參考日本,有各式多樣化牧場鮮乳品牌發展的可能性,
也打破長期乳品產業的結構,朝向多元發展。

我從小在台北長大,對於消費者追求公平正義以及食品安全的怒吼,對於政府的不信任,是完
全可以感同身受的,自己也貫徹不合作運動。從頭到尾消費者的行動本來就是為了將無良財團
踢離台灣,維持作為社會公民最基本的安心生活的權力,擇善固執,是我們唯一對得起自己的
承諾。而另外一面,我每天在與酪農一起工作,一同面對看著明明沒事的鮮乳被消費者倒掉的
惶恐和不安。

--

04  

▲無論酪農或是消費者,其實都在同一條船上。圖/龔建嘉提供

--

我想,無論酪農或是消費者,我們其實都在同一條船上,我們對抗的是無法保障人民的制度還有
以利益為前提的財團,因此,在秒買秒退或是通路抵制的同時,請互相提醒,無論你抵制或秒退
都是要清楚表達我們不滿的聲音,而後續請繼續購買支持其他品牌的本土鮮乳,這是我們的保護
這塊土地的關鍵選擇。

這一次,要喝什麼,我們自己決定!




--

作者背景/台大獸醫研究所畢業,現為做牛做馬獸醫師,明明就是台北人,卻把自己丟在南部,
享受著巡迴出診的牧場工作,每天開車在全台灣各個不同的牧場穿梭,用一個都市人的眼光看到
鄉間的美景與故事,偶像是鄉間獸醫吉米哈利,不想到動物醫院上班,不是因為工作內容,而是
選擇一種生活。


來源:http://talk.tvbs.com.tw/blog/article/talk-00269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