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9_ASP001_0  

(圖片來源:https://goo.gl/jfTn2f

2016-01-15

文/Chia-Ming Chen(陳嘉銘)


2016的總統和立法委員選舉,反映了台灣社會這幾年來累積的三個結構性變化。

第一、下層結構的兩岸經濟整合,已經失去決定性力量。
第二、上層政治結構的九二共識,已經不再是多數人的共識。
第三、中間結構的民主品質也有了結構性的變化。

我最有興趣觀察的是第三個變化。


台灣2016選舉最驚奇之處,幾乎整個社運界、學運朋友、年輕人團體、親改革的學界、
文化界、甚至連宗教界,都自行組織起來,直接或間接投入選舉。

民主國家很少有這樣熱血的現象,台灣民主如此熱情是這二十幾年來辯證發展的結果,
全世界愛護民主的人們都該羨慕地吞一口口水。

為了要檢驗台灣民主質的變化,讓我們先做個思考測試,先試著把民主化的指標之一,
界定為「一個國家人民對過去威權時期的政治統治,抱持著「羞愧」或者「肯定(多於
否定)」的態度」。

從這個指標來看,多數台灣人的內心,過去沒有完全民主化。

在民主化之前,漢字中文世界好幾千來年,從來沒有過民主經驗,民主對於中華民國或者
台灣人來說,只存在於未來的大同夢想,沒有實現過所以完美。

可是台灣作為中文世界第一個民主化經驗,民主初期卻和威權統治幾乎無縫接軌。這是因
為威權強人蔣經國死前開啟解嚴的頭,更因為李登輝採取了寧靜革命的策略、完全欠缺轉
型正義的理念。無縫接軌對台灣民主初期的發展有決定性的影響。

即使政體革命了,人們沒有革命的經驗,沒有去釐清過威權獨裁者和情治特務真實面目的
經驗,沒有真相,沒有機會集體思索,威權政體錯在哪裡,為什麼我們要民主。只是因為
過去做的夢,所以要民主?

民主化後,台灣人經歷全新的民主生活經驗,首先循著兩條路線自我詮釋,繼而慢慢出現
更深化的自我詮釋:

一、「民主工具化」:

威權和民主無縫接軌的關鍵後果是民主從夢想直接變成工具。人們不知道民主的意義和目
的,很自然傾向把民主當作實現過去習慣的政治目標的工具。

因為無縫接軌,承襲威權時代的泛國民黨,仍然有強大的影響力和聲望,他們必然極力肯
定威權時期政治統治。肯定的原因包括了,威權時期的優秀官僚、廉潔治理、優異的經濟
表現、確保相對公平的社會競爭(聯考)、發揚中國傳統文化敦厚美好有序的一面,維護
中國民族統一,抵抗共產黨軍隊、或者妥善照顧某些群體的利益和尊嚴等等。

民主果真如過去的夢想如此完美,它必需要實現這些目標,必需要能選賢與能、杜絕貪腐、
促進經濟成長、確保競爭公平、復興中國傳統文化等等等。

再加上,對泛國民黨的理念來說,民主的實踐意義必須整合在實現現代中國(國父遺教、
復興中國)的宏大計畫中。因此台灣民主如果只是台獨的民主,也是有問題的狹隘民主。
民主的意義一旦整合進了復興中國的計畫之中,民主就更淪為工具。如此我們解開一個邏
輯謎霧,對泛國民黨來說,保護中華民國就等於民主,保護復興中國的希望就等於民主。

如果民主不能好好扮演實現上述特定政治目標的工具性角色,民主就產生了問題,有問題
的民主只是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民主工具化」的直接嚴重後果是,精明的人們很快發現民主作為工具,不好用,無法有
效率地實現特定的政治目標。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台灣人們經常懷念威權體制和開明威權強人宣稱的高治理效能,很容
易被中國的崛起吸引。

歷史是狡猾的考官,中國經濟崛起和台灣民主化幾乎同步發生,中國經濟崛起的亮眼表現,
更強化了台灣許多人的「民主只是工具」的思維。

過去的中央選舉,泛國民黨的得票率幾乎全部過半,國會從來沒有輪替,多數台灣人其實
一直把民主當作促進政府特定治理目標的工具。

民主化二十年來,台灣民主很脆弱。因為如果我們以工具的好用與否,比較民主和開明威
權的好壞,一切都化約成了「或多或少」的程度性問題。

上述支持民主的所有工具性理由,其實都可以被開明的威權統治取代(更明智的統治者、
更好的經濟、更能打貪、更能復興中國...),只有差在「實現可能性」(有第二個李光耀、
溫家寶嗎)、「持續性」(中國領導者其實已經作到每十年和平轉移)、「長中短期的效
果」(民主最終比較穩定?)、「可腐敗性」(新加坡沒有腐敗啊),以上等等的程度性
問題。

「民主工具化」的思維將持續對台灣民主帶來嚴厲的挑戰。

台灣全新的民主經驗,除了民主工具化之外,還有第二條自我詮釋的路線,人民當家作主。


二、「人民當家作主」的政治機會平等主義:

這條路線繼承了,台灣人非傳統菁英階層,從農業到工業社會,人人努力都有機會出頭天
的平等主義精神。

這個平等主義也延續了對戒嚴時期政治被國民黨少數菁英把持的強烈不滿,強調每個人,
即使像阿扁是三級貧戶,都有相同權利和機會可以選總統,每個人努力都可以出頭。

也因此「人民當家作主」的平等主義,有很強的機會平等主義的意涵,強調政治競爭機會
的平等,反過來說,卻也正當化了努力、才幹和選擇帶來的不平等。

機會平等主義在經濟領域上或許重要,但在政治領域上,它除了開放政治競爭機會,不容
易進一步延伸平等尊嚴的信念。它不容易理解為什麼要保護那些好吃懶作、選擇作奸犯科
的人的權利。也非常容易默許努力出頭的人、有才幹的人,擁有過度的政治聲望、權力和
地位。

「民主工具化」和「人民當家作主」,這兩條路線並不必然互斥,柯文哲就同時是威權強
人蔣經國的粉絲,也高度認同阿扁。

可是如果「人民當家作主」隱含的平等精神,沒有進一步深化,就會在民主化一段時間後
失去能量。三級貧戶都可以當總統了,民主的任務已經達成了。「民主工具化」很容易在
治理表現的強烈需求下,尤其在中國崛起的刺激之下,成為主導的民主思維。

但是民主也有它自己的生命,這二十幾年來,民主在台灣社會慢慢生了根,逐漸成為新生
台灣人的「生活方式」。


三、「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民主生活方式:

當一個政體逐漸成為成員的生活方式,成員們自然會為自己的生活方式感到驕傲,因為生
活方式逐漸形塑了他們的第一序尊嚴和價值的來源。

也許台灣人民無法為了辯護民主,提出深刻的第二序理由,但是「一人一票,票票等值」,
已經逐漸生根成為民主化後的第一序生活方式。

「一人一票,票票等值」這個簡單信念具有極大的爆炸性。

每個人不論智愚賢劣貴賤善惡,都值得,都有權利,對政治有一樣充分的影響力和控制力。

—這個簡單信念違背了漢語中文世界千年來所有知識份子深到骨髓裡的政治菁英主義。

你可以觀察到幾乎所有中國近代知識份子、台灣、香港多數思想學者,總是對自由主義、
憲政主義、和「憲政、菁英、傳統」三合ㄧ的共和主義特別有興趣,對民主卻總是興趣缺
缺。對他們來說,民主是不得已、沒辦法避免的必要之惡,沒有太多積極價值。

政治菁英主義是漢語中文世界的政治癌。即便現在台灣學界和社運界高度肯定的審議式民
主,也不斷強調提昇「深度理性和中立討論」的必要性。它的另一面代價是隱性、不正式
地,貶抑了還沒有經過「深度理性和中立討論」的選民的一人一票的價值。

「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政治控制力平等主義,比「人民當家作主」的政治機會平等主
義更深刻的肯定了平等的人性尊嚴。

它和「開明威權」幾乎完全不相容。開明威權的本質是,儘管統治者開明統治,帶給人民
生活福祉,但是最後控制權總是在統治者手上,沒有政治權力可以阻止他單方面隨時犧牲
某個人或群體的生活福祉。「票票等值」要求最後的控制權平等地在每個人手上,沒有任
何一個人可以被犧牲。


四、「一個人都不能犧牲」的民主情感—自由民主的真正落實:

如果「票票等值」只停留在人們的直接信念,人們無法給予好的第二序辯護理由,沒有深
化的情感,民主即使已經是一種生活方式,還是有可能在巨大刺激和競爭下被放棄。

中共和國民黨肯定的開明威權主義,配合著「民主工具化」的思維,很可能終究會讓台灣
的民主萎縮。

幸運地,這幾年發生的幾件事情,深化了台灣人選擇「票票等值」民主生活方式的理由。

洪仲丘事件反映了一種民主集體意識和情感的形成和確認。

沒有民主的體制,每個人的生命和日常都可能隨時被莫名犧牲。再加上,民主同情心被洪
家人和媒體正確地啟動,「票票等值」從每個人生命都利害攸關的熟慮自利主義,進一步
發展成「一個人都不能被任意犧牲」、「任何人被犧牲都等於我的親人被犧牲」的民主同
胞情感。「票票等值」的生活方式找到了人們可以意識到的深刻的平等和情感基礎。

太陽花運動不是源於年輕人熟慮的自利主義,擔心自己的利益前途。最熟慮、也擔憂個人
前途的中老年人不會如此集體冒險。國民黨的黑箱決策挑釁了人人平等控制政治的「票票
等值」理想主義信念,不經過充分等值的民主決定就犧牲了某些經濟部門的生存和家計。

中共因為掌握最後控制權,可以帶給你生活福祉,也可以恣意干擾香港人的生活方式、恣
意取消某些香港個人的自由,香港人幾乎沒有集體抵抗的縛雞之力。一再印證了,民主的
意義在於政治最後控制權必須平等在每個人手上。「一個人都不能犧牲、任何人被犧牲等
於我的親人被犧牲」是最重要的民主平等主義情感。

以上是我觀察到的這次選舉前台灣民主的「質」的變遷。

人民不可能不在意:食安、交通、治安、工作機會、脫離貧困、居住、醫療、育嬰、孩子
的環境、教育、公共建設、公園休閒等的施政成果,讓我們把這些價值叫做「對人身為人
的影響」(human consequences)。

Human consequences 似乎不是民主特別的強項。尤其在當代複雜和高度依賴的社會,
上述這些 human consequences 極難治理。人們一定會持續期待像柯P這種小蔣粉絲的強人,
一定會給中共(如果作得好的話)一定的掌聲。這是「民主工具化」的思維。

台灣下一步的民主,必需要站在已經發生的質變上,和「民主工具化」的開明威權思維,
持續搶回這些 human consequences 的民主意涵。我們也還需要將民主平等尊嚴和情感,
延伸到公共不喜歡看到的角落,病人、犯人、身心障礙者、工作場域等等。我們也需要持續
的解殖台灣各種社會關係中的主奴思維。

人民都想要自由,但很少真正知道自由是什麼,如果知道了,多半會選擇連夜逃走。

如果我們真正了解民主,民主很難愛。民主對我們的要求很苛刻,民主要求我們對討厭的人、
想要忽視的人、我以為和我無關的人,要產生民主同胞情感,要聽他們各種尖銳的批評和控訴
要和他們一起合作從事困難的共同民主事業,甚至要被他們統治。


民主的本質是艱難的。當我們把民主當作生活方式,我們很容易忘記民主的艱難,一旦忘記民主
的艱難,其實民主真正的價值就失落了。台灣人民不斷面臨過去和現在的威權體制競爭,一再被
提醒民主的艱難,正因為這樣,我們也不斷試驗出民主未知的價值。

2016的台灣選舉,它的驚人熱情背後累積了這個島嶼短短二十幾年無數的民主考驗和體驗,讓
我們好好珍惜它。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chiamingchen/posts/10153543680573124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