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out-384083_1280.jpg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en/burnout-exhausted-alone-loneliness-384083/

文/TK

 

大約十年前,Bryan Caplan 寫的《理性選民的神話:我們為什麼選出笨蛋?民主的悖論

與瘋狂》 (The Myth of the Rational Voter: Why Democracies Choose Bad Policies) 問世。

 

2014年,我在英國讀碩士的閒暇時間,曾經在圖書館找到它,細讀完,覺得很有趣。

 

簡言之,最初人類發明民主這種制度,是為了防止獨裁者制定糟糕的政策。而事實證明,

民主確實有效防止了獨裁,但卻沒有讓人類避免糟糕的政策。

 

作者更銳利地進一步剖析,因為選民是無知的,大多數的人不願意花時間(或是沒有時間)

去瞭解複雜的政策,並且他們身上存在著系統、架構性的偏見,根深蒂固。當民主制度讓

這群沒有耐心,卻握有權力(選票)的人,決定國家未來,卻又冀望他們靜下心,理性分

析,這未免太強人所難。而這種不喜研究,又特別熱愛在街坊隨意聽聽小故事的個性,只

要高明一點的政客就知道如何善加利用。

 

這本書的作者是美國人,主要批判、反思的對象也是美國社會。我卻覺得是一本值得美國

以外的讀者也來翻看看的書。裡面舉的許多實例,我到現在看到一些現象分析的時候,腦

中還是會自動彈跳出複習小視窗。

 

--

 

上個月的 The Atlantic,我特別喜歡的文章,正好也在討論美國總統這個角色。

 

若說二戰結束後,算是確立美國霸權的起點,從那時到現在,這片土地共產生14位總統,

正好民主、共和兩個大黨各佔一半。他們每一個幾乎都是意氣風發地上台,最後卸任的時

候黯然收場。奇怪的是,幾乎每一任都是複製這樣的模式。很少出現例外。

 

本文的作者 John Dickerson 認為,當一個現象反覆出現,那麼它背後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情。他用很完整的篇幅,探討美國總統這個角色,我覺得特別有意思。注意,他說的不只

是現任的川普(雖然我知道現在很多國外媒體一天不講川普,心就犯癢XD)。

Dickerson 研究的是歷任所有坐上這個位子的人,他們遇到的真實處境。

 

為了讓讀者最後看到一點希望,文章最後在談的是「管理」這件事,看他們是否自身可以

有點收獲。

 

文章中,引用了艾森豪總統曾經說的話:「領導力不該是帶來驚喜,傻瓜都可以讓你感到

驚喜,那不過是嘩眾取寵而已,並不是領導力。我認為的領導力,是說服、是調和、是教

育,也是耐心。它需要長時間、緩慢的過程才能看出成效,這是件苦差事。這是我唯一知

道的、信仰的和遵循的,關於領導力的信條。」

 

曾經擔任過小布希總統的前幕僚長 Joshua Bolten 這麼說過:覺得自己身為總統,一切就

該盡在掌握,這根本是一種幻覺。

 

前總統胡佛談到,這個角色四面八方襲來的各種壓力與角色轉換。

 

選民同時期待你是一位判斷出色的醫生、一位心思纖細的工程師、一位行事果斷的將軍,

面對複雜的政治,又希望你是一位普通人。

 

當你要在黨內、國內、國際間,同時具備牧師、領袖、外交家這些身份的特質,試問,有

幾個人做得到?

 

我更好奇的是,真的做得到的人,他想當總統嗎?

 

這或許是我內心最大的疑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ghome 的頭像
twghome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