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_-_0924_-_Dalai.jpg

 

(圖片來源:AsiaNews)

 

文/TK

 

 

近期蔡英文數次正面回應習近平,並且預備了相簿

 

順手點開相簿,一路看到最後,意外發現有藏文版,也看見好久不見的圖博國旗(Tibet,慣稱西藏,其實圖博是更精確的名字)。想起幾年前讀到林照真寫的《最後的達賴喇嘛》裡面的幾段話。

 

實在是,突然鋒利的回憶。


 
那時,林照真訪問了《西藏通訊》的主編達瓦才仁。
 
達瓦才仁說:「就算共產黨是叛亂集團,也代表人民,國民黨政府還是可說是被人民趕出來的。但流亡政府從來不是被西藏人民趕出來的,而是被外族趕出來的,藏人從來就沒有表現過對達賴喇嘛政府的唾棄或不滿。
 
……新疆人一直想成立流亡政府,但就是無法成立,新疆流亡國外的有百萬人,他們又都是穆斯林,信仰相同的阿拉伯國家是很富裕的,他們本來應該更有作為,但卻形同散沙,藏人就是因為有個達賴喇嘛,就是因為有這種信仰,大家才聚在一起。」
 
在傷痛中,圖博社會的異議人士拉桑才仁省思後,在本書中,也娓娓道來這個民族的深刻懺悔:
 
「……政治是入世的,是治理世俗的問題,宗教的目標是追求來世,要從世俗中解脫出來,政教的動機完全不同。西藏一直活在政教合一的小小天地中,當中共侵略西藏時,世界已經進入二十世紀,但西藏還停留在十七世紀的狀態中,不管會不會有侵略,西藏政府一定要可以保護自己、扼止侵略,但它之所以沒有做到這些,就是因為政教合一,不重視俗世。」
 
達賴喇嘛流亡近60年,從中共入藏以來,圖博種種慘劇以及十餘萬藏人的流亡哀歌,足夠他擺出一副悲情動人的模樣,但在林照真與他接觸的過程,卻從來沒有這般感受。
 
從屋裡到屋外,都可以聽到達賴爽朗的笑聲。
 
而讀者反而能夠聽得到那些沒有說出口的聲音。
 
身為一個政教合一的領袖,達賴喇嘛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圖博實現民主的最大阻力,因此他一步步放棄他的權力,讓圖博人實際享受民主的果實。不需要人們流血抗爭,他賜給人民民主。
 
「如果人民不需要,我可以是最後一個達賴喇嘛。」
 
這句話達賴說了近半個世紀。
 
他甚至已經設想得很清楚,最好的方式,是直接宣佈不再輪迴轉世。這樣中共便無法扶植任何人來鞏固圖博來實踐他們自己想要發展的方向。
 
只是如今,乘願而來,何時才能如願歸去?
 
我沒學過藏文,此生也尚未去過圖博。只是不知為何,每次看到圖博國旗還是難掩深切的悲痛。
 
對鏡圖博,臺灣人在鏡子中,會看見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ghome 的頭像
twghome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