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灣  

【那些關於排灣族的美麗生命故事 - 5】

《百萬(Paiwan)女子有話要說——關於貿易的一些些 》
 
作者/Lavlav Cavale 高蘇珊
來自北大武山下、坐落於瓦魯斯溪旁的大後(tjuwaqau)部落。

--
 
「當一首首流行歌曲透過『投幣 live 』反覆播送在部落的小巷間
當繽紛的六排八排五顏六色琉璃珠爭奇鬥艷似的被掛在脖子上
當一件件改良的排灣族服飾透過電腦繡在高效率、高效能、低工時的情況被展現
當金錢數的多寡成為排灣族女子結婚的價值及飯後的茶餘話題
當鷹羽的氾濫淹沒在眾人之間成為部落紛爭的緣起

 
我忘了
互相答唱迴盪在山谷的聲音
我忘了
有著土地色的土珠帶有承襲的貴重意義
我忘了
傳統服飾上的圖騰是長者一針一線繡上的期望
我忘了
Uwanaiyui 傳唱的是女子結婚時的獨特意義
我忘了
獨貴的三隻鷹羽聳立在舞圈內代表的是部落的生活中心
 
那些關於數字的生活
那些關於金錢的生活
那些關於貿易的生活
那些關於文明的生活
 
我怎樣也學不會
因為我的 vuvu、ina、ama 都沒有教我
難怪
我數學不好
難怪
我沒有競爭力
難怪
我沒辦法和世界接軌」                -Lavlav
 
--

◎全球化的全面進攻

在「全球化」的世界觀中,為了讓世界整體一齊發展、與世界接軌,在經濟貿易、
政治等的情況下,國與國互相依賴而存在,形成「地球村」的概念,生活中開始充
斥著無數擁戴更科技、更文明、更方便、更快速、更專業、更美好生活想像的各式
各樣資訊。速食的方便性與快速性,賺取的是時間;衣著上的品牌追求,賺取的是
走在尖端時尚感;豪宅的華麗裝潢,賺取的是更舒適更美好的生活;快速道路、高
速鐵路的普及興建,賺取的是時間及方便;貴族雙語學校、第二、第三外語的學習,
賺取的是躍上世界的跳板;休閒娛樂的多樣化選項,賺取的是頻繁生活中的小確幸。
 
當我們追求快速、方便的食物時,那些經過快速油炸、施打抗生素的雞群、那些在
揠苗助長之下改良的基因作物、那些大型機具為了大量再產破壞土壤原始的滋養,
除了讓我們慢慢失去健康,也讓我們失去了不斷地透過科技再研發一年四季都可以
不停耕種的土地,荒蕪休耕期無限延長,農民的生存權也在一間又一間林立的速食
店中被奪取;當我們追求衣著上的時尚感,為了可以跟進潮流,不停剝削原著料的
第三世界國家,壓低工人價格,無限制的取用自然資源,甚至崇尚以稀為貴的皮草
大衣,我們失去的是大自然恆久的定律,日復一日的全球暖化成了最好的寫照;當
我們渴望富麗堂皇的豪宅建築成為身心靈停留的歇息處時,我們失去的是一座座被
掏空的礦山,也失去了整體經濟的平衡,任憑房產大戶炒房價,每月 22K 的新鮮社
會人必須在不吃不喝 12 年才能買到人生「成功」的選項之一;當我們透過各式各
樣便利的方式可以到達偏鄉小鎮時,我們失去的何止是自然資源的破壞,更是扼殺
了無數都更案之下人民的心;當我們在教育上崇拜 「菁英教育政策」、迷茫在學習
「地球共通語言」時,我們失去的是台灣多元文化的精彩,把每個不同的個體捏塑
成一模一樣的陶甕,燒得不成功的個體成為失敗品,被排除在教育機制之下,不得
登上成功的山頭;當我們在週末假期安排滿滿的行程遊玩、觀光、運動時間,我們
可能失去的是工作的基本權益,在「難得」的假期,排滿「額外」的行程來讓自己
舒解壓力,卻不知道政府無形中痲痹及規範了人們對於「勤奮工作與休閒娛樂」的
自主性,並且,讓人們產生「政府體恤人民辛勞」的錯覺,人民甚至擁戴政府所賞
賜的小確幸。讓我們繼續沈浸在「休假,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的價值觀中。

這些掙來的、賺取得來的東西如此的絢麗動人,讓我們迷惘地只專注在利大於弊的
想像中,卻不知道遺失的可能卻更多。
 

◎百萬新娘的悲哀

在排灣族的社會中,婚禮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我們可以從一場婚禮看到排灣族的
社會制度、核心人物、階級權貴制度、權力結構等,特別是部落中的頭目貴族結婚
時,更是可以剖析一個部落的基本社會組成,細緻到可從衣著裝扮看出端倪,也可
以從婚禮的程序制度感受到排灣族對於傳統文化的堅持。排灣族的族人在進入婚姻
「前夕」,必須有「前戲」依序為 isudju(意為:交朋友)、ivala(意為:拜訪),
前者為粗淺的認識,透過細數族譜認識雙方家族,後者為正式攜帶物品 pa’aljai(意
為:討好、送)女方家人,而在傳統的 ivala 制度下,會因著女方的貴族位階大小,
男方所攜帶的物品也會有所不同,大部份皆是傳統的排灣族社會中會用到的物品,
例如鷹羽、豬大腿、豬脖子、小米糕、陶甕、大鍋子、檳榔等。雙方在「多次商量」
的情況之下,直到彼此都達成共識才得以結婚,獲得眾人的祝福。
 
近年來,在我的生活圈中,出現了「paiwan 新娘等同於百萬新娘」的說法,使得許
多排灣族女子在進入 ivala 的階段前,遭受到此說法的影響,以至於感情夭折無法進
入婚姻。身為排灣族的我,也經常被問到「妳的聘金應該要百萬起跳吧?」讓我不得
不在此澄清排灣族的婚姻制度是如何受到「自由貿易」的摧殘和破壞。
 
在過去的排灣族傳統文化中,除了貴族頭目階級為女子結婚的價值判定,但 現今的
排灣族社會中,高學歷、高社經地位、家世顯赫、清新美好形象等,成了現代排灣
族女子結婚時的標準價值判定,更成了排灣族女子結婚時的最佳籌碼。當新人進入
ivala 階段時,常在「商量」聘金時,搞得雙方不歡而散,也將排灣族女子等同百萬
新娘的消息名聲遠播。現今,當男方在 pa’aljai 女方時,不再以傳統排灣族文化中的
「必需品」視為攜帶物品之一,若雙方無法達成協商時,男方便會在攜帶的物品上
押上「紅包」,紅包內包著幾千元來「取代/代替」傳統的必需品及男方的「心意」。
聽起來,在婚姻協商的過程中,女子是非常有價值的,可是為什麼確是要用這些主
流的、非排灣族傳統的價值觀來判定女子的價值呢?除此之外,排灣族女性在婚姻
協商的過程中,多次的公開被檢視自己的言行舉止是不是符合「價值」更是剝削及
消費排灣族女性,無疑地,這和自由貿易與全球化之間有著很深的關係。

 
◎部落戰區,淪陷中

透過不斷的複製、再創造,看似帶給族人新的視野新的看見及新的創意展現,卻無
意間摧毀排灣族傳統既有的核心制度。傳統服飾不再是長輩一針一線的縫上家族獨
有的圖騰配上傳承給下一代的期望,而是一件件雷同的圖騰透過電腦繡,快速的被
製造被生產;在傳統的舞圈中,三隻鷹羽高高的聳立代表的是部落的精神指標,維
繫了排灣族部落的傳統精神,在科技的發達下,珍貴稀有地鷹羽被大量的人工製造
及量販,成了家家戶戶用錢便可買到的「基本配件」,不再是部落最高的領袖才配
得擁有的象徵;而過去與音樂、歌謠息息相關的生活步調,也在一間間卡拉 OK 的
開設之下漸漸走了調,傳唱的不再是生活中的大小事,而是流行歌曲中的男歡女愛。
這樣不斷地大量複製、再生產讓獨特具有意義的文化及物件成了新管理主義強調
「經濟、效率、效能」的企業價值中最好的示範。
 
部落的自主營運計劃扶植了許多部落的微型產業,除了將部落的主體性突顯出來,
更是使部落的族人重新認識部落結合文化的獨特性發展出一套擁有主體性的產業計
劃,甚至有許多部落不需要靠政府的補助款項,便可以自行營運得有聲有色。從具
有部落特色的深度旅遊導覽到結合在地特色銷售的農產品、文化創意商品以及培力
部落在地人才創建部落的集體共識等,這些都是難以用經濟、效率、 效能評估的正
面價值,卻也是許多大型企業、財團一一想用功利個人主義來征服的山頭。
 
政府打著「讓世界認識特殊獨有文化」的招牌,買通部落的微型經濟,將獨特的農
產品、文化創意商品大量的繁殖及製造,透過大型機械用具,透過職訓課程,透過
補助的農作方案,大量的鼓勵部落居民量產再量產,限制居民只能種植某種作物以
達到補助條件,忽略部落自主性,也讓初生的部落微型產業在尚未成熟時,就必須
面對開放市場競爭的難題,政府儼然成為服貿的代言人,在服貿爭議尚未在各個鄉
鎮部落公開討論時,先行施打了預防針。

 
◎你該反的是什麼?

在這次的反對《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運動中,激起眾人憤慨的主要的原因是
國族意識,若非中國,也許不會有這麼大的反對聲浪。試問,對於台灣的原住民族
來說,中華民族的國族意識之爭,到底關原住民什麼事?之於台灣,原住民族只是
歷史課本中的其中一個小段落、佔台灣2%非關鍵少數的「弱勢族群」; 之於中國,
台灣原住民只是被納入在少數民族中的一個高山族。跳脫國族意識的層面,反服貿
運動到底關原住民什麼事?
 
我們該思考的是,在現代的社會中,貿易無所不在;在排灣族的社會中,金錢買得
到所有東西,那我們更應該是要跨越政治與經濟面向,思考自由貿易背後的新自由主
義、新管理主義如何侵蝕和影響我們的生活。只專注在經濟發展、讓少數人獲取利益
的自由貿易,只會讓財團無限的擴張,侵害人民的利益,而被政府視為「弱勢族群」
的台灣原住民,僅有 0.19%的雇主比例,在大資本侵害前,早已被排除在貿易的遊戲
規則外且被並列在低經濟指標的群體中,沒有資格取得這場遊戲的入場券。不難想像,
帶著帝國主義思想「統治」原住民族並奉資本主義為圭臬的政府,會如何打造出一個
資產階級對立、族群內部鬥爭的台灣。
 
Paiwan 人們,知道你們該反的是什麼了嗎?
 

--

※附註:

Paiwan:意指排灣族人,或有 kacalisiyang 的說法,意為住在斜坡上的人、排灣族人。

投幣 live:此處指的是投幣式卡拉 OK,後面加上英文的 live 意思為現場演唱。投幣式
的卡拉 OK 在原鄉部落已經非常普及化,演變成部落聚集的地點。

Uwanaiyui:排灣族古謠歌曲,經常在婚禮上傳唱,歌詞大意為我們聚在一起慶祝這個
婚禮,這個女子來自某某家族,她過去曾經有多少家族的男子來認識她,她是非常有價
值的。但此曲目會因家族、地域的不同,內容也會不同。

Vuvu 意為祖父母輩份以上之稱謂;ina 意為母親輩份的稱謂;ama 意為父親輩份的稱謂。

Lavlav:筆者排灣族傳統姓名。
 
--

【徵文活動-那些關於排灣族的美麗生命故事】讓我們互相學習吧!

http://0rz.tw/7NQeY

 

--

歡迎追蹤原住民青年陣線:
https://www.facebook.com/IndigenousYouthFront?pnref=story

圖、本文來源:http://tinyurl.com/legrnmj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ghome 的頭像
twghome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