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y_Immigratio_3259965b  

(圖片來源:http://goo.gl/CwNYbo

文/Dscher-Han Huang


在德國西南部生活了快八年,往返於查甫厝(Mannheim)和荒山(Heidelberg)這
兩座城市,別的地方不敢說,但對這裡公共運輸的乘客文化可說是略懂。

一言以蔽之,就叫「不演內心戲」而已。


把背包放在身旁空位,這種佔位的行為大抵上人人都做,基本上不會被當作道德敗壞
的反社會人格遭受白眼。若有人想坐,點個頭示意、用手指著座位,或問:「這有人
坐嗎?」佔位的人就拿開背包說請坐,彼此理所當然,不傷感情,當然也不必被問候
從小的家庭教育,有時候還會被禮貌性地道謝。

想坐的人就說出來,不玩怨念內心戲這套、也不流行去檢討人家爸媽。佔位的人也當
然不會是白目惡霸,你沒需要,他就繼續擺東西,你真想坐,他當然客氣讓位。

剛來時我不敢這樣佔位,只敢乖乖抱著大包小包誠惶誠恐正襟危坐在自己的一方座位
上,不敢越界,深恐給人一種侵犯尚未上車之乘客的神聖不可侵犯之固有座位的反社
會印象。誠意正心地生活了一陣子才脫然貫通,別人的內心戲什麼的,都是,假的!
於是才能漸漸面對宅、處理宅、接受宅、最後放下宅,讓包包去坐座位。

不過,有時見車上乘客漸多,故鄉仙島教導我的「羞恥之心人皆有之」還是熱情發作,
主動收回包包,透過謙和禮讓的美德為泰國爭光——只是道德美麗的人生畢竟不會盡
如人意,收了包包後,常枯等一陣結果居然沒人過來坐。這時候,人文素養就有用了,
你就要古典地優雅著,開始進行哲學思辨、心靈探索,去沈思把包包繼續壓在大腿上
的意義問題、或是把它再放回去隔壁座位之如何可能的奠基問題。

然後其他乘客依然不會注意到你那在仙島所修練出來之深刻人文關懷的內心戲。他們
依舊上上下下,自顧自站著坐著聊著滑著手機,連看都不看你,更不用說會跟你一起
玩羞恥心Go的連線內心遊戲。套用流行的解釋,這叫:追求競爭力,不沈溺於虛擬
世界。

不必沈溺於虛擬世界、不必發動日向一族的白眼,依然還是能實踐不佔用身障、老人、
孕婦優先座的原則。所謂不佔用是指,能坐時當然就坐,看到有需要的人上車,則主
動讓位。或是有需要者主動告知佔位者,請他讓位。這與人格、道德、教養、羞恥、
反社會無關,就只是讓位而已。被要求讓位的人不覺羞恥,要求讓位的人也不必氣憤。
一讓一坐之間,通常就自然發生了,不引人注目。

這樣才是所謂「讓位」的活動。不是從一上車就開始讓在心裡的。

當然,不符合優先資格者去坐優先座,雖然不會被捲入周遭眾人強大的內心戲結界裡,
畢竟不能完全放鬆。能不坐,大家還是不會刻意去坐的。

至於坐一般座位,遇到身障、老人、孕婦的情況,則需要分開來談。身障者和孕婦在
原則上,一上車就能取得靠門邊的優先座,因此在一般座位上,通常只需考慮老人的
情況。

對明顯行動不便的老人,乘客一般都會主動讓座。要是這裡的乘客沒讓,一旁的乘客
也會讓,沒什麼好爭執的。以我8年在這邊的經驗與之前10年在仙島天龍國的經驗對
照,情況大致是差不多的。

和仙島最大的差異在於,面對站得穩走得直的老人的情況。在這裡,只是因為人長得
老就被讓位的情況是比較少見的。一般而言,坐著的人沒有讓座的義務,也因此沒有
裝睡的必要(在這裡的大眾運輸工具上,通常是沒人閉眼假寐的,這樣做反而顯眼)。
如果你熱情地硬是要讓位於這樣的老人,氣氛通常會介於良好和尷尬之間。因為人家
就是不想坐,若真想坐的話,他有嘴巴能開口,會問你。

我有一位台灣老友,就曾這樣主動讓位給一位老太太。老太太驚喜之餘,說什麼也要
塞給他2歐元。這是從原本尷尬最後逆轉回超正向的特例(在某意義下或許是更尷尬
的)。

因此,還是一句話:「不演內心戲」——想坐就會講。

不演內心戲,就比較不會得內傷,乃至於吞忍轉生氣,最後覺醒成正義魔人。沒有正義
魔人的揭發,也就比較少看到道德家教敗壞的反社會份子了。

當然,雖然具備不沈溺於虛擬內心世界的競爭力,但落漆的例子還是屢見不鮮的——
只是,這裡乘客文化中的衝突,所反映的是另一種樣貌。

偶爾有不遵守這套共識規則的憤慨老年,在一般座位區,理直氣壯要人讓位還碎碎唸。
有人的反應是不囉唆直接讓位走人,我也看過有人就拒絕讓位然後開始吵嘴的。

有次在車上來了一群高聲聊天的老年人,先是走到我的坐位前(在一般座位區),要我
隔壁的年輕人起身讓座。年輕人跟他們爭執了幾句,然後負氣起身走了。其中一位老婦
坐下,又要求我挪動一下,說是想要大一點空間。我直接站起來離開,起身時,一旁乘
客搖頭並用表情向我示意:「你沒必要讓她啊!」我微笑聳肩,剛好也要下車了,便轉
身離開。

這種時候,還真的是會痛恨仙島的文明教養。

我隱約有種感覺:在這裡,社會通則比較是屬於眾人的,是眾人面對和處理各種任性的
突發情況的依據;而在仙島,社會通則卻經常扮演一個神經質的訓導主任,它往往正是
大家所要面對和處理的那個任性。

不過,不依靠內心戲的AT力場作為通則、維持乘車秩序,也是有副作用的。那就是大家
隨地生猛PK、隨時直球對決。

有次輕軌車上人擠,一個阿伯提了兩大袋東西怒擠上車後,站定門口,就當起守門員了。
隨後一位太太從對街趕來上車,被阿伯直接兩手一推,霸氣推出車外:「妳坐下一班啦!」
太太大怒,硬是扳開阿伯防線,扭擠上車後,和阿伯沿路互罵,全車乘客都噤聲假裝沒
聽見。車子停靠下一站時,阿伯怒氣沖沖開門下車,走到前面駕駛窗旁,拍窗大吼司機,
要司機來主持公道。結果司機頭也不回,文風不動,優雅地趁此天賜良機,把車門關了,
立刻發車開走,留下阿伯在後面追車。頓時車上爆笑炸開,人人鼓掌叫好,列車歡樂向
前行。

這裡的司機都是有練過的。各停靠站時刻一到,車門一鎖,該發車就發車,絕不等人,
也不管有沒有人剛好趕到車門前差一秒上不了車。這些趕不上的乘客明明清楚遊戲規則,
還是常怒拍車門、當街大罵。司機的對盧抗性都有點滿,沒在給你人情殺必死的。

尖峰時刻車上人擠,乘客們經常佔住門口,車門無法關上,也不能發車。遇上不少次,
司機直接廣播開罵。有一次更開酸:「關不了門就不能開車,車子就停在這裡停到明天
好了。你們不急,我無所謂啊,我多的是時間。」

這種不畏奧客的服務精神,當然也會被威脅要投訴。有一次,坐我斜對面的大叔與一旁
乘客攀談,越聊越開心。結果後面查票員來了,他一愣,就低頭裝睡了(所以前面有講,
在這裡,車上睡覺是很不尋常滴)。查票員來到他面前,但裝睡的人叫不醒,查票員無
奈地伸手到大叔眼前,揮手叫喚。大叔逮到機會,突然睜眼暴起,大吼:「這是侮辱!
侮辱!我要投訴你!」結果兩人沿路爭吵,忘了驗票的事,還罵走了查票員,然後大叔
在下一站就下車塊陶了。

有這種潑皮無賴,當然也有各種大開無雙技的。有怒推一波的、也有用手刀切開人海斷
開鎖鍊的,中招者也不會總是乖乖吞忍,偶爾還是能看到兇狠反擊的場面。

還有一次,車上悶熱,司機沒開空調,坐在駕駛座後的少年仔對一旁乘客高聲抱怨。司
機受不了,怒開冷氣,少年仔一時愣住,只能閉嘴。結果他下車後吞忍不下這在氣勢上
敗戰的恥辱,在街上對著司機大聲挑釁,司機高舉雙手回敬,繼續開車。

車上偶遇白目,以屁孩族群為大宗。有次在電車上,一群放學的屁孩撕衛生紙捏成小球,
先塞到鼻孔沾鼻涕,然後彼此噴射槍戰,噴得四處都是。眾乘客隱忍不語,忽有一歐巴
桑拔山倒樹而來,厲斥屁孩。也不管人家爸媽還在家等,就在下一站直接命令屁孩們在
荒郊滾下車了。這車可是半小時才一班嘿。

與這些生龍活虎的場面相比,絕大多數的日常當然是安寧的。不過安寧不等於安靜。陌
生乘客彼此攀談、嬰兒哭、小狗叫(狗坐車要買孩童票),也有很多Smombies、或是
旁若無人大聲講電話、無視禁止飲食規定吃漢堡的人。平時大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懶
得當正義魔人,遇到太誇張的情況,就彼此正常能量釋放來料理料理一下,好像也很少
聽說會搞到FB瘋傳或上新聞重要版面,變成全民各自舉起折凳來檢討教育之案例的。

感覺上,這裡比較像是一個社會、而不是一個教室的縮影。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dscherhan.huang/posts/10205363534008346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