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貴婦奈奈


你記不記得第一次跟你老爸老媽家庭大戰是為了什麼人生大事?
那件事情竟然大到讓你們決定發動全身器官和細胞就戰鬥位置,
聲嘶力竭地轟炸彼此,而且還從不嫌累不心痛,不只發動過一次。

我不記得那些所謂的「人生大事」們的順序和細節,也不記得那
「重要的第一次」,但我牢牢記得最嚴重的那幾次。

曾經,發生過好幾件事,我以為可能被置於死地,最後都沒事。


那年,國小一年級的某一次考試,我把考卷上的選擇題當是非題
來寫,人家寫數字我畫OX,現在想來十分智障,你說,有可能把
選擇題的題目整句念完答案是O或X可以解決的嗎?當然考零分回
家,但是完全沒有被罵,可能爸媽也擔心如果真的是智障,也不
是罵一罵就能改善的狀況。還有國中一年級的時候,偷騎爸爸的
機車,結果因為太緊張直接爆衝電線桿,龍頭撞歪得修理三千
塊,回家報備後也沒有被罵。在那個一碗湯麵只要十塊的時代,
三千塊幾乎等於現在的一萬塊啊~我想爸媽一定也認為只要不是
我的頭歪掉,一切都是小事。

有些,在我評估之下認為那只是不足掛齒的芝麻綠豆,在爸媽的
眼中卻嚴重得跟我拼命。

例如,國二的時候我迷上冰宮溜冰,偽運動、真聯誼,不過跟現
在的夜店比起來,冰宮真的清純得可以。有一次我玩樂到晚上十
一點才回家,迎接我的是一盞燈也沒有的死寂,躡手躡腳走過爸
媽沒關的房門,被爸爸震耳的斥責聲叫住,要我進門罰跪(其實
爸爸也沒叫得多大聲,畢竟大半夜了,但你知道,死寂配上心
虛,有多嚇人一跳;而且爸媽明明氣到睡不著,也沒因此就起
身,只是躺在床上發號施令),理由是:『一個女孩半夜在外遊
蕩還忘記回家的時間,非常沒家教。』因為沒家教,所以一定要
搬出家規好好指教。

我跪在床尾,爸媽依然躺在床上睡覺,跪了半小時,我已經失去
我的雙腳,想悄悄順勢爬走,聽,爸都打呼了,哪有不偷跑的道
理。結果發現他們只是裝睡,發現我有動靜又罵了我幾句才放我
回去。

另一次是台中行,謊稱只有姊妹,結果回家太興奮說溜嘴,不小
心透露台中之行有男人與會,明明真的還有姊妹,而且過程保證
清純,但媽媽還是認為這是一個很死相又沒家教的「私奔」行
為,狠狠教訓我一頓,這次沒罰跪,倒是發飆剪破我最愛的一件
短褲,為了表示剪破短褲對我來說一點也無所謂,自己又在媽媽
面前加剪一刀,表示我不是被嚇大的。但剪完褲子,我馬上又去
買了一件一模一樣的來粉飾創傷(幸好百貨公司打五折),明明
我的骨子裡很在乎那條褲子,但在那樣的情況下,面子一定贏過
褲子。

就這樣,相同的模式滾了幾年都沒變,一直到我進了大學念了心
理學,不得不整理我的家庭經驗才有機會去回溯,才懂得整理過
去那些經驗對我的影響。

歸納了記憶中那些吵架的事件後,我發現了憤怒的秘密。

在我評估裡算嚴重的事,對爸媽來說都沒什麼,但對我來說只是
很一般的普通行為,在爸媽眼裡卻是罪大惡極。憤怒很主觀,絕
不是表面的事件本身,而是對方心中在乎的那一點。

如果你在乎對方的感受,就得尊重對方生氣的理由,而不是堅持
自己在這件事中沒有錯,更不能指責對方不應該生氣,最重要的
是,聽聽他們如此憤怒的真心話。

在我當了諮商心理師後,有更多機會跟很多父母深談,慢慢明白
父母憤怒之下其實藏了好深好深的真心話。

他們最常罵孩子:『你為什麼天天跟朋友廝混到那麼晚,你每天
跟狐群狗黨在一起幹什麼,會對你的人生有幫助嗎?』

但這句話往往引來反抗的頂嘴:『為什麼我不能跟朋友玩,他們
了解我,他們講義氣,他們為了我…』

父母們聽了總是更火大:『你要是敢玩太晚,就不要給我回來。』
於是脾氣跟爸媽一樣硬的孩子真的不回來了。爸媽親手把孩子推
走,卻又不願意承認,把錯單向地怪在孩子頭上,認為孩子一定
是被朋友帶壞,然後一個人在家關起門來孤單地生氣。

如果你只看見『表面』的吵架,你就只會聽見『表面』的聲音。

事實上強悍的包裝下,最底層的真心話是:『我希望你們可以回來
陪我,我也不想把你們軟禁在家或看你關在房門裡,我希望我們可
以回到小時候那樣一起出遊。』

所有憤怒的真相都來自被忽視的傷口,那藏在內心最原始的渴望
被愛沒有被滿足,每個人都是,父母也是,並不會因為年紀變大
就不再需要被疼愛、被重視,但他們不願意讓孩子看見他們這麼
脆弱、這麼想被愛的那一面,因為那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他們
已經是大人,所以他們選擇當一個指責的強者來保護他們的尊嚴。

在那段跟父母吵得最頻繁的青春歲月,我們都不懂回溯吵架的歷
史背景以及那些憤怒後的心情,我們從沒注意憤怒發洩後,只得
到更多疲累和不信任的傷口,並沒有因為生氣而讓自己更舒坦、
更放鬆。

如果吵架是溝通,那大家得學習如何表達真心話:最核心脆弱的
那一種。

很多父母和孩子的吵架都不是溝通,只是指責和歸咎。他們試圖
找到一個該死的代罪羔羊去抱怨。所以我們得先學習分辨指責和
表達。

指責的句子裡頭包含好多『你你你』,對方的箭頭總是指著你,
你也會不干示弱的回了好幾句『你你你』,這樣下去不管大戰幾
回合,彼此都不會有交集,因為你們的對話完全沒有意義。

你們說的每一個句子裡頭都沒出現『我』,沒有出現任何『我』
的句子,就無法讓人了解心裡最真實的感覺。表達必須要以我開
頭。『其實我很沮喪…因為你…』『其實我很受傷…因為你…』

如果你懂得吵架的秘密,就可以從每一次吵架的對話中,明白對
方想表達的真心話。甚至,你也可以因為一開始就坦白自己的真
心話,而縮短兩個人吵架的時間,當真心話越來越多,吵架的機
會就會越來越少,因為當你聽了他的真心話,你就會心疼他的脆
弱。

我收過一封信,男生抱怨他女友很愛跟她吵架,問我要怎麼改掉
他女友愛生氣的毛病?

我一開始為他高興,想回信恭喜他你女友很在乎你。人家還願意
跟你生氣表示那人願意亮出紅燈告訴你她受傷了。只是她還沒學
會一個好的方式表達,如果你對她來說只是一個路人甲,垃圾
乙,死人丙,她才不會用全力漲紅臉告訴你:她很生氣。

他說女朋友在情人節前指定他訂飯店,還要玫瑰跟她配,男的心
裡想,這些加起來那麼貴,根本打定主意吃定我,要我破費,所
以故意跟她做對,假裝忘記,什麼都沒準備,女朋友氣得把準備
好要送他的卡片、照片通通撕得爛碎,女的丟下一句『分手!』
就頭也不回了離去,男的追在後面,路人都在偷看,實在有夠狼
狽。

女的說辛辛苦苦做好的卡片沒了都是他害的。男的說一年才一次
的情人節毀了都是她害的。

兩個人之所以吵架絕對是彼此的態度互動出來的結果,如果你要
爭論是誰先開始的,那就像爭辯蛋生雞、雞生蛋一樣無意義,若
還想為整個事件找出罪魁禍首更是一件非常愚蠢的行為,比吵架
本身還蠢。

如果她生氣,卻沒離開你,還願意犧牲她的肝跟你吵,表示她愛
你,她仍然希望透過某種方式讓你了解她,她不可能直接跟你說
出核心的感覺,因為如果她直接說出內心的OS,她會心碎得更崩
潰,萬一你接不住還笑她,那她該怎麼辦?所以她只會拐彎抹角
指責你,讓場面看起來比較像你不對,你才該受傷。

他們表面的對話是這樣的,但內心的真心話又是另一回事。

『你真的很賤。』(內心的OS:我等了這麼久,我好失望~)

『妳幹嘛都要我負責,妳只會閒閒等著人家來伺候妳。』
(內心的OS:我也希望有人這樣對我,我也需要有人疼啊!)

『你這種人別想跟我在一起。』(內心OS:你讓我心碎了。)

『妳公主病發作喔!』(內心OS:別這樣對我,我不想分手…)

『你給我滾。』(內心OS:千萬…千萬不要真的滾啊…)

『滾就滾,你就不要後悔。』(內心OS:你真的要我滾嗎…)

『我才不會後悔。』(內心OS:其實我說完就後悔了…)

『再見。』(內心OS:快留我,我就不走了。)

『再見。』(內心OS:快留我啊~)

轉頭後他們都認為自己愛錯了人,其實他們只是愛錯了方法。

如果你們都是這樣對話的話,請不要說你們在溝通,你們在指責,
要對方為整件事負責。必須記著表達『我』,這樣爭執才有意思,
才算真的溝通。當你說出以『我』為開頭的句子時,你一定會因為
撕開自己的傷口而痛得淚流滿面。

偶像劇最精彩的高潮總是男女主角吵架的橋段,因為編劇們厲害,
他們常常會在適當的時候,巧妙地把最核心的真心話趁著吵架的時
候才說出口,那等待已久的告白,總是在吵架的時候才爆發開來。
當男女主角們勇敢揭露自己的脆弱,坦白自己有多需要對方的時
候,總是可以勾起觀眾心底最深處的共鳴,一起落淚,因為那也是
他們最心底的聲音。

吵架是一種變相的討愛,如果你聽得見吵架背後的真心話,你就會
疼惜他受傷的聲音。學習表達真心話,就可以減少吵架的殺傷力,
有更簡單的方式示愛,就不要用這麼激烈的方式討愛。

男人疼女人就表現在吵架的時候,因為把妹靠技術,疼女人靠得是藝術。

 

--

來源:http://www.wretch.cc/blog/abig99/25080743&page=3

上面的文章摘自我的上一本書:
【我愛質男--貴婦奈奈的愛情進化論】
收錄於「這才是愛:家人教我們愛,愛讓我們變成家人」這一章。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ingen
  • 我是靖恩啦~借轉喔!感謝^^
  • 好的,請用~未來的交換學生~

    現在手續處理得怎樣了呢?^^

    twghome 於 2009/03/17 07: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