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6187(edit).jpg  

(影像來源:TK)


我每次看幾則相關的「文創預算新聞」,常看到立委們用一種最為荒謬、誇張的語調來進行闡述,
最常見的是「偽正義之姿」的「台灣有多少個孩童吃不起營養午餐?!」
或是另一種「道貌岸然」的「有多少小孩繳不出學雜費?!」等這類事情。

用以杯葛、批評某些建設大可不必,或是「不需要經費」,來大做文章;
我一直都以為,文化建設乃一國命脈,這些都不構成我們繼續長期經營、發展的理由。

倒是這一次「開大錢」,而且是「理由令人匪解地開大錢」,這一次,我想我就不能作勢不顧了。


是的,建國百年何等可貴、何等難得!但是政府請別拿這個當「萬年盾牌」,
民眾不是傻子,同樣領域,其他沒有參與的工作者更不是傻子。

文建會表示導演賴聲川這兩年為了製作這一齣舞台劇,酬勞一共是兩百萬,
我覺得按照行情和價碼都沒問題(大師開價,這個數字不算很過份,蠻合理的)
但是總金額加一加,支出竟然可以衝上兩億,這是怎麼回事?!

錢到底是怎麼花的?!

兩個晚上花兩億,理由是「燈光、音響、舞台,還有舞台表演者就應該至少有一百六十多人」,
我純粹好奇,這些團體或是個人,每個人演出一晚「開價」是多少呢?合情合理嗎?

若是真的問心無愧,公佈逐項預算供民眾檢驗,這個要求不至於太過分吧。

來自於大眾的稅收,每個有質疑的人,當然都可以檢驗,
因為這是個「你拿我的錢說要為我做事,我理當應該要知道你怎麼花我的錢」的民主社會。

我好奇的有三個問題:
這筆預算是誰審的?金額的分配細目為何?官員們口中的「創意費」,又是什麼?

最好一次先解釋清楚,以免去後續的追問、爆料和深度檢討;
若確實開銷如此龐大,而且合理,那沒事:若真有圖利行為,就最好儘快勇敢道歉,
這不是刻意刁難,而是公帑的使用,本來就該清清楚楚,至少要能夠說服大眾。

事發到今日,我沒有找到任何我覺得合理的解釋,這是讓我最沮喪的地方。

如果連自己都躲躲藏藏了,問到回答不出來的時刻,
只好搬出大絕「你們不懂」的輕慢之言,我只是疑惑,這種心態真可以解決事情嗎?

對於這些藝文團體們,我也有幾句話相送:「君子必自重,人始重之。」

成天大聲嚷嚷錢包扁扁(我知道這倒今天依然是事實),
後來大眾發現團體一有錢做事情,卻根本都無法交待錢怎麼花的,
下一次,當真的需要經濟支援,請問還有人相信這些發言嗎?

這種事情會發生,雖然是悲劇,但是也值得慶幸,
至少,讓我們知道我們對於這些事情,了解有多麼匱乏,
對於審理的漏洞,又有多麼誇張地多。

錢花了是不會再回來的,但是下一次,工作者要申請資助,我想,也許會更為困難。
因為民眾、媒體、社論的放大鏡和顯微鏡都已經拿出來了。

我沒有看戲,無權對「內容」進行什麼評論,我只想單純討論「如何花錢」這件事情。

這場戲,不論最後怎麼完結,我想,對文化展演都已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了。

--

令人毛骨悚然的兩億一千五百萬

文/曾道雄(本屆國家文藝獎歌劇藝術獎得主)


當學生告訴我說:文建會花了兩億一千五百萬元,撥給一個表演劇坊,去舉辦所謂建國百年的
兩晚歌舞秀《夢想家》,我乍聽之下,斥之為無稽之談、危言聳聽。但當我知道那數目是事實
的時候,我毛骨悚然!

毛骨悚然是因你知道在這貧瘠的藝文圈內,很多人都在割肉餵虎,但突然你卻看到一個猙獰可
怖的吸血鬼就坐在你身邊!

大家也都知道:製作歌劇耗資頗大,但別說兩億一千五百萬元,也別說只是兩個晚上,只要它
的一半費用,讓我一輩子演歌劇,演到死,我都用不完!

這也是為什麼我在今年文藝獎的感言中,強力主張:文建會只要擘劃國家文化的千秋大計和建
設,不能讓它搞什麼文康活動,要把全數的藝文活動經費,都挹注到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然
後透過審慎合理的補助評審制度,激發民間藝術家的潛能,化為國家真正的文化力量。

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建會主委這時卻毫不避諱地跳了出來,高分貝地為這承包的劇團辯
護,他說該劇坊已籌劃一兩年,光是演出的電費就需九百萬元,還有「創意費」!(哪個演出
沒有創意?)兩億一千五百萬元是合理的預算!

這是痴人說夢話,簡直是把全國藝文團體都當白痴!此刻的文建會主委,完全不像是一位國家
部會的文化首長,反倒像是這個承攬劇坊公司的宣傳部主任,或一個會計,不然就是他們的出
納專員!馬英九放縱此人赤裸裸地把莊嚴的國家文化大業,扭轉為醜陋的政治文宣,還肆無忌
憚地揮霍無度,也難怪他拚連任,會選得這麼辛苦!

但是今天,國家文化資源的如此濫用和嚴重的分配不均,朝野立法委員監督與制衡的懈怠,絕
對是主因。執政黨立委向來與政府沆瀣一氣;而在野的立委,也不要以為出來在媒體上砲轟幾
聲就可騙取選票!全國的藝文團體必須超越藍綠,莊敬自強。

這些朝野的立委,如果不能鍥而不捨地去查出建國百年活動的這一大筆爛帳,不能將失職的官
員繩之以法,那麼我們與其看他們在國會殿堂上用四隻腳走路,不如就讓這些尋求連任的朝野
舊立委,全部落選! 

--

夢想背後 不可承受之輕慢


中時電子報  2011年11月2日 上午5:30

中國時報【邱祖胤、李維菁/特稿】

耗費二.一億台幣打造、號稱百老匯規格的建國百年音樂劇《夢想家》,推出後起各界批評,這
些批評分為兩個層次,一是經費兩億多這個數字令人咋舌,另一層次則是音樂劇內容的藝術性探
討。

一部音樂劇演出的合理花費是多少?

上個月在小巨蛋上演的超大型歌劇《阿伊達》,雖遇主角意外猝逝、臨陣換角,但來自羅馬劇院
的豪華佈景、百年歷史經典戲服,以及來自法國的專業音響團隊,加上國際知名的歌劇導演、指
揮及演員,兩場演出預算四千萬元,總共吸引超過一萬人觀賞。拿《夢想家》的預算來比較,
《阿伊達》可連演十場有還有找。

文建會的說法是,《夢想家》不只是音樂劇、舞台劇,它還是大型晚會,那就來看看近年來台灣
兩大最具指標性的活動花費。二OO九年高雄世運標案總金額九千萬元,動員人數包括國內外知
名歌手、團體及演職人員超過七千人,與會觀眾達五萬五千人。同年,聽障奧運部分同樣動員七
千多人,在超過兩萬人欣賞的場地舉行,花費金額兩億。

《夢想家》事件引人爭議的,不僅是花費驚人,也不僅是音樂劇內容的爭議,畢竟一流導演也有
失手的時候,更讓人痛心的是文建會與賴聲川的回應態度,凸顯出藝術家與文化行政者令人「不
可承受之輕慢」。

大眾對《夢想家》兩億多的花費反彈,文建會不公布細項,始終以「程序合法性」作為唯一也是
終極的防線,實在難以服眾。

花納稅人的錢,就要顧及社會觀感,也要承擔社會責任,面對質疑也要承擔來說明。

賴聲川是台灣表演藝術界的大老,稍微具備常識的人都知道,導演在構思作品時,需要多少預算
才能執行創作理念,爭取到的經費能將作品處理到什麼程度,是製作一齣戲劇最基本的條件與邏
輯思考。這點道理,就連初出茅廬的新人藝術家去跟文建會、國藝會申請補助,都會明白,更何
況是賴聲川這樣經驗豐富的前輩。

既然身為《夢想家》的總導演,既然拿納稅人的錢作戲,就不該規避自己與社會的關連性與責任。
一出了爭議,就跳進「藝術家」的保護罩裡,說聲「我不碰預算、只管創作」,這種態度令人失
望。

 

來源:http://tw.news.yahoo.com/

來源: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oct/31/today-o4.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ghome 的頭像
twghome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