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中年人可鄙 下一代會讓台灣變美

2011/12/21

欣傳媒/郭至楨、黃哲斌、吳昱玟專訪
 

12399_850x0.jpg  

詹偉雄認為越來越多年輕人溫柔看待老建築、努力保存並活化老房子,「這是兩代對物質觀念
的差異」。(雄獅資料照片)

台灣年輕人是草莓族?作家詹偉雄有截然不同的世代觀察,他認為,未來的個體化社會裡,
「憂鬱的年輕人」是台灣最重要的資產,相對於他這輩「言行可鄙」的中年人,下一世代將讓
台灣更美、更有競爭力,甚至成為華人世界的領袖。
 

經常出國旅遊、也喜歡在台灣「一日小旅行」的詹偉雄,對於美感、生活與世代趨勢,都有獨
特觀察角度。在他心目中,理想的旅人是「通過旅行,讓自己產生小小的改變,旅途最好有預
期之外的結果;當你旅行回來,自己已經不是出發時的那個人」。為了創造未知感,詹偉雄每
年會安排兩、三次十幾天的長途旅行。
 

旅行哲學:紀律與鬆散的結合

出發前,他會花上半天細細盤整行李,詳列檢查表,一一分裝打包,「我的旅行箱打開來,像
個有條不紊的圖書館」,詹偉雄說,唯有如此,抵達目的地之後,才能享受隨興所至的浪漫。

他舉例,今年六月他到舊金山十幾天,除了參加U2演唱會、觀看職棒巨人隊的主場比賽,其
餘的行程全部懸空。當時因賈伯斯傳出健康警訊,他臨時計畫一整天的史丹佛大學之旅,藉此
向賈伯斯致敬;或到著名書店「城市之光」混到半夜十二點,再沿著高高低低的馬路散步回旅
館。

詹偉雄表示,平時在台灣,他也常安排意外的小旅行,例如騎單車繞北海岸一周,「開車不像
騎車,會有身體肌膚的接觸;當你騎腳踏車行經核三廠附近,強勁的東北季風會把你連人帶車
吹成斜的,你會一路歪斜著前進」,他認為,騎車讓人身心受到全新洗禮,看見全然不同的台
灣,那種未知感「就像出國旅行一樣」。

詹偉雄有一特殊角度的觀察,他說現代人的日常生活被高度結構化,每天固定要上班、固定經
過某些流程,感官就會放鬆注意力,「像我今天騎腳踏車來內湖科學園區,沿途看到許多行人
或正在開會的人,他們的面容是比較呆滯的」,他笑著舉例,當你問上班族中午吃了什麼,很
多人想上五分鐘,還不一定記得起來。
 

一棟老房子 反映兩代物質觀差異

所以,他在日常生活裡,會盡量讓一切感官事物「去熟悉化、再陌生化」,當他到曾經造訪的
餐廳,會盡量點沒吃過的東西;對於不同的事物,會抱持高度好奇,並盡量聽從身體的訊號,
他認為旅行是最佳途徑之一,因為「旅行充滿危險與未知,你的感官會相對敏銳」。

在台灣,詹偉雄喜歡去一些小書店、小咖啡店,因為裡頭有一堆「憂鬱的年輕人」。他認為,
台灣的中年人常讓他覺得「言行可鄙」;相對而言,年輕人的憂鬱,是因為他們對自己的生命
狀態仍然真誠,不像許多社會化的上班族是茫然的,「走路兩眼直視前方路口晃動的小綠人,
表情呆滯,身上有種暫時失去主體性的徬徨感」。

他拿老房子為例,比較兩個世代的差異:老一代的主流思維是「都更」,直接拆掉重蓋;卻有
越來越多年輕人溫柔看待老建築、努力保存並活化老房子,「這是兩代對物質觀念的差異」,
上一代看待物質是種符號,就像LV或勞力士手錶,純粹因為LOGO反映一種「高價」的代名詞,
某一個封閉俱樂部的會員卡。

「因此我們這一代碰到舊東西就想拆掉,然後蓋另一個符號,例如各式各樣新古典的豪宅,高
聳的陽具型建築,住在裡面的人與房屋本身的美學系統毫無關連,那種美學系統是社會階層的
符號,如此而已」,詹偉雄說。

 

個體化年輕人 台灣獨特競爭力

相對而言,台灣下一代的年輕人,比較懂得將物質視為身體經驗的延伸,房屋外觀的一磚一瓦、
窗台的花,都是他的化身,透過它們,每天向世界展示自我。詹偉雄感性地說:「美,是每一
天點點滴滴努力相加的總合結果;美,是你每天維護它、像是維護你自傳型的人生;美,是將
自己的人生變成一種藝術品,天天琢磨它」。

詹偉雄認為,新一代個體化的年輕人,會讓台灣自動變美。他進一步分析,放眼華人世界,香
港希望年輕人畢業就融入資本主義社會、新加坡要求年輕人加入Singapore Inc.。台灣的反
差比較大,也較容許年輕人自我放逐,「憂鬱下一代自我追尋的努力,未來三、五十年,會讓
台灣在華人世界成為一種特別的領袖,像是十九世紀倫敦在歐洲現代化過程扮演的角色」。

他又以台灣老一輩作對照,指出許多人覺得台北很醜,舉目都是違建及廠房般的住屋,「然而
醜的背後,是因為我們父母那一代要擺脫戰後貧窮,必須利用手邊現有的資源,馬上整編投入
世界資本主義體系,所以用許多山寨的方法,建構臨時性的工作及生活場域,醜是歷史沉澱後
的結果,我們必須對父母父兄那一輩心懷感恩,他們犧牲了成為自己主體的自由,完成擺脫貧
窮的任務」。
 

整合過去與現在 台灣美麗未來

他強調,我們對歷史要具有包容性的理解,應該設法將過去的整合進來,因此「台北最美好的
部分都不是最新的,而是運用新想法去調理舊建築,與我們的生命敘事才是連結的,寶藏巖、
剝皮寮、華山特區,都比台北的高級辦公大樓更有味道」。

詹偉雄樂觀表示,「台北的美,指日可待」;反倒是集體化很深的上海與北京,很多東西長得
越來越像、越來越沒有創造性,「當地古建築因時間錘鍊而流露出來的差異,會被現代人的集
體性磨滅掉,這是我去中國大陸時,感到最可惜之處」。

詹偉雄認為,台灣應該珍惜這種「個性化社會的年輕心靈」,就像許多小店的年輕店主,都在
努力創造驚喜的差異,以內湖科學園區為例,「你可以去小貳樓吃個早午餐、或去耿畫廊看個
畫展」;甚或跑到大佳河濱公園打棒球、放風箏或蹓狗,「當你接近水,就會用不一樣的角度
看台北,你的人生也會開始翻轉」。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