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_is_tpp  

(圖片來源:https://www.eff.org/files/issues/what_is_tpp.jpg

(轉自 林保華)

加入TPP是蔡英文當選總統後首先必須做的工作之一,美日已經主動向台灣招手,
馬英九則故意延緩。這是台灣經濟能否擺脫中國控制的戰略問題。前晚在辜老90
壽宴上,見到台灣WTO權威顏慶章教授,也就此向他請教。台灣民眾對此還了解
不多,因此介紹這篇文章給大家,從它與中國的關係來反證對台灣的重要性。


--

楊鵬:TPP價值貿易與徘徊的中國

2015-10-16

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楊鵬10月9日作為嘉賓參加了《美國之音》的「焦點對話「欄目,
談到TPP與價值貿易時代的來臨。10月12日,中國媒體《價值中國網》以楊鵬在
「焦點對話」中提出的「價值貿易」為切入點,採訪了楊鵬對TPP的全面看法。
下面是採訪的內容:

《價值中國網》:我們看到你在《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中關於TPP的觀點。
你提到」「價值貿易」這個概念,認為要從「價值貿易時代來臨」角度來理解TPP。目前
關於TPP討論很多,還沒有人使用過「價值貿易「這個概念,我認為這是理解TPP的
一個重要視角。我想請你再詳細解釋一下,以饗國內讀者。

楊鵬:如何理解TPP?理解層面不同,結論就不同。思考TPP,用得著《聖經》一
句話。《聖經》上說:「人不能僅靠麵包活著,要靠神口中的話。」我覺得這是理解
TPP的一個重要層面。靈與肉,物質利益與精神價值。TPP將環境權、結社權、資
訊自由權等與自由貿易捆綁在一起,價值因素首次成為自由貿易的制度性條件,經
濟利益與價值追求統一,標誌國際貿易從「經濟貿易時代」開始轉向「價值貿易時代」。
如果TPP批准及執行順利,那麼人類經濟-政治格局將因此改變,人類歷史邁上一個
新臺階。

--

《價值中國網》:美國主導推進TPP談判,看來是想超越甚至今後放棄WTO。美國
為什麼要這麼做?TPP與WTO有什麼區別?

楊鵬:輿論普遍認為,美國推動TPP談判,目的是制衡中國。奧巴馬公開談到,這是
讓中國立規還是由美國立規的問題。美國政界學界討論TPP,都會提到TPP與中國關
係。TPP後面,當然有制約中國動機。但僅從制約中國這個角度來解讀,恐怕就把事
情看小了。就算是奧巴馬,也未必對TPP的歷史意義有充分瞭解。歷史的行動者,不
瞭解行動的歷史意義,這是正常的。關健問題是:制約中國的方式很多,為什麼要採
取TPP這樣的形式和內容來呢?

這就是歷史問題。人是在一定歷史環境中選擇和行動的,TPP這樣的選擇和行動發生,
背後有更深的歷史動因。我們可以從WTO與TPP的差別,來看這歷史動因。

楊鵬:從WTO到TPP,是一場靜悄悄的歷史變革。現行世界秩序,建立在
「主權國家+自由貿易」基礎上。... ...環境權、勞動權及資訊權從國家主權內部控制中
被解放出來,逐漸脫離主權國家的控制,轉化成了普世權利,這就開啟了人類價值貿
易時代。

WTO核心內容是:降低關稅壁壘,強化自由貿易,政治與經濟分離。TPP核心內容
是:實現零關稅目標,強化公平自由貿易,政治與經濟統一。從WTO到TPP,是一
場靜悄悄的歷史變革。現行世界秩序,建立在「主權國家+自由貿易」基礎上。環境
保護、勞動組織、資訊流動、國有企業等,在一些國家被納入「主權」控制範圍,與
國際自由貿易分離開來。TPP協定,則將環境保護、勞工組織、資訊自由、減少國
有企業壟斷和政府對企業控制等價值標準,轉化成了國際自由貿易的制度內容。環
境權、勞動權及資訊權從國家主權內部控制中被解放出來,逐漸脫離主權國家的控
制,轉化成了普世權利,這就開啟了人類價值貿易時代。多年來不斷上升的環境無
國界、人權無國界、資訊無國界理念,首次得到40%全球貿易量的支撐,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國家主權在退讓,普世價值在強化。如果TPP能得到各國批准,協
議條款得到認真執行,如果美國與歐盟間的TIPP談判能按TPP基本準則達成協議,
我們將迎來人類一個新的歷史階段,一個經濟與政治統一,利益與價值統一,靈與
肉統一的新全球經濟-政治秩序,帶來新天新地新人。歷史大變革,悄然發生在眼前。

--

《價值中國網》:國內有輿論認為,TPP對中國的實際影響有限。有人算出來可能會
影響到中國進出口貿易的0.14%。為什麼國內會有這種TPP有限影響的觀點?你怎麼看
這個問題。

楊鵬:這麼多人來寫文章論證TPP對中國影響有限,很有點官方推卸責任的味道。
既然影響有限,就沒有必要承擔被排擠出TPP的責任。還有不少文章認為,中國很
容易解決TPP的問題。例如強化雙邊談判,把一個個國家談下來。或者主導幾個新
的多邊談判,建立以中國為主導的多邊協定。想出這些策略,似乎缺少些全球意識
和歷史眼光。

--

《價值中國網》:你說的「全球意識」和「歷史眼光」,可否解釋一下?

楊鵬:人類由分散孤立的部落變成民族國家,再由民族國家變成更大民族國家共同體,
如歐盟,北美自由貿易區,WTO等。人類的聯接在不斷加強。有時我想,互聯網發展,
也許是人類共同的大腦神經系統在生成。聯接,就得有統一的聯接規則。這些統一的
聯接的規則是什麼?我們來看,人類最早統一的,是科學和技術規則。人類的科學和
技術語言,是統一的。無論來自那個國家那個民族,無論信什麼宗教,科技人員在一
起,用的是同一種語言,同一種規範,同一種對錯標準。

人類聯接的統一,首先表現在科技規範上。人類共同語言,首先出現在科技上。其次,
出現在國際貿易上。WTO,是人類民族國家之間貿易關係的共同規則和共同語言。歷
史文化不同,政治制度不同,經濟制度不同,人權狀況不同,環境保護不同的國家,
可以在WTO同一原則下開展自由貿易。WTO是人類統一進程的第二輪共同語言,第
二輪真正的共同規範。WTO促進了人類經濟更緊密的聯接,互聯網的發展進一步把
人類拉入共同資訊網路。人類日趨聯接在一起,進一步面對統一聯接規則這個大問題,
遇到各國內部規則間的相容問題。

近幾十年來,環境無國界、人權無國界觀念已漸漸上升為強勢觀念,但並沒有轉化為
人類聯接的統一規範。也就是說,環境權、勞動權、資訊權並沒有超越國家民族邊界。
TPP開始解決這個問題,試圖把環境權、勞動權、資訊權從民族國家控制中逐漸剝離
出來,成為統一的普世的人類聯接準則。所說,TPP是人類統一進程的一次新嘗試,
一個全新階段,這是繼科技規則統一、貿易規則統一之後,政治價值和規範進入統一
聯接的新歷史階段。傳統的民族國家內部權力要讓步,要釋放出一些普世權利出來。
顯然,北朝鮮式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的規則,無法成為全球聯接規則。人類聯接進入新
階段,統一了科技和貿易規範後,進入政治價值規範統一的階段,這是人類聯接深化
的表現,這是人類歷史的普世運動,這並不僅僅只是針對中國來的。這就是我說的
「歷史眼光」和「全球意識」。

中國與世界的聯接在深化,檢查一下,中國政府有那些方面的規則是不想統一聯接的?
科技規範統一,沒問題。貿易自由規範統一,沒問題。環境保護,估計也沒問題。國
有企業,有困難。資訊自由,有問題。勞工組織,有問題。說到底,是不想在政治規
範上實現與西方統一聯接和相容。政治規範影響其它環節的規範,如政府對國有企業
的控制,影響公平貿易自由競爭,今後會影響國有企業與TPP規則的聯接。

--

《價值中國網》:人類政治價值的統一,又回到冷戰去了。

楊鵬: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為冷戰重現。但此冷戰非彼冷戰,蘇聯時期的冷戰,是
真正的冷戰,是兩種意識形態陣營在爭奪人類未來的冷戰。誰都認為自己代表正義的
一方,代表人類的未來。以蘇聯為主導的社會主義陣營,是替代以美國主導的資本主
義的一種社會理想模式。兩個陣營內部自成一體,有獨自的凝聚力。兩大冷戰陣營之
間,沒有多少經濟往來。用我們剛才用過的「人類聯接」概念來說,這兩個版塊間是隔
離的。現在不同了。中國上世紀末開始的改革開放及持續四十多年的經濟增長,是打
破冷戰隔離,與西方自由世界主動聯接的結果。科技規則聯接了,貿易規則聯接了,
科技與資源通過這種聯接流入中國,中國勞動力、中國產品通過這種聯接流向世界,
中國因此崛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現在怎麼辦?中國最希望的,就是維持WTO現狀,
儘量滿足WTO規則,不願擴大聯接範圍,不願從經濟延伸到政治。如果做不到,怎麼
辦?重回隔離狀態?重回孤立?TPP佔有人類道德價值的至高點,環境保護、資訊自由、
結社自由,都屬於正當的人權範圍。不僅有道德至高點,也有實在的經濟基礎支撐。
TPP國家的市場和資源,就是基礎。

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脫離這個市場和資源還能獨立發展的。中國並沒有一個道德正確的
理想社會替代方案,也沒有另外一個非西方的世界陣營能彌補中國經濟持續發展所需
要的科技、市場和資源需求。所以說,實力對比懸殊太大,此冷戰非彼冷戰,此冷戰
既無意識形態條件,也無國際政治條件,也無經濟基礎條件,中國沒有條件來啟動一
場冷戰。某種程度上,這是歷史的終結的最後幾個國的問題。

--

《價值中國網》:TPP談判,據說也邀請了中國。但中國態度不積極。這種不積極,
是考慮到TPP標準的設定,似乎都是一一針對中國來的,讓中國短期無法適應。中國
沒有積極參與TPP,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楊鵬:坦率說,中國是一個有心臟病的經濟巨人。這個心臟病就是,與西方的政治價
值和政治規則不相容,也滿足不了中國人新生的更開放更平等更自由的政治需要。為
什麼在過去幾十年中間,雖然存在政治價值與政治規則不相容問題,但西方仍然把貿
易與政治分離開來,不斷加強與的中國貿易往來呢?這與西方對冷戰的考慮有關。尼
克森訪華,鄧小平訪美,中國從社會主義陣營中脫離出來,進入西方經濟網路,西方
考慮的是政治問題而非經濟問題。六四以後西方依然如故把中國留在西方經濟系統中,
也是冷戰考慮。

中國幾十年政府補貼企業出口的重商主義不公平競爭,中國在遵守WTO規則中的一些
問題,長期以來也被西方容忍了下來,也是冷戰考慮。西方這樣做,不完全是經濟利
益考慮,與當時盛行市場化導致民主化的理論有關。蘇聯解體,社會主義陣營崩潰後,
冷戰結束,中國在冷戰層面的戰略價值消失了,西方對中國的寬容期結束了,中國又
利用西方科技資本和市場,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且中國並沒有因為市場化
進程而開始民主進程。政治集權與市場經濟結合模式反而顯現出對西方的競爭壓力及
模式替代的可能,中國就從舊冷戰時期的戰略盟友,逐漸變成了新冷戰時期的戰略對
手,西方普遍感到自己為了政治需要在經濟上吃了虧,中國的經濟成功甚至使西方一
些學者對西方模式產生了疑慮。這個時候,中國最需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心態。但
往往這時候也最易誤判。經濟總量上升,容易滋長任性。政治制度不同,無改革考慮,
就容易尋求差異化解釋和自主道路。

北京共識提出,似乎要走一條替代西方的社會新理想模式。為鞏固現行權力,開始利
用國際爭端來贏取民族主義支持。這些表現,都加快把自己從盟友變成對手,甚至是
可能的敵人。TPP談判加快,並不只是美國的需要,也可能是TPP其他成員國的需要。
中國自覺或不自覺釋放出來的壓力,也許是加快TPP談判進程的催化劑。說到底,還
是因為人類統一進程,已從科技走向貿易,再從貿易走向政治,政治規則相容成為貿
易開展的條件時,政治改革就成為經濟再增長的條件了。TPP創始會員國家中,越南、
汶萊並不能算民主國家,新加坡也只是不完整的民主國家。並不能說TPP有直接的民
主政治體制的附加要求。但是,資訊自由、勞工組織、政府不能壟斷和控制企業,已
包含有民主價值要求。越南、汶萊、新加坡願加入TPP,說明它們的政治取向是向著
TPP的方向改革。政治規則難相容聯接,這是中國的心臟病所在。但這個心臟病不治
好,經濟就走不下去,經濟巨人也可能倒下。患著嚴重心臟病,還爭什麼老大?先治
好病再說。

--

《價值中國網》:不少觀點認為,中國要打破美國TPP封鎖,要自己主導一些多邊談
判,形成一些以自己為中心的經濟聯盟。你認為做不到,理由是什麼?

楊鵬:國際關係是國內關係的延伸。中國傳統的政府與人民的關係,是皇上和臣民的
等級關係,主從關係。君主是主,官員是從。朝廷是主,民眾是從。中央是主,地方
是從。費孝通定義為「差序結構」,就是上下等級、中心與邊緣的差序結構。中國幾千
年歷史上,與周邊國家關係,也是差序結構,是以我為主的宗主國和藩屬國的關係。
宗主國和藩屬國的關係,是宗主國利用優勢軍事和經濟利益誘惑,來維持與藩屬國的
政治不平等關係。往往宗主國在經濟上是吃虧的,犧牲經濟利益來換取藩屬國政治上
的忠誠。再以藩屬國在政治上的忠誠,來加持君主在國內的「萬邦來朝」的威權。屬國
千里送鴻毛,可換來宗主大賞賜。其著眼點是國內權力的鞏固。藩屬國的行為特徵是,
要價愈來愈高,有利即順,無利即反。中國現在呈現出來的,仍然是延續這種傳統。
「亞投行」與「一帶一路」的決策取向,就很有些這種特徵。

這與美國不同,美國建立的不是宗主國和藩屬國的主從關係,而是相對平等的盟友間
的盟約關係,這是國內自由平等民主法治關係的國際延伸。TPP規則面前,各國平等。
在今天民族國家獨立自尊的時代,想用軍事威懾和金錢賞賜來建立以自己為中心的宗
主國-藩屬國關係,經濟成本巨大而且最終行不通。TPP是一個經濟共同體,也是一個
價值共同體。中國內部政治價值不具有普世性,因此建立不起一個國際價值共同體來。
因利而合,利盡而分。

國內政治規則,與國際政治規則,有一個相容的問題,這就是我認為做不到的原因。
因為價值不相容,因此無法以中國為中心建立一個穩定的國際體系。

--

《價值中國網》:這樣說來,美國是大贏家,不僅是政治價值上的大贏家,也是經濟
利益上的大贏家。中國是雙重輸家,輸了政治價值,也輸了經濟利益。中國應當如何
面對?

楊鵬:我不太同意這種看法。不同選擇,不同結果。如果中國選擇改革自己來適應TPP,
中國會是TPP最大贏家。如果中國選擇拒絕TPP另搞一套,中國會是最大輸家。這是
中國改革自己的一次新機會。為什麼這麼說?TPP的方向是正確的,因此被TPP改變
最大的國家將是得益最大的。強化公平競爭,強化自由貿易,保護智慧財產權,強化
環境保護,保障民眾結社權利,保障資訊自由流動,這對任何一個國家的民眾,都是
好事。對中國民眾是好事,中國就是贏家。對中國的政府呢?

如果一個政府能成為公平競爭、智慧財產權、環境保護、民眾自治及資訊自由的推動
者,它就走在正確的歷史方向上,它就能發展國家利益並得到民眾擁護,TPP就給了
政府改革自己贏得民心的正當機會。如果政府執意要反對公平競爭,執意要侵犯智慧
財產權,執意要破壞環境,執意要剝奪民眾自治權和資訊自由權,這種取向的政府將
會是歷史的輸家,我們就不能說它還是中國利益的正當代表。從真正國家利益角度看,
TPP完全是可以助力中國的。一切愛國者,都應推動政府加入TPP。只要政府有改革
意願,中國會贏不會輸。如果政府沒有改革意願,政府會輸,中國仍將改革,最終也
不會輸。真正可怕的,不是美國要搞TPP,不是歐美要搞TIPP,因為這都是以深化自
由貿易為原則的。真正可怕的,是西方孤立主義興起,市場保護主義興起。美國糧食
產量世界第一,能源產量世界第一,對外貿易依存度遠低於中國,比中國更有條件獨
立自主自力更生。美國到現在仍然是自由貿易的宣導者和保護者,中國真要感謝這歷
史機遇。如果美國在WTO式的自由貿易中吃虧吃怕了,美國從自由貿易原則往回退,
這才是中國的大麻煩。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聯接了起來,這是中國近幾十年持續發展
的前提,這是不能忘記的常識。





YouTube視頻:焦點對話:TPP出臺,衝著中國來?

文章來源:VOA https://goo.gl/vzkMhn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