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TJ-DEU-NurembrugTrialsIndustrialists-img1947  

(圖片來源:https://goo.gl/njluLy

Mon Mar 14 00:51:28 2016

文/RalphWang (洛夫汪汪汪)



基於轉型正義的實務經驗,不適合立即公布有個很基本的理由:

這些白色恐怖政府檔案是真的,不代表文件內容都是真的。



這個道理,曾經在不願役服役的鄉民們應該都很容易理解。

各位當兵寫過多少批的文件,內容全是在部隊要求下亂掰的?



這還是各位在千百個不願意下配合亂寫的情況,

戒嚴時代的情治體系成員都有非常強烈的誘因去亂寫檔案,

請把你在國軍中看到的亂搞情況放大十倍去想像。



舉例來說,在蘇聯瓦解後不久,東歐的國家就是以檔案全面直接公佈的方式處理。


結果一堆民主運動人士的檔案上記錄居然都是「情治機關的線民」,

很多人的人格毀滅,從反抗英雄變成人人喊打,很多人的政治生涯或平靜生活就此終止。



這些人都是偽裝在反抗運動群體中的抓耙子嗎?

決大多數不是。

他們有的是被抓去刑求,有的是被用高壓手法逼供,也有人只是單純被叫去問話;

其中有的人耐不住痛苦透露了消息,有人透露錯誤或無意義的情報來混淆視聽,

也有些人從頭到尾什麼都沒說。


但這些人的檔案都是記錄一樣的內容:這人是情治機關的線民

沒有寫你被刑求,不會寫你被連夜偵訊三天不能睡,

更不會寫你是10個大漢三輛車押回來的,記錄的告密內容更可能是胡謅硬塞的。


上面內容就只會寫:你是情治機關的線民



為什麼?因為情治機關的特務會為了衝績效、逃避責任亂寫檔案。

把受害人都說成自己線民,他的績效好,業績高,長官看了都誇講,真是個優秀的好幹員。


至於胡謅告密內容,為了確定能入人於罪,這實在是小事一裝。


回到東歐,這些飛來橫禍的民主運動人士,

有些人最終獲得平反,也有些沒被證明清白的人持續喊冤。

但就算還這些人清白,他的名聲也永遠回不到原點,

他的生涯和事業都會受到嚴重的傷害,這對一生為民主奮鬥的人來說情何以堪?


檯面上的民主運動人士還比較容易平反,

會被特務檔案胡亂記載成線民的還包括一般基層的反抗者,

或者無辜受害的平民。

這些人的名聲要回復,又更為困難。


你想像一個一生為民主衝街頭的巷口阿伯,

沒有獲得甚麼好處,不過就是老了可以跟鄰居炫耀當年怎麼跟軍警對幹,

結果解密資料寫他是特務的線民,

(真相可能是他某次衝街頭被特務抓進去甩巴掌之類的,但他沒有證據)

請問他要怎麼面對鄰居?他要怎麼面對自己的人生?


那些只是愛抱怨就被抓進去的倒楣人民,

看到記錄居然寫自己是線民,咬出一堆無辜人士,這是不是二度傷害?



台灣要是無條件立即全面公布,我可以保證,你會看到檯面上一堆民主運動老前輩,

包括被抓進去蹲的,包括已經死了的,資料上寫他們是線民,是出賣同志的抓耙子。

然後這些人大眾被有罪推定,變成要想辦法證明「自己並不是叛徒」。



這還只是線民記錄錯誤的問題,其他還有像是別人提過的,受害人的案由完全錯誤;

甚至在台灣的情況來說,處理案件的特務可能是化名,連審判長的資料都可能是假名。



打個比方,一個「XX叛亂案」的情治檔案,

上面寫著幹員阿Q的線民李四經過長期布建後,

抓獲四名匪幹ABCD,由審判長孔乙己宣判。


事實的真相卻可能是:阿Q是個假名,孔乙己也是個假名,

線民李四只是個愛靠杯的高中老師。特務阿Q養李四案很久,等著哪天收割。

有天上面長官主觀認定另一個YY叛亂案抓獲人數太少了,一定有漏網之魚,人數大概三四個。

特務阿Q就去把高中老師李四抓來一陣毆打,

逼他編出四個人的名單,不然李四就是匪諜。

李四不堪毆打,掰出四人名單,李四被列為線民,

檔案寫得漂漂亮亮,一點實況都沒提到,特務快樂領獎金。



然後幾十年後家屬找檔案,檔案就是寫你的家人就是叛亂犯,

李四是線民,然後其他甚麼都沒有。

沒有專家學者或轉型正義專責委員會研究分析,

政府就會兩手一攤告訴你,你家人就是叛亂犯,要信不信隨便你。



這是典型的台灣情治檔案的情況,一個普通人去看這些檔案,根本是甚麼鬼玄機都看不出來的。



這只能靠專業的研究人員,以幾十年的專業經驗找出其中玄機、

去比對檔案,甚至找出當年使用化名的加害者,

找出所謂的線民,來證明某案是真有其案,還是純屬冤案。



而冤案又是如何泡製,真實的叛亂案又是基於甚麼樣的理想和熱情?

這都要靠專業學者研究。



要靠很多很多的專業學者

要花很多很多的時間

要花很多很多的預算



直接全面公開給民眾,在別的國家,這種太過粗糙的處理方式,已經造成問題。

台灣也這樣做,就會造成一樣的問題。


轉型正義不只是台灣的議題,而是所有後威權國家都必須面對的課題。

沒有轉型正義,就會迎接聖帝普丁。



轉型正義建立在許多其他國家的經驗上,持續在改進處理方式,務求保留最大量的真相,

記錄最大量的歷史事實和扭轉專制國家的不正義時,不造成額外的傷害。



檔案最終要面對民眾,但在民眾得以接觸之前,

必須要有專門的學術團隊、委員會進行資料整理與分析,

花數年的時間完成研究報告,這是必經的過程,無從迴避。


台灣拖這麼久,沒辦法早點面對受難者家屬給個真相,

要怪就只能怪我們一直讓KMT在立法院佔多數,

要怪就只能怪我們居然還讓KMT政府在08年復辟,選一個海外特務當總統。


這是我們全民對不起自己的歷史,我們自己浪費了30年,

不是那些跟工程師一樣在爆肝的歷史學者對不起大家。




你很在意白色恐怖的檔案,想要追求正義和找出加害人嗎?


請支持政府編列預算成立專責委員會,全職處理。

請支持政府編列預算成立專責委員會,全職處理。

請支持政府編列預算成立專責委員會,全職處理。



來源:http://disp.cc/b/163-9iu1


--


延伸閱讀:


政治檔案保存懶人包
(政治檔案到底該怎麼保存與管理,十一張圖讓你快速掌握重點!)



台灣:威權統治的漫長陰影(FT中文網)


檔案應該交給誰?歷史學人在氣什麼?


【報導者】國家檔案的白色記憶──轉型正義真相與隱私的難題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