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嚇一發_171018_0031  

文/TK


「一定要讓辛苦的夥伴有機會去國外好好放鬆」,這是關於員工旅遊,鮮乳坊創辦人最初的構想。

2017年的年尾,這個計畫真的實現了。

我們去了一趟宿霧。



在飛機上,長程旅途的船上,車上,我不斷在想,這一路是如何與夥伴一步步走過來的。幾個較長的空檔
時間,我聽著音樂,翻著過去的日記,回憶那些曾經在英國寫下來的事情,小至個人感情,大至國際議題。
感覺像把自己過去幾年的人生,重新再活了一遍。

重新閱讀了自己的心碎、失望、憤怒、不耐、惶恐與質疑,到後來做的決定,現在感覺似乎有軌跡可循。

其實,自英國念完碩士返台後,投入酪農業,與鮮乳坊一路走來,也進到第二年了。從最剛開始的4個人,
到現階段有30多位夥伴走在這條道路上。

在旅行的過程,隨筆記錄了幾個片段時刻。

--

△ △ △

我想起幾位夥伴第一天開始上工的樣子,也回憶起一些離去的臉龐。

在投入新創團隊以前,曾經聽過有人舉過這個例子:「關於創業,有時候知道得越少對你越有利,因為
當你發現靠北原來這麼難,你可能就選擇乾脆直接繳械,不幹了。」

那時我不認為自己有聽懂,只是下意識點幾個頭。

現在覺得好像領悟了些什麼。

--

△ △ △

出發前幾週正逢生日,某天,數位串流連播響起五月天的憨人,那一刻,突然發現對這首歌很有
共鳴(也許是年紀到了)。

我把歌詞重新叫出來,細細再看了一遍副歌。

「我有我的路 有我的夢 
夢中的那個世界 甘講伊是一場空
我走過的路 只有希望 
希望你我講過的話 放在心肝內 總有一天」

今年三月底,這個樂團在大安森林公園慶祝成軍二十年,印象中也有唱憨人。而我當時人在現場第五排。

很久以前看過相信音樂的專訪,裡面其中一位幕後人員說,這首歌其實是後勁很強的炸彈。只要現場音樂
一響,這群做幕後的,眼眶總是濕的。一邊放著眼淚流,一邊繼續做事。下cue點的繼續下cue點,盯畫面
的繼續盯畫面。

做幕後的人,心裡面經常只有一個心願:看見你手上的藝人、作品,獲得巨大成功。

每一個地方,都有藏身幕後的人物,只是外人不一定會看到。

--

△ △ △

照片中和我一起搭這個在高空會扳成直角的神秘小車的,是一位跟我同月同日生的夥伴。

他小我好幾歲。

這讓我想起,經常有人用星座、生日來類比性格,與當事人對答案。這類問答,最能讓我信服的,應該是
原生家庭的人格分析。

有一位在英國唸書時認識的朋友,曾經問過我:「你的朋友會不會很怕你?」

我回他我不知道,這個問題你應該要問我的朋友。

「那你猜他們怕不怕你?」

我笑說你會這樣問,就表示有可能。

他說他認識另一個像我這樣的人,我們的背景其實都有不少共同之處。

他推論,因為單親家境,我們從小總需要把自己武裝得很強,覺得這樣才有能力保護媽媽,保護家人,不讓
所愛的人擔心。他還猜我應該平時有在做飯,而且經常在朋友之中,會下意識主動擔任照顧他人的角色。

這些話,我之前在臺灣的那位牧師都曾經對我說過。只是牧師的結論更到位:「你應該不知道被照顧是怎樣
的感覺。但你的內心其實很渴望被照顧。」

「你沒有機會當孩子,所以你只會當大人。你不懂為什麼有些人可以視情況表現得像孩子,拉近與其他人的
距離。你只有大人的一面。儘管你不想。關於大人,其實現階段你已經沒什麼需要再學的了。但是孩子這一塊,
你不擅長的,可多了。」

我後來和這年輕人沒有太多聯繫,但每次想起他的推測就覺得很有意思,尤其我們只有幾次談話的經驗。

不得不說,有些人的天賦就是觀察人。我一向認為這是很厲害的技能。

(可能是因為這樣,我特別喜歡X教授)

--

△ △ △

最後一個夜晚的吉他趴,其實原本預定會有感性時間,因為有夥伴真的喝到茫醉了,所以提早收尾。

提著吉他,我走出房間。想一想,原來,創業過了快兩年半,其實我一直在做一件自己不是很擅長的事。

只有今晚例外。

終於憶起,我曾經是多麼喜歡音樂:為了練習,可以忍受單調、煎熬、孤單與痛苦;為了買到想聽的專輯,
可以只喝水充飢。

我還記得那個自己。

我很希望可以一直記清楚那個自己。

因為在這條充滿顛頗的道路上,有時我會忘記。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