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221  

(影像來源:TK)

文/TK


讀完了下方這一篇文章(轉貼在最後),想到我有個很類似的經歷。


那一年,我還在念國小,班上有位公認的「恰北北女同學」。有一天校外教學,要去
兒童樂園(那時候叫作兒童育樂中心),身為班長的我,正好生了場很嚴重的病。因
為期待已久,我不服氣,依然想參加到底。

周圍的同學一進到樂園就開始發狂,拼命揪團猛衝。頭暈又無力的我枯坐在一旁,想
說本廢物今日勢必只能自暴自棄了,MD。

而且發現天空還飄著細雨,夕鶴。

就在這一刻,天使出現了。

那位女同學看得出我很難過,主動來我身邊問我。後來,她打著雨傘,帶著我玩遍了
樂園裡,每一個我想玩的遊樂設施。全天就是她與我為伴。同時,其餘的同學都在各
自樂逍遙。

一整天下來,其實我頭暈到不行,回家發現高燒不退,確實是場重病。但覺得好滿足,
不枉費期待已久。(腦袋應該也燒壞了)

回到學校。過了幾天,這件事情在班上流傳開。

「XXX與OOO,猴~~女生愛男生!」、「恰北北~泡班長~」、「恰北北~不論怎
樣還是恰北北啦啦啦~」。回想起來,那個年紀說出來的話有些時候蠻無腦的,有些
話也確實蠻傷人的。

而我印象中,她對那些同學的冷嘲熱諷,態度木然。

「班長生病了。而你們還要欺負他!」

這是她的回應,儘管旁人持續嘲弄,持續挖苦。

眾人的挖苦,冷嘲熱諷,有時是有強大力量的。漸漸地,她在這個世界,選擇沈默。
我們的互動也越來越少。

每當我回想起這段往事,總會提醒我欠她一句道謝。

--

「你是不是生病了?」

沈默了幾秒。

『我覺得我發燒了。』

「要不要去跟老師說?」

『不要。我想玩。我等這一天等了好久。』

她拍拍我的肩。

「好,那我陪你一起玩。」

--

畢業後,輾轉聽到關於她的消息。由於資訊來源複雜,我也只是聽聽。有人說她課業
荒廢,跑去當太妹。有人說她入了幫派。有人說她的戀愛關係複雜(緊接著是異男評
價異女各種不堪入耳的描述)。

很多的聽說,很多關於她的負評,更多的是關於她「恰北北」的立體側寫。

每當我聽到她的事情,總會想起那一天的兒童樂園。

雖然長大後舊地重遊,覺得那地方乏善可陳,完全不值得賣命。

而年輕人終歸是年輕人。(?)
現在看起來很無聊的事,在小時候都是如此神聖,如此不可分割。

「好,那我陪你一起玩。」

我記得,那一日的兒童樂園,有人剛強且果敢,有人脆弱卻倔強。

天使無聲造訪。綿綿細雨中。


--



(以下為一篇讓我深有感觸的轉錄文章,特此紀念我生命中的那位雨中小天使)


文/黃哲斌

【深夜文:霸凌】

半夜,颱風雨,吵得人難以入睡,因為家中最近一點紛擾,記起幼時往事,所以寫下來。

我小學時,是個害羞的小孩,講話結巴,人緣普普,運動神經奇差無比,下課時,同學會
在操場打滾地棒球,就是沒有球棒,以手掌擊打軟式棒球,我通常是「自動出局」那一棒,
因此,沒人喜歡跟我同一隊。

但是,我功課還可以,加上母親殷勤跑學校,我在班上的日子還不算太難過。不過,當時
有位男同學,特別喜歡捉弄我,下課時,故意推我一把,或是上廁所擠我旁邊,轉身尿尿
在我腿上。

我當時很不快樂,因為不知如何回應。後來,班上有一位女同學,會刻意保護我,每當那
位調皮男生欺負我,她就挺身而出,怒氣沖沖制止他,因為她在我們班上有「恰北北」的
封號,所以,那個調皮男生往往摸摸鼻子作罷。

直到有一次,老師去開會,留下全班自修,調皮男生故意來惡搞我,等到正義女生出面,
他就半喊半唱,「XXX,愛黃XX」,不停迴旋,像是垃圾車的少女祈禱。

這種說唱策略,有其魔力神效,原本強悍的正義少女,在全班面前被逼哭了,拎著書包衝
出教室。那刻我也傻住了,軟弱的我走出班級教室,但只敢在校園裡亂晃,滿腦子只覺得
丟臉,不知該如何撇清。

隔天,我們如常上課,那位女生不再為我挺身主持正義,我竟然隱隱鬆了一口氣,因為不
必為緋聞辯解。至於那位男生,覺得逗弄不起來,也覺得無趣,後來,我總算掙脫他的嘲
弄,挨到小學畢業那天。

小學生總是懞懂的,等我上了初中,或高中,終於懂得人情是非,終於理解那位女生多麼
勇敢,多麼了不起。後來,我開始打聽她的下落,在唯一一次小學同學會裡,她沒出席,
但我聽說,她國中混上厲害的幫派,當上大姐,懷了孩子,沒畢業就輟學了。

這事在我心裡,一直很難忘記,她與那位愛捉弄我的男生,大概是我生命裡,體會人類善
與惡的原型。我不怪罪那位男生,但我深深感激那位女生,在我最脆弱的時刻裡,幫我抵
禦我還無法承受的人性的惡。

無論她現今如何,謝謝她,讓我懂得善良的美好。

創作者介紹

The Chosen

twgh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